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你误会了。”李樱兰也意识到说的有歧义,很是尴尬,慌忙解释道:

“昨天晚上张大明带着冯八去我家了,想对我不轨,虽然被我赶走了,但是我怕他们今天晚上还来。让傻丰去只是为了给我壮胆,没别的意思。”

“原来是这样,那就让小丰今晚住你家吧,他要是敢不老实,你就拿擀面杖打他!”方欣柔明白缘由,点头答应道:“小丰,今天你去嫂子家睡!”

“好!”沈丰答应一声,心里却在想:我的小兄弟比擀面杖厉害多了,还不知道谁打谁呢!

饭后天色已黑,李樱兰把沈丰带到了自己家里。

“你晚上盖这个被子吧,不过你得先洗澡,这被子可是新的,别弄脏了。”李樱兰从柜子里拿出一床粉色被子,说道。

“行!”沈丰答应道,想起自己好几天没洗澡了,浑身都是汗臭味,还真不好意思盖新被子。

“你等着,我去烧水。”李樱兰放下被子,向屋外走去,沈丰也跟着去帮忙。

因为李樱兰家并不富裕,没有专门的洗澡间,只能用木桶洗澡。

等李樱兰兑好了水,羞涩地说道:“我给你搓背吧,昨天你帮我搓了,今天换我帮你。”

“嗯……好吧!”沈丰觉得这几天跟李樱兰发生了不少亲密事,尿尿的地方都给她看过了,也没啥好隐藏的,三下五除二脱掉衣物,跳进了木桶里。

李樱兰站在旁边,拿起浴球,在沈丰后背处搓洗起来,动作温柔,如同伺候丈夫的小媳妇。

沈丰肩宽背厚,皮肤呈小麦色,看起来非常精壮,几乎找不出半点的赘肉。

李樱兰仔细欣赏着沈丰身姿,心中不禁一阵荡漾,忍不住想趴在上面好好睡一觉。

沈丰则是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芊芊玉手在身上拂过,一阵阵麻酥传来,感觉极为舒服。

时间不大,沈丰的后背搓洗的差不多了,李樱兰娇红着脸说道:“我给你搓一搓前面吧!”

说着不等沈丰同意,李樱兰的手便向前伸去,看上去好像她从后面抱住了沈丰一般。

沈丰还在享受着那种舒服的感觉,并没有在意,忽感两团软肉压在了背上,李樱兰的芊芊玉手绕过肋骨两侧,伸到了他的胸前,姿势亲密。

他不由得一阵心猿意马,这是拿手搓,还是用胸啊,我可受不了。

李樱兰的俏脸绯红,呼吸也变得急促,手指不断缓缓向下……

正在这时,大门外忽然响起方欣柔的声音:“嫂子,你睡了吗?”

李樱兰吓了一跳,慌忙松开沈丰,泛起被抓女干般的心虚。

沈丰也猛然惊醒,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李樱兰立刻瞟见了一柱擎天,心跳的更加厉害,不过眼下可不是欣赏的时候,叮嘱道:“你在屋子里待着,别说我给你洗澡了,就说你自己洗的。”

“好,我听嫂子的。”沈丰装傻答应,赶紧坐回木桶里。

“怎么了欣柔,有事吗?”李樱兰匆匆走了出去,打开院门,问道。

“小丰睡了吗?”方欣柔问道。

“没有,他在屋里洗澡,我在外边给他看着。”李樱兰特意解释道。

方欣柔并没多想,走进院里喊道:“小丰,你洗完了吗?王校长来咱家了,找你要独家偏方,若是不给,我这老师也当不下去了。你洗完澡后,跟我回家一趟。”

“马上,再等一会儿!”沈丰回应一声,暗骂好你个王八蛋,下午还向我保证没人敢欺负小师姐,晚上就跑上门威胁了,我绝饶不了你。

“王校长怎么了,找傻丰要什么偏方?”李樱兰一脸不解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师父生前,教会了小丰一些抓药的偏方吧!”方欣柔含含糊糊道。

没过多久,沈丰穿好衣服,跟着方欣柔返回家里。

王校长正在院子等待,见沈丰回来,欣喜的说道:“傻丰,这段时间学校正在评选优秀教师,只要你把偏方给我,我可以把你小师姐报上去。”

“如果被选上,每个月会多挣三百块的工资。”见沈丰不为所动,王校长又补充了一句。

沈丰却是脸色一沉,怒气冲冲的道:“你下午怎么答应我的,敢威胁开除小师姐,又欺负她,你一辈子都别想得到偏方。”

王校长暗骂一句,偏方不记得,我答应你的话却记得清楚,真是不知轻重的傻蛋。

为了尽快重振雄风,他讪笑道:“我一时着急,说错话了,放心,我肯定把张大明的事情解决掉,偏方你赶紧想想。”

喝过“皇家大补汤”,王校长那玩意又恢复了一些工作能力,觉得确实有效,恨不得立刻痊愈。

他今晚找上门,见沈丰没在家,想着威胁方欣柔交出来,结果方欣柔压根不知道什么偏方。

但王校长又不敢明说,万一传开,知道他不行,男人的脸面岂不是丢尽了,只好让方欣柔把沈丰找回来。

“张大明的事情还没解决,你又欺负我小师姐了,我才不给你想偏方。”沈丰生气道。

王校长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当男人的命在沈丰手里攥着,眼下又不能得罪沈丰,万一真把傻子惹恼,偏方彻底得不到了。

他又说了一番好话,但沈丰认准了一个死理,不解决张大明讹诈赔钱的事,没心思想偏方。

无奈之下,王校长悻悻离开,心里将张大明的祖宗十八代全问候了一遍。若不是张大明胁迫他,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的下场。

“小丰,王校长居然能向你服软,他到底要什么偏方啊?”方欣柔好奇的问道,她的傻师弟能把精明的王校长整的服服帖帖,也是够奇葩的,说出去都没人信。

“他的蛋坏了,我说能治好,他居然相信了,比我还傻。”沈丰故意傻笑道。

听闻此话,方欣柔首先想到了鸡蛋,觉得不对,下意识的扫了沈丰的裆一眼,俏脸顿时变红。这种事她可没兴趣知道,不再追问。

当沈丰再次去李樱兰家时,已经快十点了,不少人家都熄了灯。

但他看东西依旧比较清楚,好像变成了夜眼,心想估计跟五仙印有关。

今天在温泉,他的眼睛融合了陈洛萱体内的元阴之气,晚上眼睛就变得好使了,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忽然,沈丰发现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正趴在李樱兰家墙外的沙土堆上,朝院里偷看。

他凝神看去,很快认出来,居然又是张大明和冯八。

“两个死性不改的家伙,还敢来,这次要狠狠教训他俩一顿!”沈丰气得暗自咬牙,悄悄走了过去。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