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桃花村后山。

沈丰独自穿行在山林间,四处找蘑菇找的不亦乐乎,不时发出几声傻笑,可惜找了半天,也没采到几个。

走到一处茂盛的草丛旁,他意外的发现了不少颜色鲜艳的蘑菇,立马扑了过去,跪趴在地采摘起来,生怕有人跟他抢似的。

很快,眼下的蘑菇采完,沈丰继续向前爬,如找宝物般拨开草丛,忽然看到一个女人。

女人约莫二十四五岁,五官秀丽,眉毛如柳叶,眼睛如杏子,小嘴似樱桃,唇红齿白的,挺漂亮,放在桃花村十里八乡,都是数得上的美女。

她坐在一块石头上,身穿碎花衬衫,扣子敞开,白皙的玉手正在胸前抓挠。

更诱人的是,她把贴身物件也脱了,胸前的两团隆起完全暴露,细看则会发现上面分布着不少红色斑点。

“嫂子,你干啥呢?”沈丰冷不丁看到这样一幕,傻笑着问道。

他认识这个漂亮女人,是村里的寡妇李樱兰,按照辈分,得管对方叫嫂子。

“啊!”李樱兰吓了一跳,慌忙裹紧衬衣遮羞,俏脸一片绯红。

她得了湿疹,上山采蘑菇出了不少汗,痒痒的更难受,趁着没人想躲在草丛里抓抓,没想到会被撞见。当她看清是沈丰,才松了一口气。

因为沈丰是桃花村的傻子,不是正常男人,什么都不懂,看了也不知道看的是啥。

“吓死我了,傻丰你怎么鬼鬼祟祟的,从哪冒出来的?”李樱兰拍了拍胸口,一阵波涛起伏。

可惜沈丰不懂的欣赏,指着身后的草丛道:“我从那边钻过来的,采了不少蘑菇,不信你看看。”

说着,沈丰扬起右手的塑料袋,得意的炫耀起来。

李樱兰这才注意到,沈丰身上沾染了不少泥土,她又看了看塑料袋里的蘑菇,色彩艳丽,顿时嘲笑道:“你可真够傻的,那是毒蘑菇,吃了会死人,快扔了吧!”

“我不,辛苦采的,为什么扔?”沈丰一脸不情愿,连忙将蘑菇抱在了怀里,唯恐被抢走。

李樱兰无奈的叹了口气,跟傻子讲有毒,无异于对牛弹琴。但她不忍看着沈丰把蘑菇带回家,吃出啥毛病,好心的道:“我也是来采蘑菇的,跟你换换吧!”

“这个可以,一个换一个,别糊弄我。”沈丰琢磨了一会儿,点头同意。

“我怎么可能糊弄你,想糊弄你,就不跟你换了,一片好心也不知道领情。”李樱兰摇头苦笑,弯腰拿过脚步的篮子,双手捧出不少蘑菇,比沈丰的要多。“给你,把你的那些给我。”

“好!”沈丰将塑料袋递了过去,目光却落在了李樱兰的胸前。

李樱兰对傻子没有防备,衬衣再次敞开,空门大开,事业线袒露。但她手里捧着蘑菇,暂时没法遮羞,啐骂道:“你个傻子还会耍流氓,瞎看什么呢?”

“嫂子,你怎么戴着两个南瓜?还是雪白的,上面长着红葡萄,我从没见过这样的南瓜。”沈丰傻呵呵的道,双眼看得更加出神。

“这不是南瓜,是……”李樱兰不便解释,弯下腰,将蘑菇换好,至于有毒的蘑菇,回头肯定要扔掉。

“确实不太像南瓜,是什么?”沈丰追问道。

“是女人的胸。”李樱兰脸色泛红,跟傻子谈论这些问题,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胸我也有,为什么长得不一样?”

“因为你是男人,我是女人。”

“都是人,咋还能不一样,我不信!”沈丰钻牛角尖的傻劲上来了,摸了摸自己胸,又冷不丁伸出手,在李樱兰的胸前抓了一把。

抓住后,他暂时没松开,又掐又捏,似乎想体会跟自己的有什么不同。

李樱兰则是如遭电击般,一股**感传遍全身,愣在当场。别看她是寡妇,但从来没尝过做女人的滋味,如此被男人摸,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

这要怪她的命运可怜,二十二岁那年,相中了桃花村老支书的儿子。

结婚当天,支书儿子租了八辆小轿车,大张旗鼓的去迎亲。结果他乘坐的婚车,半路抛锚,司机一个没刹住车,掉进了山涧里,车祸人亡。

刚结婚没过门,丈夫就死了,喜事变成了丧失,黄花大闺女也变成了可怜的小寡妇。

老支书的老伴死得早,一把屎一把尿,辛苦把独生子拉扯长大,眼看就要成家立业却丧命了,白发人送黑发人,传宗接代的香火也断了,一气之下卧床不起。

李樱兰虽然婚没结成,但彩礼收了,记也登了,已经是人家的媳妇,只能戴着孝搬到了婆家,照顾公公。

而老支书的病情却越来越重,挺了不到两个月,便一命呜呼,驾鹤西去。

村里人都在背后戳李樱兰的脊梁骨,嚼舌头,说她是扫把星,克夫命,没过门就把丈夫和公公克死了。

在封建思想比较严重的乡村,这样的女人可没人敢娶,所以一直守寡到现在。

“还真不是南瓜,又软又弹,应该是大馒头,还是有红枣的大馒头。”掐捏了几下,沈丰又觉得像馒头,想到吃的,他不禁舔了舔嘴唇,肚子不争气的咕咕乱叫起来。

李樱兰回过神,羞红着脸,慌忙打掉还抓在胸前的大手,想骂又不知道骂什么。最主要的是,被沈丰捏的竟然很舒服。

她也是女人,独守空房三年,没人疼没人爱的孤独滋味,对她来说无异于煎熬,不知道多少个晚上睡不着,更想男人。

想到这,她有些不舍,生出还想体会下刚刚美妙的感觉,别看沈丰傻,但也是男人。附近只有他俩,没有别人,就算做点什么,也没人知道。

“嫂子,我肚子饿了,想吃又白又大带红枣的馒头!”沈丰直勾勾的看着李樱兰的胸前,大吞口水。

“你真想吃?”李樱兰娇滴滴道,脸红的如天外的晚霞,别提有多诱人。

沈丰连连点头,“我只吃一个就够了,另外一个给你留着。”

“好……好吧!”李樱兰觉得脸颊火辣辣的,心里安慰自己,反正没人看见,我豁出了,也尝尝做女人的滋味。

“嘿嘿!”沈丰咧开嘴,大笑起来,迫不及待的低头,凑了过去。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