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嫂子亲吻,沈丰的心神一阵荡漾,而且李樱兰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温润的红唇顺着沈丰的脸颊,不断向下,落在了他的嘴巴处。

沈丰顿感比吃了蜂蜜还甜,简直妙不可言,本能的回应起来,一亲香泽,心里美的冒泡。

眼下正是好时机,李樱兰也豁出去了,脸蛋通红欲滴,想着如何进行下一步。

就在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李樱兰吓得一个激灵,脑海中羞耻的念头也被打断。

她做贼心虚的松开嘴巴,拿起枕头边的手机,看了一眼,是方欣柔打来的,随手接通。

方欣柔做好了早饭,打电话来,是让沈丰回家吃饭。

好事被打断,李樱兰难掩失落,但如果跟沈丰继续,耽误了时间,方欣柔肯定会怀疑,只好让沈丰先回家。

沈丰也觉得遗憾,不情愿的起身下床,穿上鞋子,准备出门。

“傻丰,你等等。”李樱兰羞红着脸,提醒道:“你把裤子整理一下再走,千万别被人看见了。”

沈丰下意识的低头,发现小腹一柱擎天,急忙把手伸进裤兜,拨乱反正……

从李樱兰家里出来,沈丰特意去村子的路口看了一眼,只见张大明和冯八还被绑在树上,不少村民正在围观。

“估计打死他们也不会知道,是我做的,活该丢人现眼,变成太监!”沈丰哈哈大笑几声,并没有凑近看热闹,转身回家。

从此以后,村子里的流言四起,都说张大明喜欢男人,以至于村里的小伙子见了他,都躲得远远的,女人们也不敢靠近。

回家吃过早饭,方欣柔去学校上课,沈丰则是坐在院子里,晒起太阳。

他心里琢磨着昨晚的山鸡太好吃了,今天可以再去山上,抓一些野味,做给小师姐吃!

上午的太阳不算炙热,晒在身上暖洋洋的,令人昏昏欲睡。

沈丰正闭着眼胡思乱想时,脑袋突然被轻轻敲了一下,睁眼一看,只见陈洛萱出现在他面前。

入眼便是呼之欲出的峰峦,杨柳细腰,修长的美腿,如此迷人的画面,沈丰不由得看的出神。

“你看什么呢?”陈洛萱不满道,又拿起手中卷起的一叠纸,在沈丰的头上敲打了一下。

“支书姐姐,你怎么来了?”沈丰马上回过神,问道:“你找我什么事,又要去山上考察吗?”

陈洛萱顿时想起在温泉发生的尴尬和暧昧,杏目圆睁道:“那件事以后不许再提,我今天找你有其它的事!这是村里贫困户登记表,你填一下。”

说着,她将一叠纸递了过去。

沈丰接过看了看,不禁犯难道:“支书姐姐,我字儿都认不全,看不懂。”

“我居然忘了,你是个傻子……”陈洛萱满脸黑线道:“那我给你念吧,你说我写。”

“好!”沈丰答应一声,搬来吃饭的小桌子和马扎,让陈洛萱坐下,在上面写。

由于桌子比较低,陈洛萱得趴着,她穿着一件低领的上衣,这一弯腰,胸前的美丽风景顿时显现出来。

看着那两团白皙若隐若现,沈丰忍不住大吞口水,他趴在桌子上,不由自主地往前凑,几乎碰到了陈洛萱的额头。

“家中欠债情况?”陈洛萱问了两遍,没听见沈丰的回答,下意识的抬头,却一下子亲在了沈丰脸上。

沈丰浑身一震,顿时傻眼,愣在当场,心里嘀咕:今天真是走桃花运了,先后被两个美女亲吻。

意外的亲吻,令陈洛萱又羞又气,慌忙挪开,呵斥道:“你干什么,为什么离我这么近?”

沈丰吱吱呜呜地搜刮说辞,装傻道:“支书姐姐,你写的字真好看,我在看你怎么写字。”

先被沈丰看光了身子,刚才又无意间亲了沈丰一口,陈洛萱气得脸色铁青。

但她不好意思责怪,只能忍气继续填写,最后让沈丰签了一个歪七扭八的名字,急匆匆的离开,前往下一家。

送走陈洛萱,沈丰想着上山打一些野味,当他刚出门,便遇上了李樱兰。

“傻丰,你今天有什么事儿吗,跟我去山上挖野菜吧?”李樱兰抢先问道。

“有空!”沈丰发现李樱兰的神色不对劲,眉头紧皱,似乎有什么心事,关心道:“嫂子,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我……我应该是昨天晚上没睡好!”李樱兰摆弄了一下眼前的秀发,动作显得有些不自然。

嫂子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沈丰内心揣测,不行,我得问清楚。

李樱兰吃过早饭,正琢磨今天做什么时,张大明和冯八闯了进来,威胁她今晚必须去张大明家,给冯八赔礼道歉,如果不去,就强行玩了她!

想起前天晚上,张大明和冯八轻薄未果,李樱兰觉得如果去找冯八,简直是羊入虎口,要是不去,自己也会惨遭**。

反正都是一样的下场,不如先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沈丰,决不能便宜了冯八那个混蛋。

于是,李樱兰便来找沈丰,以上山采野菜为借口,想找一个瘾蔽之地,将自己的第一次交给沈丰。

时间不大,沈丰回家拿了一把小锄头,挎着篮子,跟着李樱兰,往山上走去。

想到在山上献出第一次,李樱兰的脸颊不禁泛红,一阵胡思幻想。挖起野菜,她也是心不在焉,动作缓慢,时而发出一声轻叹。

期间,沈丰也询问过,但李樱兰闭口不谈,免得牵连沈丰。

不知不觉,来到一处偏僻的树林,李樱兰感觉差不多了,装模作样的捂着肚子,说道:“傻丰,我突然肚子疼,你快帮我揉揉!”

“哦,好!”沈丰立马跑了过去,伸手向着李樱兰的腹部摸去。

“难道是因为来月事了,所以不管我怎么问,嫂子都不说?”沈丰心想女人来月事,难免会肚子疼,碍于面子,她们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但是,李樱兰的手却放在了自己的腰间,慢慢地将裤子褪下,露出一抹白皙。

“不是吧,只不过是肚子疼,犯得着脱裤子吗?”沈丰满脸的狐疑,又忽然想到,嫂子不会是想做早上没做完的事吧?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