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樱兰风情万种,一副任君采摘的娇俏模样,沈丰看得两眼发直,情不自禁的伸出了手。

就在时候,屋外突然响起东西掉落的声音,接着便是一声惨叫。“哎呦,疼死我了!”

“坏了,来人了!”李樱兰吓了一跳,虽然她有不守妇道的想法,但也怕被人撞见,快速地爬出木桶,根本顾不上春光乍泄。

她胡乱擦试几**体,套上裙子,又找来了一件外套遮羞。

沈丰在旁边看的一清二楚,只觉得嫂子的身体太美了,不禁生出扑上去的冲动。

“傻丰,你快去卧室藏好,就像躲猫猫一样,我不叫你不准出来!”李樱兰又急忙催促,强行将待愣的沈丰,推进里屋。

李樱兰拍拍起伏不定的胸口,故作镇定,对门外喊道:“谁?谁在外面?”

“樱兰,是我,我有点事儿想跟你商量一下。”张大明的声音响起,李樱兰特意反锁上了院门,他显然是翻墙进来的,还摔了一跤。

“我已经睡了,有啥事儿明天再说吧!”李樱兰心想:大半夜的,张大明爬墙进我家,肯定没安好心。

“我有十万火急的大事,耽误不了几分钟!”说话间,张大明来到堂屋门前,用力砸门道:“你快把门开开。”

“我不方便出去,有啥事儿就在门口说吧!”李樱兰提高警惕道。

“臭寡妇,这么半天不开门,是不是家里藏着野汉子呢?”门外突然响起冯八的声音,不耐烦的叫嚷道:“老子懒的跟你废话,我们今晚上门,就是来为白天的事讨要说法的。”

冯八跟张大明一起来的,两人白天被打,心有不甘,打起鬼主意,想趁着夜色钻进李樱兰家里,意图不轨,李樱兰一个人在家,容易下手。

看着李樱兰软的不吃,冯八直接来硬的,上脚开始踹门,边踹边喊道:“开门,快给老子开门!”

躲在卧室的沈丰被惊动,赶忙走了出来,看到屋门剧烈的晃动,立马上前用身体顶住。

但张大明和冯八踹门的力度更大了,沈丰怕惊扰到邻居,要是被邻居看到他和李樱兰在一起,百口难辩。

他急中生智,想起了花仙宫传承的一门点穴手法,名为擒龙手。

所谓擒龙手,就是将纯阳之气汇集手指,点向颈部的天窗穴,使人出现暂时的昏厥休克,一般六七个小时才会醒来,正好在张大明和冯八身上做实验。

“嫂子,你把门打开吧,我有办法了!”沈丰低声说道。

李樱兰柳眉微微一皱,询问道:“什么办法,你有把握吗?”

沈丰肯定的点点头,安慰道:“放心吧嫂子,保证管用。”

“别踹了,我给你们开!”房门很快就会被踹开,李樱兰被迫无奈,只好选择相信沈丰,把门打开了,沈丰急忙躲在门后。

冯八看到李樱兰,顿时双眼反光,猥琐的在李樱兰身上扫视起来,嘴里蛮横道:“今天,我兄弟被傻子打了,这事儿跟你也有直接关系,你得赔钱!”

一旁的张大明也是目光贪婪火热,一个劲儿地咽唾沫,恨不得立刻扑上去,两人根本没注意到躲在门后的沈丰。

李樱兰吓得连连后退,惊慌道:“关我什么事,难道你们打不过傻丰,就来欺负我一个寡妇?”

“哼,你要是不赔钱,就得陪老子睡一觉!把老子伺候爽了,钱就不用你赔了!”冯八脸上银邪的坏笑,张开双臂,猴急的扑向李樱兰。

张大明也暴露丑恶的嘴脸,生怕被冯八抢了先,立马跟上。

李樱兰惊慌失措的快速后退,撞上了堂屋的桌子,乱抓住一个茶杯,正要扔出去。

却发现张大明和冯八的身体突然一怔,随后身体踉跄,如同喝醉般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紧接着,沈丰从两人身后露了出来,甩甩双手,暗自欣喜道:“擒龙手果然不简单,一点就晕,真好使。”

“他……他们这是怎么了?”李樱兰呆呆的看着昏迷的两人,不明所以的问道。

“我学着电视上的那样,在他们的脖子后面用力砍了一下,没想到真的晕倒了!”沈丰一脸憨笑,又得意的问道:“嫂子,你说我算不算也是大侠了?”

“算算算,你是傻丰大侠,多谢大侠出手相救小女子!”李樱兰被逗笑了,紧张的心情也跟着一扫而光。

随后,她如同小媳妇般教导道:“但电视里的不能全信,幸亏你歪打正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以后还是不要乱模仿。”

“哦,我记住了。”沈丰笑呵呵地点头,忽然生出调逗李樱兰的心思,故作憨傻道:“我看电视里,大侠救了美女,美女都以身相许,嫂子你怎么感谢我呢?”

“我……”李樱兰满面娇羞,口是心非道:“好你个傻丰,居然也学会不正经了,先把地上的两人弄走。”

“交给我吧,嫂子你赶紧睡觉,我把他俩扔出去,正好顺路回家。”沈丰如同拖死狗般,一手拽着一个,朝外走去。

不一会儿,沈丰来到村里的一个主要路口,见张大明和冯八睡的跟死猪一般,脸上露出一阵坏笑。

他麻利地将两人的衣服脱下,只剩四角裤,又用脱下的衣服当绳子,把两人捆绑在一起,扔在了路边。

沈丰脑补一番,明天早晨张大明和冯八醒来狼狈的样子,他忍不住哈哈大笑,高高兴兴地回家。

到家后,只见屋里的灯亮着,小师姐还没睡。

听到房门响动,方欣柔身穿一件粉色吊带睡裙,甜美可人的走出卧室,问道:“小丰,你怎么去了这么半天,现在才回来?”

“我去抓蛐蛐儿,抓了一个还有一个,就去抓另外一个,结果抓住的那个跑了,最后一个也没有抓到……”沈丰随便找了个理由,糊弄道。

“你这叫狗熊掰棒子,掰一个扔一个!”方欣柔忍俊不禁的捧腹大笑,花枝乱颤,家里也没有外人,她不用顾及什么形象。

在方欣柔弯腰时,沈丰顿时看到了两抹隆起的白皙,摇摇欲坠,仿佛要从领口跳脱出来。

他不禁看待了,心里嘀咕:全被我看到了,女人的睡衣里面都是真空的吗?还让不让我睡觉了?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