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世侄有什么尽管拿来便是,在灵州市,马某鉴赏古玩字画、珠宝首饰的能力,还是上得了台面的。”马向福笑容亲切地说。

他刚才特意观察王逸动,这个年轻人在进账一个亿之后,只是表现出了一点兴奋,接着很快恢复了平静,单说这份心态,就超出了他接触过的所有年轻人。

他最欣赏这样的年轻人,宠辱不惊。

“马叔叔,你谦虚了,论鉴赏古玩,灵州市你能排进前三!”徐诗雨说道。这并非恭维的话,她姑姑的朋友们若有鉴别古玩字画的需求,一般都请马向福,由此可见马向福绝对厉害。

若别人对他说这话,马向福或许没什么感觉,但从市委-书记女儿的嘴里说出来,他听得十分舒坦。

徐诗雨如此评价马向福,王逸动更加放心了,他从车里取来一副画。

画还没打开,马向福眼睛便是一亮,从纸张来判断,这似乎是唐代的古董!

“马老板,麻烦帮我看一下这幅画。”

王逸动摊开画卷,摆在长桌上。

画卷展开之后,马向福顿时呼吸一滞,第一眼判断,这是唐代的仕女图,极有可能出自名家之手!

对他这种古玩爱好者来讲,见到名画,有如色狼见到绝色美女,他当即心跳加速地仔细观察。

先看印章和落款,马向福内心一震,果然是名家手笔!

周昉,唐代著名画家,擅画人物、佛像,是唐朝中期的重要人物画家,流传至今的真迹稀少。

若此画真是出自周昉之手,那收藏价值极高!

马向福定了定心神,更加仔细地观摩。

他曾经在故宫博物馆看过《挥扇仕女图》真迹,也在米国的纳尔逊美术馆看过《调琴啜茗图》真迹,对周昉的画风颇有研究。

但,他没有轻易下结论,继续拿来放大镜,细致入微地观察。

王逸动心里有些嘀咕,他曾经使用望气术,断定这是唐朝的古董,但是不是仿画品,以及价值多少,他就不清楚了。

万事万物都有气数,字画和人不同,年代越久远、历史越厚重,气数就越高。

因此通过望气术可以大致判断一副字画的年代。

不过收藏一行,并非越古老价值就越高,讲究很多东西,因而这副画到底值多少钱,王一尘没什么底。

马向福在观察了十分钟后,收起放大镜,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世侄,这幅《侍女游春图》,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可能是出自唐代名家周昉之手!《侍女游春图》据传已经遗失,没想到今天重见天日!”

在字画收藏界,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可能,那就意味着是真迹!

马向福也是十亿身家以上的人物了,此刻也难掩激动,对一名古玩收藏爱好者来讲,能够亲自鉴定一幅传世名画,是一种万金不换的幸运!

听到不是仿画品,王逸动松了口气,问道:“马老板,那这幅画大概能卖多少钱呢?”

他自己不痴迷古玩收藏,或许这幅画很珍贵,但卖了换钱才是他的处理方式。

这个问题把马向福问住了,周昉的传世真迹稀少,价值几何暂时难以定论,且影响字画拍卖价格的因素多样,就马向福来说,他愿意以不高于八千万的价格买下这副传世之作!

“世侄,《侍女游春图》能卖多少钱,还得看市场的反应,但绝对不会低于八千万!”马向福提议道:“要不这样,今晚我帮你举办一个名画品鉴会,邀请市里的名流来一起鉴赏,初步探探市场的反响。”

“当然,如果你愿意以八千万卖出,马叔叔我现在就可以买下!”

马向福是这方面的行家,王逸动听从了他的建议,至于卖给马向福一事,他只是笑了笑,虽然马向福留给他的印象很好,但他也想看看市场会给《侍女游春图》一个什么样的价格。

不需要任何担保,王逸动直接把价值上亿的名画交给马向福去运作。

马向福乃是徐诗雨姑姑的朋友,无论从哪方面看都不会贪掉这幅画,王逸动放心得很。

“恭喜老司机哦,又要进账上亿!”回到王逸动的车里,徐诗雨笑盈盈地道:“今天一切消费你买单,没意见吧?”

“呵呵,当然没问题。”

若是没有徐诗雨帮忙,事情也没这么顺利,因此王逸动不介意由这妞任性一回。

不过,王逸动很快就有些后悔了。

吃过午餐后,徐诗雨开始拉着他去逛街,足足逛了两个多小时!

接着又带他去室内溜冰场。

“诗雨,我不会溜冰啊。”

来到溜冰场的入口,王逸动有点不想进去。

徐诗雨闻言却是笑了:“还有你不会的东西啊,那我们更要玩一玩了!”

说完,她不由分说将王逸动拉进溜冰场。

这是王逸动第一次来溜冰场,徐诗雨兴致特别高,蹲下来亲自给王逸动穿溜冰鞋。

她穿着圆领t恤,这么蹲在王逸动身前,王逸动就通过下垂的衣领看到了里面的一些风景。

虽然曾经两次看光徐诗雨的上半身,但眼前的风景还是让王逸动有些口干舌燥,这妞的身材太正点了。

“你就穿这条裙子溜冰?”

当徐诗雨给他穿完鞋,王逸动指了指她的短裙。

“笨,我里面有安全裤,没关系的!”

徐诗雨朝王逸动伸出手,道:“来老司机,姐姐带你!”

王逸动很不情愿地让徐诗雨抓着他的手,然后在徐诗雨的帮助下慢慢站起来。

“哥们,你行不行啊!”

“哈哈,这里有个菜鸟!”

徐诗雨太漂亮了,她进入溜冰场的第一时间就被一群流里流气的青年盯上了,这些青年看到徐诗雨亲自教王逸动溜冰,心里羡慕妒忌,一个个呼啸着溜过来嘲讽王逸动,并且还像苍蝇一样围着王逸动和徐诗雨转圈。

“菜鸟,看哥的!”

“嘿嘿,也来瞧瞧哥的!”

两个青年做了些比较有难度的动作,以此来挑衅羞辱。

见这些人像苍蝇一样,徐诗雨怒了:“赶紧滚,别来烦我们!”

“哟,美女脾气挺大嘛!”

章节目录

超级小村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色即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色即舍并收藏超级小村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