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小晶恼火了,一个自大狂居然敢瞧不起她宇宙最强的姐夫?!

她当即就准备把姐夫的辉煌成就说出来,但被姐夫的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先让余小晶别冲动,王逸动接着一脸人畜无害地看向郭城豪:“你说的那些,我觉得有没有都不重要。”

“呵呵,那你觉得什么才重要?”郭城豪冷笑,他更加确信王逸动只是一个小白脸,完全配不上余芳秋。

“我觉得吧,没有口臭更重要。”王逸动把手掌放在鼻子前挥了挥,嫌弃地道,“麻烦让开好吗,口臭先生,你靠这么近很污染空气的。”

啥?

王逸动这不按套路出牌的话,让围观的人都愣了一下。

“你——”

郭城豪恼羞成怒,但偏偏不知如何反驳,因为他真的有比较严重的口臭!

“如果想治好你的口臭,可以来找我,不要九九八,只要一千万。”王逸动微微一笑,然后和余芳秋、余小晶一起绕过郭城豪,向着别墅内走去。

郭城豪被气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口臭是他的一大缺陷,他找了无数的名医都治不好,眼下竟被人当着众人的面,当着余芳秋的面,拿出来羞辱,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什么不要九九八,只要一千万,这是赤果果的羞辱啊!

郭城豪差点气吐血,其他人则是目光古怪,尽管不想承认,但那小子说得对,什么十大杰出青年不重要,没有口臭更重要啊!否则别说余芳秋了,普通女孩都会嫌弃!

余晓飞在不远处偷笑,“郭城豪vs姐夫,第一回合,口臭,郭城豪,卒!”

“咯咯,郭城豪真是自取其辱!姐夫,干得漂亮!”余小晶笑得十分开心,回想刚才郭城豪那气急败坏的样子,她就感觉解气。

“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居然敢瞧不起我姐夫,活该!”

她像打了胜仗似的,昂着小脸,骄傲地看着自己宇宙最强的姐夫。

王逸动和余芳秋相视一笑,小晶这丫头好像懂得不少道理呢。

进入别墅,王逸动给余定海祝寿:“祝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呵呵,好,好!”余定海满脸笑容,他早已把这个孙女婿当成了余家的骄傲。

余定海的朋友们见余芳秋有了男朋友,而且余定海还十分满意的样子,心里奇了,这个年轻人是什么来历?

而在外面的郭城豪等几个青年,也涌进了这间屋子,给余定海祝寿。

“老余啊,趁着几个小辈都在,让他们开始献上寿礼怎么样?看看哪个小辈对你的生日更上心,更有孝心。”

郭城豪的爷爷提议道。他这是想帮孙子出一下风头,赢得余定海和余芳秋的好感,虽然余芳秋已经有了男朋友,但毕竟还没结婚,自己孙子还是有机会的。

“呵呵,好啊,你们谁先来?”

余定海目光慈祥地看着这些小辈,其实他心里最期待王逸动的礼物。

“余爷爷,我先来!”

郭城豪一马当先,拿着一个包装得古香古色的长条形礼品盒走上去。

为了这次寿宴,他可是下了血本!当然主要是想博得余芳秋和余定海的好感,哪想到余芳秋已经有男朋友了。

不过来都来了,他也不好再把礼物拿回去,况且,他要用这份礼物来碾压那小白脸!

“余爷爷,我知道你喜欢书画,所以特意花半个月的时间为你挑选了一幅作品。”郭城豪挑衅地瞥了王逸动一眼,然后将礼品盒交到余定海手上,继续道,“这幅作品出自近代著名书法家林散之之手,花费了我三百万!”

舍得花三百万来买一份寿礼,如果郭城豪不是带有目的,也算是有心,毕竟余定海只是他爷爷众多朋友中的一个而已。

“散之先生的作品?”余定海闻言眼睛微亮,赞赏道,“小豪,有心了,我很喜欢你这份礼物!老郭,你家小豪很用心啊!”

得到余定海的称赞,郭城豪微微昂头,接着看向王逸动,阴阳怪气地道,“不知芳秋的这个男朋友,为余爷爷的生日准备了什么礼物呢?”

闻言,大家把目光投到王逸动身上。

“嘿嘿,这下豪哥要搬回一局了!”一个认识郭城豪的青年暗笑。

确实,郭城豪的礼物都价值三百万了,一般人拿不出与之媲美的礼物。

“作为芳秋的男朋友,想必你准备的礼物至少价值五六百万吧?”郭城豪戏谑地说道。

王逸动被人当着他的面挑衅,余定海暗暗皱眉,对郭城豪的印象大打折扣,但也不好出声,这毕竟是小辈间的事情。

“哼,郭城豪,我姐夫哪怕来不及买礼物,他的孝心也不是你能比的!”余小晶站到王逸动面前,凶巴巴地维护她的姐夫。

“小晶,对待客人要礼貌。”王逸动将余小晶拉到一旁。

余小晶如此维护王逸动,郭城豪更加不爽,皮笑肉不笑地道:“呵呵,不买礼物也算孝心?这位小兄弟,做人不要那么虚伪,只会欺骗小孩那可不是男人的作风。”

“爷爷,你等我半分钟,我去拿寿礼。”

本来王逸动不想高调,打算客人离开后再把寿礼给余定海,但现在既然有人硬要求他打脸,他只能提前把九色珠内的寿礼拿出来。

半分钟后,王逸动捧着一个礼物盒回来。

余芳秋的这个男朋友,会拿出怎样的礼物?

在大家关注的目光中,王逸动将礼品盒递到余定海手上,“爷爷,这是我给你准备的寿礼,王羲之《如何帖》的高古摹本。”

什么?!

余定海的朋友当中,懂书画的不少,听了王逸动的话,皆是心头一震,接着一脸怀疑地看着王逸动。

据他们所知,比《如何帖》名气大一点的《平安帖》的高古摹本,拍出了四个多亿!若真是《如何帖》的高古摹本,那价格至少都上亿!

这个年轻人给余定海买了价格上亿的寿礼?这玩笑开大了吧!

“呵呵,没想到啊没想到,芳秋,你这个男朋友是个虚伪的骗子!”

郭城豪也懂一点字画,他压根不信王逸动献上的寿礼是《如何帖》的高古摹本,只当是以次充好的赝品,或者王逸动压根不懂字画,吹牛吹大了!

章节目录

超级小村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色即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色即舍并收藏超级小村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