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开发区招商办主任黄贺兴,接待了余芳秋和王逸动。

“余小姐,县-委县政-府经过研究决定,在你们拿到新药产生批件之前,暂时不能把地批给你们。”黄贺兴秉公办事一样地说道。

闻言余芳秋秀眉微微一挑,本来一切很顺利,她都准备这两天开始建设药厂了,怎么黄贺兴突然说这样的话?

虽然借助余家的人脉,能够花比较短的时间拿到新药生产批件,但那也需要两个月,等拿到新药生产批件后再建设药厂,那无疑浪费了很多时间。

以黄贺兴的级别,绝对不敢为难她,也就是说,黄贺兴的话代表的是县-委领导班子的态度!

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县委的领导班子突然从大开绿灯,改做为难她这个手持几千万资金的投资者呢?

王逸动在一旁看到余芳秋脸色不好,便知道事情不顺利。

“黄主任,你们这是在拒绝几千万的投资,把我赶到其他县吗?”余芳秋语气微冷,尽显女神的不容侵犯。

“余小姐,这是县-委县政-府的决定,我只是负责传达。”黄贺兴脸上带着苦涩,他深知得罪余家大小姐对自己没好处,但正如他所说,他只是个传话的,没办法。

“老婆,我们谈几句。”王逸动牵上余芳秋的手,拉着她走向一旁。

看着这一幕,黄贺兴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那年轻人居然叫余家大小姐为老婆?!他一直以为是余芳秋的司机!

“老婆,现在具体是什么情况?”

“老公,可能有人在背后故意给我们使绊子……”

听完余芳秋的诉说,王逸动得知县领-导班子的态度是突然之间转变的,由此推断,应该是有人在后面故意使绊子,不想看到他们顺利。

至于是谁,请市委徐书记帮忙的话估计不难查出来。

但,这次王逸动决定先不麻烦徐茂才,因为他观察黄贺兴,发现这个招商办主任跟芳秋姐说话的时候眼神有些闪烁,应该知道部分内情。

“黄主任,我叫王逸动,芳秋的男朋友。”

王逸动来到黄贺兴面前,微笑着道:“我想请黄主任去帝豪酒家吃个饭,不知黄主任赏不赏脸呢?”

若是平时,黄贺兴立马就答应了,他们干招商引资的少不了饭局,但这次他摇头道:“王先生,谢谢你的好意,但上班时间,实在不好离开啊。”

王逸动突然面色一冷:“黄主任,莫非你也想把余氏制药赶出上灵县?”

对上王逸动冷然的目光,黄贺兴打了个冷颤,他不清楚王逸动的来路,被这么一唬便改口道:“既然王先生邀请,那黄某就盛情难却了。”

一行三人于是来到帝豪酒家。

若由余芳秋来处理这事,她绝对不会请黄贺兴这种级别的官员吃饭,甚至县-委的领导都不会请,而是质问他们。

这次她没有说什么,静静地跟着王逸动,看自己的男人如何处理。

在帝豪酒家的黄金包厢里,王逸动不停地给黄贺兴倒高浓度的酒。

黄贺兴不愧是招商办的主任,尼玛酒量非常大,若非王逸动能够用真气化解酒精,绝对喝不过他。

估摸着黄贺兴醉得差不多了,王逸动突然迅雷不及掩耳地在黄贺兴脑袋上点了几下。

一旁的余芳秋一直静静地看着王逸动,察觉王逸动的动作,她微微惊诧,老公这是要做什么?

“黄主任,你在家里的地位如何?”王逸动问了黄贺兴一个让余芳秋感觉奇怪的问题。

“没什么地位,家里的母老虎很凶。”黄贺兴有些迷迷糊糊地说道。

嗯?余芳秋眼睛微亮,黄贺兴居然回答得如此老实,难道跟老公刚才点的那几下有关?

“黄主任,我们建制药厂的事,你知道谁在故意设卡吗?”王逸动接着问,他把黄贺兴请到这里吃喝,就是为了弄清这点。

“我听郝书记的秘书说,好像是省城的某个公子,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总之那个公子的家族好像挺厉害的,郝书记他们都忌惮他……”黄贺兴如同吃了老实药丸一样,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

听完后,王逸动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他看向余芳秋,余芳秋也在看着他,他们同时想到了一个人,省城龚家的三公子龚宇。

既然是省城的某个公子在对县-委的领导班子施压,阻挠他们建设制药厂,那百分之百可以确定那个人就是龚宇,因为王逸动就得罪过省城的这么一号人。

“龚宇,很好,这个仇我王逸动记下了。”

问完想知道的,王逸动就和余芳秋离开了,留下黄贺兴一人像死猪一样打着呼噜躺在地上。

“老公,看来上次你帮我们余氏制药解决危机,龚宇不想善罢甘休,动起了探你底的心思。”余芳秋分析道。

王逸动点头,赞同余芳秋的分析,既然龚宇知道了余氏制药的危机是他帮忙解决的,那肯定清楚现在使的这点绊子难不到他,明知如此龚宇还依然使绊子,那其真正的目的,不是阻挠药厂的建设,而是想探清他的底,看清他背后的靠山。

“这点小动作先不管他,等以后你老公我势力大了,若他还敢跟我作对,那我就拿他龚家开刀!”王逸动霸气地说道。

“老公~”

余芳秋靠在王逸动日益宽厚的胸膛上,眼中充满柔情。

龚家盘踞省城几十年,乃是广府一虎,但,她相信自己的老公,她会一路陪在老公身边,见证他的成长。

……

本来王逸动打算晚上在新买的房子里跟余芳秋一起做温馨的烛光晚餐,然后一起看羞羞的电影学习,最后再学以致用地爱个缠缠绵绵。

但是他接到母亲的电话,母亲告诉他今天是小蝶母亲刘咏荷的生日,叫他务必回去吃晚饭。

母亲大人亲自打电话来,王逸动自然不敢怠慢,只能道别余芳秋,将温馨浪漫的一晚推迟。

“买点什么礼物给刘阿姨呢?”

将余芳秋送回余家别墅,王逸动开车来到一家金店。

章节目录

超级小村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色即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色即舍并收藏超级小村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