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叔,我有点事,先回去了!”

  看光了人家女儿的身体,王逸动有些心虚,不敢留下来吃饭,一溜烟跑掉了。

  回到家,把肥料扛到杂物房放好,王逸动打开西边的第二间屋子。

  家里的格局同样是一进四合院,跟李轻蝶家不同的是三面有屋子。

  西边的第二间屋子,爷爷去世后一直空着。

  “吱呀——”

  屋内有些昏暗,有些空荡,墙边靠着一个老旧的书架,以及角落里堆放的捣药罐、药砂锅等用具。

  爷爷生前是一名赤脚医,父亲被爷爷认为没有天赋,因此不能子承父业。

  王逸动小时候深得爷爷喜爱,爷爷教授了他一些医的基础。

  《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神农本草经》《乡村医生手册》

  看着书架发黄的书籍,王逸动不由回忆起爷爷教他辨识药草的场景。

  九色珠传承里有关医术的部分,跟医理论契合,不过日常生活能接触到的医更加博大精深玄。

  王逸动深吸一口气,拿起书架一个落满灰尘的朱红色盒子。

  拂去灰尘打开盒子,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套银针。

  这套银针共二十七根,有三种规格,每种规格九根。

  这曾经是爷爷行不离身的东西。

  “我的身体虽然变强了,但以目前的情况,我算能打败叶家三牲畜,自己也难免会受伤。”

  “按照叶家三牲畜的行事风格,今天之内必定会来找我报仇。”

  “传承里的功法不能让我在一天里明显变强,所以唯有走捷径!”

  “醒体三针,能激发人体的潜能,让普通人在一天内获得两倍的力量!”

  王逸动给银针消了一下毒,脱下衣服,抽出一根,迅速刺入神阙穴。

  他施针的手法和多年的老医一样干净利索、熟练老道,自己也是有些吃惊。

  “轰!”

  三根银针刺入相应的穴位,身体渐渐发热,过了一会感觉某种隐藏在身体里的力量被释放出来,四处游走。

  这种感觉持续了两分钟。

  “很好!”

  感受了一下获得两倍力量后的身体,王逸动信心倍增。

  “逸动,你在里面干嘛呢?”

  王逸动刚穿回衣服,外面传来一个声音,却是母亲黄梅从田间劳作回来。

  “老妈,我在学习医。”

  “你都快高三了,现在不要搞这些。”黄梅佯作生气,双手叉腰,她现在是做梦都想着儿子能考一所好大学,出人头地。

  王逸动收起银针,笑嘻嘻地走去,道:“老妈,您辛苦了,我来给你捶背。”

  “少跟我来这套!”黄梅板着脸:“老老实实给我把心思放到学习,想搞医可以,等了大学以后。”

  “呵呵,老妈,啥也别说了,让你看看儿子最近钻研出来的推拿。”

  王逸动最清楚老妈的脾气,从来不会真的跟他生气,他走到母亲背后,用传承医术里一套舒筋活血、静心安神的手法给母亲推拿。

  “咦?”

  黄梅还准备继续说教,但很快被儿子的推拿手法给吸引住了。

  本来经过一个早的劳作,她有些腰酸背疼,但随着儿子的推拿,劳累的感觉很快消除,进而是一种暖洋洋的舒服感。

  “老妈,你放心,我的学习不会落下,保准能考二本大学。”看着母亲有些瘦弱的背影,黝黑的皮肤,王逸动提醒自己,一定要尽快让母亲过好日子。

  黄梅知道自己这儿子还是很懂事的,也不再说教,有些好地问:“儿子,这套推拿真是你钻研出来的?”

  “呵呵,那还有假,最近我发现,你儿子是个医天才!”为了让母亲以后接受他的变化,王逸动编织了一个美丽的谎言。

  “你啊,鬼马精灵!”黄梅笑骂,相于推拿的舒服,儿子的那份孝心,才是真正让她舒心的。

  过了一会,一个脑袋从大门口探进来。

  黄梅刚好看到,招手道:“小蝶啊,快进来!”

  穿着碎花衫的李轻蝶,俏生生地走进来,偷偷剜了王逸动一眼,乖巧地道:“伯母,我爸让我来叫逸动哥过去吃饭。”

  王逸动目光瞟到李轻蝶胸前,微凸的女人曲线,之前看到的画面不由自主地浮脑海,真美啊!

  黄梅不知两人间发生的事,道:“小蝶,逸动的推拿很舒服,你来试试?”

  “不用了不用了!”李轻蝶赶忙摆手,如果是以前,她或许会出于好尝试一下,但是被王逸动看了身体之后,她格外注意跟王逸动保持距离。

  “呵呵!逸动,那你午去李叔家吃吧。”

  瞧着李轻蝶俏丽的脸蛋微红,黄梅和蔼微笑,这闺女毕竟长大了啊,注意男女有别,也不知儿子今后有没有福分娶到。

  于是,王逸动只能跟在李轻蝶后面,往她家走去。

  路王逸动低着头,时不时偷看李轻蝶的背影,估摸着还要走多远这妞才发飙。

  看别这妞在长辈面前乖巧,但单独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可不那么淑女。

  “王逸动!”

  李轻蝶忽然转过身来,咬着贝齿道:“你说,我要怎么处罚你?”

  “小蝶,你在说什么呀?”王逸动一脸茫然的样子。

  “好啊,你居然还想不承认!”李轻蝶走过来,在王逸动的腰间掐了一把,疼得王逸动龇牙咧嘴。

  “好吧,小蝶,事情已经发生,既然你硬要我负责,那我只能娶了你。”王逸动耸耸肩道。

  “呸,谁要嫁给你!”

  李轻蝶脸生出两抹红晕,煞是诱人。

  “呵呵,那没办法了,实在不行,我给回你看。”王逸动打趣道。

  “臭逸动,居然敢跟我耍流氓!”李轻蝶粉拳往王逸动身招呼。

  “王逸动!”

  突然,一声怒吼传来,吓了李轻蝶一跳。

  只见三个长得虎背熊腰的青年,手里拿着棍棒刀具,杀气腾腾地朝他们走来,后面远远地跟着一些看热闹的村民。

  那三个青年,正是叶家三兄弟,叶牛、叶豹、叶虎。

  李轻蝶从父亲那里听说了王逸动打倒叶虎的事,看到这一幕顿时脸色一白,挡在王逸动面前道:“逸动哥快跑,去打电话报警!”

  “我看谁敢报警!谁报警我砍谁!”

  叶虎目光怨毒地盯着王逸动,阴森地道:“小崽子,我今天必须把你给废了!”

  “叶虎,现在是法治社会,你若敢伤害逸动哥,等着坐牢吧!”李轻蝶有些害怕,但她坚定地挡在王逸动前面。

  “哼,别拿法律来吓唬我,我叶虎不是吓大的!快点走开,否则连你也一起打!”叶虎性格暴躁,气在头,根本不考虑什么后果。

  “谁敢动我的儿子!”

  这时候黄梅拿着一把铁锹,一副拼命的样子从家里冲出来。

  看着母亲像个护崽的母鸡一样把自身的生死置之度外,又看着李轻蝶坚定决然的样子,一股暖流从王逸动的心田流过。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些人,都是今后要好好守护的!

章节目录

超级小村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色即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色即舍并收藏超级小村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