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冰凌,王逸动的生物老师,灵高有名的美女老师,虽然已经有了一个女儿,但依然是不少男生心目的女神。

  驾校教练对女学员动手动脚,甚至进行权·色交易,这种新闻王逸动在看过,没想到今天碰了,而且还发生在杨冰凌老师身。

  为何王逸动能如此肯定是猥琐教练骚扰杨冰凌,而不是杨冰凌勾引猥琐教练?因为他的洞察能力已经达到了相当的境界,能通过人的眼睛、表情来精准判断哪个人说的是真话,哪个人说的是假话。

  “去啊,你去举报啊,看你以后还能不能拿驾照!”

  驾校的老板是猥琐教练的亲戚,因此猥琐教练有恃无恐,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骚·扰女学员,但每次都不了了之。

  杨冰凌恼怒不已,但又感觉有点无力,因为以前她从其他学员那里得知,这个教练背后有人撑腰,没有切实的证据,算投诉他也没什么用。

  当杨冰凌心生悲哀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那谁,那猥琐的家伙,我要举报你。”

  杨冰凌一愣,是谁在替她说话?

  只见一个年轻人慢悠悠地走过来,看着猥琐教练淡淡地道:“我要举报你。”

  一开始杨冰凌有些疑惑这个年轻人是谁,看了几眼才敢确认,这好像是她的学生,名字叫王逸动。

  在她印象,王逸动是个很普通的学生,坐在教室的角落里。

  不过,这个学生好像有些变了,脸的从容与淡定,是她以前从未在他身见过的,当然这或许跟她对他了解太少有关。

  “年轻人,你不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我劝你不要乱出头!”猥琐教练豁然看向王逸动,言语不乏威胁。

  “前因,是你骚·扰了这位女士,后果,是你会被警察抓走。”王逸动好像法官宣读判决书,面无表情。

  猥琐教练见一个穿着普通的年轻人居然敢跟他作对,当即恼火了,沉着脸骂道:“小子,别在这里扰乱驾校秩序,给我滚!”

  杨冰凌见猥琐教练样子凶恶,担心自己的学生被攻击受伤,于是拉着王逸动往后退几步,道:“王逸动,这个驾照老师不考了,我们走。”

  王逸动微微一笑,道:“杨老师,放心,驾校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这个微笑,让杨冰凌感受到了王逸动强大的自信,潜意识她选择相信这个学生。

  “交代?交代是你们不练车滚蛋,别在这里妨碍驾校的秩序!”猥琐教练冷然一笑,一个普通的小子也想跟他斗!

  “嘎!”

  这时候,一辆奔驰s350开进这练车场,在不远处紧急停下,一个圆脸年匆匆从车下来。

  “姐夫,你怎么来了?”见到圆脸年,猥琐教练一愣。

  圆脸年不是别人,正是驾校的老板,也是猥琐教练的姐夫。

  却见圆脸年径直走到猥琐教练面前,怒气冲冲地一巴掌扇在猥琐教练的脸。

  “啪”的一声,打懵了猥琐教练,围观的学员也愣住了。

  杨冰凌下意识看向王逸动,只见这个学生面容平静,难道跟他有关?

  “姐夫,为,为什么打我?”猥琐教练捂着脸,一脸懵逼。

  “你骚扰了女学员,还问我为什么打你?!”

  驾校老板又给了猥琐教练一个嘴巴子,下手力气不小,打得猥琐教练脸都肿起来了。

  “立马向那位女士道歉!还有向那位先生道歉!”

  驾校老板用力踢了猥琐教练一脚。

  他所做的这些,都是做给王逸动看的!

  昨天县局赵副局长打电话给他,让他帮忙照顾王逸动,后来他趁机请赵副局长吃饭,在饭桌,赵副局长隐约向他透露,王逸动的身份,县委·书记的公子还要尊贵!

  驾校老板当时震惊了。

  而刚刚接到王逸动的电话,他差点吓尿了,若惹得这位爷生气,他这个驾校分分钟要倒闭关门!

  因此,他也不管什么亲戚不亲戚,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啪啪往猥琐教练脸打。

  尼玛的以前叫你不要骚扰女学员,现在给老子惹出大祸!

  驾校老板心那个恼火。

  若不能平息王逸动的怒火,他杀了这净惹事的亲戚都有!

  到了这时候,猥琐教练再傻,也知道刚才的那个年轻人不简单了。

  “对不起对不起!”

  猥琐教练惊惶地给杨冰凌和王逸动道歉。

  杨冰凌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王逸动,俨然把这个学生当成了主心骨。

  “道歉有用,要警察来干什么?”王逸动淡淡地瞥了猥琐教练一眼,接着对驾校的老板道:“贾老板,麻烦你将他送到公安局,交给赵叔处理。”

  “好好,我一定照办!一定把这种败类清出我们驾校!”

  驾校老板信誓旦旦地保证。

  “还有,重新安排教练,让杨老师安静平稳地学车。”

  “一定的,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人敢骚扰这位女士!”

  王逸动点点头,然后朝杨冰凌笑了笑,便迈着步伐离开。

  一直到王逸动走远了,杨冰凌还有些愣神,自从丈夫遭遇车祸去世,多久没有过这种被男人保护的安全感了?没想到今天,竟然是自己的学生给她带来这种感觉。

  至于猥琐教练,则是一脸死色,他大祸临头了。

  ……

  离开驾校,王逸动骑着自行车来到公路边。

  过了一会,一辆奥迪a8在他旁边停下。

  “逸动!”

  徐老将军的警卫员张晋刻从车下来,笑着跟王逸动打招呼。

  今天,王逸动要去给老将军进行第三次针灸。

  附近没有保管单车的地方,王逸动只能把自行车塞进后备箱。

  “逸动,听说你功夫很厉害?”前往市区的路,张晋刻聊道。

  王逸动一听知道是徐诗雨那妞传播出去的,笑了笑道:“还行,可以应付一些流氓混混。”

  “呵呵,逸动你谦虚了。”张晋刻笑着道:“张哥不懂医术,但对功夫有点研究,要不我们找个机会切磋一下?”

  张晋刻作为徐老将军的警卫员,身手自然了得,他曾经在部队里拿过大军区武的前十名!

  【新的一周,谁来几张推荐票?】

章节目录

超级小村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色即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色即舍并收藏超级小村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