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天色阴沉沉的,李樱兰醒来时,发现被沈丰搂在怀里,自己枕在他的胳膊上,姿势亲密暧昧,如同两口子。

唯一不同的是,两人还没有发生过关系,即使李樱兰有心,但来大姨妈了,只能忍受。

她根本不想起床,非常迷恋这种被沈丰抱在怀中的感觉,格外踏实。

李樱兰虽然是寡妇,但结婚当天丈夫就去世了,从没被男人呵护过,看着沈丰的脸颊,忍不住心生干脆嫁给沈丰的想法。

别看沈丰是傻子,却比绝大多数男人靠谱,还不惜得罪冯八那帮混蛋,保护自己……

就在李樱兰胡思乱想时,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樱兰,你在家吗?我是你淑芬婶子。”

李樱兰猛地从床上坐起,像被捉歼似的,一边穿衣服,一边弄醒沈丰道:“傻丰,你快醒醒,找个地方躲躲,有人来了!”

沈丰迷迷糊糊地从美梦中醒来,听见有人来了,快速穿上衣服,左看右看,躲在了衣柜里。

李樱兰这才放心,平稳一下呼吸,装作刚睡醒的样子,去给刘淑芬开门。

刘淑芬走进院子,说道:“樱兰,我这衣服刚才干活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你心灵手巧,能帮我缝一下吗?”

说着她侧过身,只见花衬衣上有个十几厘米的大口子,一大片雪白的肌肤袒露。

“没问题,婶子你进屋吧。”李樱兰招呼道。

进屋后,刘淑芬脱掉花衬衣,只留下一件肉色罩罩,白花花的肌肤袒露,两座皑皑的雪山煞是撩人,根本包裹不住。

这一切,都被躲在衣柜里的沈丰看得清清楚楚,心中暗叹:淑芬婶子不愧是生过孩子的女人,资本傲人,怪不得与王校长有一腿。

李樱兰拿出针线,开始缝补,她有些心虚,不时偷偷地瞟向衣柜,生怕沈丰闹出动静。

“樱兰,这件衣服我挺喜欢的,要是扔了实在可惜,你给我补好看点!”刘淑芬叮嘱道。

这件花衬衣是王校长去市里开会,买来送给她的,今天特意拿出来穿,没想到刮破了,把她心疼的不得了。

“行,我一定给你补好看点!”李樱兰答应道。

“还是你心灵手巧,若是我,肯定补不好。”刘淑芬看了一会儿,忍不住夸赞几句,拿起扇子扇着风道:“早上太闷了,还热的难受,估计要下大雨。”

刘淑芬热的难受,扇着扇子还直冒汗,忍不住解开了胸前的罩罩,反正都是女人,也不怕看。

顿时,两个雪白的大馒头弹了出来,一抖一抖的。

沈丰透过衣柜的缝隙,看得口干舌燥,恨不得扑上去咬一口。

两个女人随便唠着家常,沈丰躲在衣柜里一句没听清,因为他的注意力全在两个深水炸弹似的波涛吸引了。

等李樱兰把衣服补好,刘淑芬穿上照照镜子,十分满意,笑呵呵的离开了。

“憋坏了吧,快出来!”李樱兰赶忙打开衣柜,只见沈丰热的满头大汗,有些心疼的帮他擦拭起来。

一来因为天气炎热,柜子里不透风更热,二来沈丰欣赏了半天香滟的风光,浑身热血沸腾。

在李樱兰家吃完早饭,沈丰赶回自己家中,因为前几天下雨,屋子有一些漏水,必须赶在今天下雨之前,将房顶补好。

方欣柔已经去学校上课了,沈丰找来土和水,开始忙活起来。

这时,陈洛萱穿着一件素雅的连衣裙,风情迷人的走进院子。

“支书姐姐,有什么事吗?”沈丰问道。

“昨天我来的时候,发现你家房子漏雨,现在马上就要下雨了,我来帮你补房顶。”陈洛萱好心的说道。

沈丰暗叹,还是支书姐姐负责任,处处都为了村民着想,只要她在,桃花村一定会富裕起来。

“谢谢支书姐姐,我正和泥准备补房顶呢!”沈丰笑呵呵地说道。

“你会补吗?”陈洛萱不信任的问道。

“我见过补房顶的,就是先用泥巴补上,再用塑料布盖上,就可以了。”沈丰大大咧咧的说道。

时间不大,沈丰和好了泥,单手提着一筐,扶着梯子,爬上了房顶,陈洛萱也跟了上去。

“支书姐姐,别弄脏你的衣服,赶紧下去吧!”沈丰劝道。

“我怕你抹的不严实,没过多久又漏雨了。”此时已经起了风,陈洛萱的头发四处飘散,裙摆飞舞,像是一棵风中摇曳的杨柳,风姿卓越,迷人万千。

“好吧,那你小心点!”沈丰嘱咐道,随后拿出工具,开始补房顶。

突然一阵狂风呼啸而至,陈洛萱的裙摆被吹风了起来,惊叫一声,立马蹲下,慌忙双手遮掩。

沈丰正埋头干活,眼神的余光隐约瞟见了一抹旖旎风光,可惜没看清楚,不过还是看见了白皙圆润的大腿,诱人很想摸几把。

这时,沈丰只觉得一滴雨水落在脸上,紧接着豆大的雨点劈里啪啦落下,又密又急,根本来不及躲闪。

“支书姐姐,你赶紧回屋躲雨吧!”沈丰喊道。

“没事,我帮你补好,再一起下去!”陈洛萱有自己的倔强,觉得不能半途而废。

沈丰也加快了速度,先在房顶裂缝的地方,涂抹了一层泥,陈洛萱帮忙拽着塑料布,他又在上门糊了一层,并用砖石压住。

忙完,两人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裙子紧贴在陈洛萱的娇躯上,浮凸有致的曲线一览无遗,沈丰大饱眼福。

“傻丰,你先下去。”由于是木梯子,用的年头长了,老旧不堪,陈洛萱生怕大风吹倒了,双手扶住梯子,避免摇晃。

沈丰也没推让,快速顺着梯子爬了下去,在底部扶住喊道:“支书姐姐,你也快下来吧!”

他抬头往上看着,本来啥歪想法都没有,却看到了陈洛萱的裙底风光,诱人狂喷鼻血,一窥究竟。

陈洛萱答应一声,转身往下爬,不过梯子沾满的雨水,比较湿滑。

爬到一半的时候,梯子在风雨中来回晃动,她的双腿有些发软,不小心蹬空,从梯子掉了下来。

“支书姐姐小心!”沈丰担心的大喊一声,慌忙张开了双手,准备接住。

陈洛萱是从上面掉下来的,正砸在沈丰的头上,裙摆整个将沈丰的脑袋包裹住了。

沈丰暂时看不清东西,慌忙双手上举,抓住了陈洛萱,入手一片弹软,好像是陈洛萱的翘臀,手感不是一般的美妙。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