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站在边上的本地工人们,大概听出了事情的原委,他们纷纷议论着,应该让这些来自东方的工人们离开。

  首先战争真的不是他们的事,更何况他们都是工人,又不是战士,他们来到和平绿洲是支援建设,又不是像西方雇佣军那样为钱来打仗的。

  他们的离开不仅不会伤害和平绿洲人民,而且和平绿洲人民一定会载歌载舞的欢送他们,并期待着战后他们能够返回,与当地人民一起共建家园。

  这些工人们大多说用本地话,有的用仅会的几句汉语,纷纷劝说工人们应该回国。

  一些可以充当翻译的工人们,甚至究竟拥抱着平时关系不错的东方工人兄弟,不仅劝他们回国,还说要带上当地的土特产欢送他们。

  不过东方工人们的队伍没有乱,他们依然直挺挺的站在工地前的场地上。

  范建明这时笑道:“你们看看,这就是和平绿洲工人兄弟们的态度,也是和平绿洲人民的态度。放心吧,你们应该回到祖国,回到自己的亲人身边,不让自己亲人担心你们的安危,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对和平绿洲赢得这场战争胜利的有力支持。”

  龚建国说道:“最高长官先生,这里的电视节目太少,好在我们架设的5G正在进行中,我们可以通过手机上网,查到各种资料。”

  “我发现现在V国的国防大臣,就是当年鸦片战争时侵略东方的总指挥的后代。虽然你现在加入了和平绿洲国际,但他在对他们的新闻媒体表示,一定要把和平绿洲和你这个东方人,赶到海里去喂鱼。”

  “还是我刚刚说的那句话,不管我们愿不愿意,在外人看来,最高长官先生你,和今天在场的每一个工人,都代表着我们伟大的东方,在这个时候,我们绝对不能离开!”

  一个退伍兵附和道:“对,龚经理说的不错,我们不能给东方人丢脸!”

  另一个退伍兵说道:“百年国耻呀!我还不知道他是当年侵略我们东方刽子手的后代,别人不管,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其他退伍军人也纷纷响应,表示要留下来参加战斗,而且他们纷纷走到李倩倩和吴文丽面前,把刚刚从她们手里拿到的红包,又退还给了她们。

  一些工人们也参加了退还红包的行列,还有一些工人犹豫着。

  范建明看到这种情况之后,赶紧叫停他们退红包,同时让他们站在原地,自己则把李倩倩、吴文丽、秦天和敏姐叫到一边。

  “今天这个事没办好,”范建明说道:“我之所以突然袭击,就是为了不给大家考虑的余地,直接准备明天回国,现在弄巧成拙,不知道内幕的人,还以为我是来打感情牌,用激将法,故意让这些工人们留下……”

  敏姐这是说道:“最高长官阁下,你想多了,没有人会这么想,只是在这种关键时候,不管是军人还是工人,说句难听的,哪怕是我们省城的小混混,也不可能抛下为国人民不管呀!”

  秦天说道:“最高长官阁下,今天这事你办的确实有点欠考虑,如果事先跟我打声招呼,恐怕也不会造成这种局面。”あ七^八中文ヤ~⑧~1~(ωωω).7,8z.w.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我们完全可以不告诉大家为什么,更不用发什么红包,我们秦氏集团还缺这点钱吗?明天一大早,把所有工人都拉到机场,等他们上了飞机之后,再说明这些情况,他们就是想留下都不可能。”

  范建明点了点头,觉得秦天的办法还是多。

  “秦总,”范建明说道:“事已至此,你看还有没有什么办法弥补一下?我没有别的要求,只有一点,这些工人必须离开,不然,我们对不起他们的家人!”

  秦天摇了摇头:“我个人觉得,想让他们全部离开已经不可能,而且刚刚龚建国的话,说的非常有道理。”

  “说实话吧,当我听到你说让大家回国的时候,我第一个想法就是赶紧准备走,可听完他的话之后,我都已经决定留下来不走了!”

  “秦总……”

  “最高长官……嗨,这么称呼你太麻烦,也太生分,反正现在没外人,我还是叫你一声范总吧!”秦天说道:“我个人觉得还是让大家都留下来,就算不直接参加战斗,哪怕接着搞建设,也是对和平绿洲人民最好的支持!”

  就在这时,龚建国突然唱起了《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的歌曲,不仅所有的东方工人,包括当地的工人们也跟着一块唱了起来。

  范建明他们几个一下子愣住了,他们看着那些工人们,气宇轩昂地唱完这首歌。

  范建明刚想说什么,工人们又唱起了《咱们工人有力量》,紧接着,他们又唱响了《我们走在大路上》。

  平时当地的工人们,最喜欢的就是跟东方的工人们学唱这些歌曲,所以一直与东方的工人们齐声合唱。

  一时间歌声震撼工地,响彻云霄。

  农烈和诺玛的父亲,还有政府其他官员包括一些将军们,此时正驱车路过这里,准备去参加宴会,看到范建明的车子停在工地外面,工地上又传来铿锵有力的歌声,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农烈示意车队全部拐到工地门口停下。

  当他们步入工地的时候,工人们又唱起了《一条大河》。

  要知道,这首歌因为范建明的缘故,在S国差点成了他们的国歌,而且歌词中有一句“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非常符合此时此刻和平绿洲人民对待侵略者的态度。

  虽然目睹这种情形的所有人都为之感动,就连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的那些官员们,都油然而生一种对这首歌和现场工人们的敬意,但范建明还是坚持让工人们离开。

  “秦总,”范建明说道:“人命关天,这可不是该冲动的时候,而且你也不能有留下来的想法。这样,你去跟大家说,明天你带着大家撤离!”

  秦天摇头道:“范总,我可以配合你,带着大家撤离,但这话我不能说。”

  “为什么?”

  “都说无商不奸,我这个时候要是让大家撤离,不仅会让大家认定我就是个奸商,将来恐怕连集团都没法管理了。”

  范建明把目光转向敏姐,敏姐笑道:“最高长官阁下,你知道我是什么出身,这种不讲义气的话,你觉得我说的出口吗?”

  李倩倩这时情不自禁地抓住范建明的手臂,虽然她什么都没说,范建明也知道,她是被现场的气氛深深感染,希望这些工人们留下来。

  范建明只好把目光投向吴文丽,吴文丽面无表情地说道:“我觉得可以用一个折中的办法。”

章节目录

一世强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已知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已知天命并收藏一世强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