李倩倩显得有些紧张起来,不解地问道:“老公,你既然有这种担心,为什么不用你的读心术,好好看看他究竟是怎么想的?如果你觉得不方便的话,现在我也可以呀!”

  范建明摇头道:“我刚刚所说的一切,仅仅只是一种担心,而且人的思想观念,会随着环境的改变,随时随地改变的。”

  “也许他现在没有这种想法,但一旦我真的出了意外,一旦诺玛、莉亚或者是你接替了我,农烈在没有了像我这样,就像是一把剑悬在他头顶的人物镇住他,谁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

  “艾玛,”李倩倩惊出了一身冷汗:“弄半天你还仅仅只是猜测和判断,我还以为你掌握了真凭实据。”

  范建明说道:“我这人最讨厌两面三刀的人,也许农烈已经有了这种想法,也许还没有,可不管怎么样,我都不想去探知他的内心世界。”

  “毕竟他年龄这么大,就像你刚刚所说,他给人的印象,不管是对我还是对联邦政府都是鼎力支持,如果他真有这种想法,把我又看出来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李倩倩两眼一瞪,理直气壮地说道:“如果他真有这种想法,那我们就……就……”

  到最后面,李倩倩也“就”不出来了。

  显而易见,就算范建明能够读出农烈有这种想法,范建明和李倩倩也拿他没办法?

  农烈外表给人的形象,绝对是既开明又忠诚,如果范建明利用异能探知他的内心世界,并且对他进行打击和惩罚,外人会怎么看?

  首先别人就会说范建明野心勃勃,连最高长官的位置还没坐稳,就开始屠杀忠臣,将来谁还敢和范建明在一起?

  其次,就算农烈有这种想法又怎么样?

  相对于范建明而言,他是地地道道的S国人,和N国同宗同祖,真正的联邦最高长官,难道农烈出任不是比范建明更合适吗?

  而且现在农烈处处表现的低调,就像他在s国之前收敛起自己的翅膀一样,这个时候范建明要是对他有所不利,别说是民心民意了,恐怕还真是天理不容。

  再者说了,按照范建明的推断,他只会等范建明出事之后,才会伺机篡权,而范建明如果真的出了事,与诺玛、莉亚和李倩倩相比,如果让联邦国民选举的话,恐怕大家都会选他。

  正因为如此,范建明才任命农烈为终身大法官,而且再三强大,他现在这个职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仅与最高长官平级,甚至比最高长官更优越。

  因为大法官是终身制,不用选举产生。

  而范建明执意要搞什么大选,其实也是对诺玛、莉亚和李倩倩的保护。

  如果范建明真有消失的那一天,就算农烈有更大的野心,他完全可以通过操纵选举来剥夺她们的权力,而没有发动政变和造成流血牺牲的必要。

  所以说,范建明对自己的身后事,可以说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通盘考虑。

  正因为如此,范建明才断定,不管现在农烈是怎么想到,等到有机会的那一天,他是绝对不会让这种机会从自己的手里溜走。

  居然是这样,那么范建明探不探知农烈的内心世界,不仅没有任何意义,反而只会给自己徒增烦恼。

  范建明笑道:“老婆,你知道我为什么在和平绿洲联邦政府成立之后,依然不打破s国和n国原来的格局?我主要的目的就是想造成这样一种事实,不管是农烈还是其他人,他如果觊觎联邦最高长官的这个位置,空气质量得到的也只是虚名。”

  “不管他来自哪一个国加盟共和国,他对另一个共和国的影响力都是有限的,所以这也限制了未来的最高长官胡作非为。”

  李倩倩十分钦佩地点了点头,因为这个话题过于严肃和机密,再加上心情有些沉重,为了缓和一下气氛,李倩倩调侃道:“可以呀,还真看不出你个小小的高中生,考虑问题这么仔细,后事安排得这么周密,而且说起话来还富有哲理?”

  范建明凑过去亲了她一口,笑道:“必须的。不然,我犯贱怎么配得上这么漂亮的老婆?”

  “哈哈,你现在可承认了自己是犯贱,以后我叫你犯贱,你可不准发火?”

  “是吗?”

  范建明伸出双手,在她身上挠着痒痒,弄得李倩倩咯咯直笑。

  “讨厌呀!”李倩倩奋力挣扎了一会,突然严肃认真地说道:“既然你有这么大的思想包袱,那你得答应我,一旦战争开始了,遇事的时候你一定要冷静,千万别猛打猛冲,万一出事了,就算你不为我肚子里的孩子着想,也不希望战争过后的联邦共和国再次爆发内战,造成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吧?”

  “那是当然,不管是为了联邦政府,还是为了我们的家人,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我都会比任何时候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あ七^八中文ヤ~⑧~1~(ωωω).7,8z.w.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李倩倩这时又说道:“说了半天不吉利的话,现在也该谈谈高兴的事吧?假如这场战争我们取得了完胜,之后你真的打算离开这里吗?”

  “必须离开的理由,刚刚我已经跟你说过,你觉得我还会留下,等着联邦共和国的国民把我轰走吗?”

  李倩倩说道:“但你也有一个必须留下的理由呀?”

  “什么?”

  “留在这里,你可以想娶多少老婆就娶多少老婆呀!”

  范建明微微一笑,伸手把李倩倩搂在怀里。

  “老婆,实话对你说吧,在我心目当中,你就是我唯一的老婆,其他的女人嘛……”

  “怎么停下来?”李倩倩歪着脑袋看着范建明:“虽然我知道你要说出来的绝对是假话,但我爱听,接着说下去!”

  范建明一边启动着车子,一边说道:“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我去,你个死犯贱,你个臭高中生,这就是我期待的好话呀?”

  说完,李倩倩扑过去伸出双拳,不停地捶打着范建明的肩膀,弄得范建明不停地晃动着方向盘,车子就像是一个醉汉,在马路上左右摇摆的。

  好在路上没有什么车,他们嬉笑打闹着,慢慢朝市区驶去。

章节目录

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