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别动!”陈洛萱吓得花容失色,双手乱抓扶住了梯子,双腿本能的夹紧,束缚住了沈丰的脖子。

沈丰的视力也从短暂的黑暗中恢复,两条冰清玉洁的大腿在眼前乱混,不禁看的两眼发直。

而且还在亲密的摩擦,他忍不住激动起来,但脖子被死死夹住,顿时憋红了脸,险些喘不过气。

陈洛萱稳定心神,低头一看,发现自己骑在沈丰的脖子上,姿势不雅,脸上泛起一片迷人的红晕,娇羞的喊道:“你……你快把我放下,还有手别乱摸。”

沈丰虽然很想保持一会儿,但不得不蹲**,将陈洛萱放下。

陈洛萱双脚沾地,羞红着脸,飞快的跑进屋子。

沈丰随后进屋,只见陈洛萱裙子彻底湿透,紧紧地贴在身上,胸口愈发傲挺,粉色罩罩的轮廓也清晰可见。

他不由得想陈洛萱在温泉洗澡的画面,那两团圆润的饱满,至今记忆犹新,转念间他又想到了五仙印。

陈洛萱也是特殊体质,真是沈丰要找的真命之女,想要融合其中一道五仙印,必须要用脸接触她的胸。

这对沈丰来说,明显是耍流氓,但为了保住小命,一定要抓住和陈洛萱独处的机会,吸收元阴之气才行。

况且上次只是意外,以后这样的意外,几乎不可能发生了,如果想再次与她发生亲密接触,就需要自己制造机会。

沉思一会儿,沈丰眼睛一亮,想到了一个好方法,拿起一条毛巾道:“支书姐姐,你赶紧擦擦身子吧!”

陈洛萱红着脸接过,轻轻道了一句谢谢,在沈丰家衣服也没法脱,只能擦拭脸颊和胳膊。

沈丰悄悄调整好位置和角度,突然打了一个喷嚏,猛地低下头,脸颊正好扎在陈洛萱的胸口之间,仿佛磁铁相吸一般,一股强烈的吸力传来。

他心里嘀咕:支书姐姐,不能怪我,我也是被逼无奈。

“啊,你干什么?”陈洛萱的敏感部位受到侵犯,慌忙后退,却发现连带着沈丰一起拽了过来。

同时,沈丰感到阵阵元阴之气进入了眼睛,欣喜的念叨成功了,不枉我流氓一次!

“你快起来,你在干什么?”陈洛萱又羞又怒,两只秀拳对着沈丰后背一阵捶打。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被吸住了!”沈丰装傻道。

“那怎么办?”陈洛萱抓着沈丰的头想抬起来,却发现吸在了一块了,根本分不开。

“支书姐姐别着急,你还记得上次在温泉吗?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应该很快消失。”沈丰心想等吸收了元阴之气,吸力自然而然的会解除。

陈洛萱万般无奈,只能站在原地等着,但双手尴尬地不知放在何处,索性一咬牙,放在了沈丰背上。

另一方面,由于沈丰的呼吸,阵阵热气喷在了陈洛萱胸前,使得她全身有些**,呼吸变得急促。

大约五六分钟过后,吸力消失,两个人才分开。

“我再去别人家看看,有没有房屋漏雨的情况。”陈洛萱长出一口气,准备赶紧离开。

“还下着大雨呢,披雨衣吧!”沈丰找来小师姐的雨衣,给陈洛萱穿上,雨衣是不透明的,别人也看不出来她全身湿透的风光。

陈洛萱急匆匆的走了出去,沈丰立刻跟上,喊道:“支书姐姐,我陪你去。”

“你没有雨衣,不用去了。”

“没事,我体格强壮,不怕淋雨,还能帮你干活。”

陈洛萱见沈丰执意要跟随,觉得他也是一片好心,只好同意,但不忍看着他淋雨,撑起雨衣,将沈丰也挡在了下面。

两人就这样挤在了一起,肌肤想贴,沈丰还闻到了一股幽幽女人香,心里美滋滋的,跟着去帮忙,就当我占便宜的补偿了。

雨还在不断的下着,两人在村里转悠半天,将几户贫困户的房顶补好,然后陈洛萱带着沈丰来到了村委会。

“你赶紧擦擦,都湿透了。”陈洛萱递给沈丰一块毛巾,心疼的说道。

补村民的屋顶,沈丰卖了不少力气,让陈洛萱觉得还是傻子实在,不像正常人那么多花花肠子,那些人连个傻子都比不上。

这么一想,她也不在纠结被沈丰占了便宜,也没法怪一个傻子。

沈丰接过毛巾,顿时一股芳香入鼻,应该是陈洛萱经常用。

“我看你这么热心肠,喜欢帮助别人,不如我给你安排个工作吧!”陈洛萱起了恻隐之心道。

“什么工作啊?”沈丰好奇的问道,但转念一想,又补充道:“我笨手笨脚的,能做什么工作?”

“工作其实很简单,就是在村委会打杂工,一个月四百块钱,你干不干?平时没事的时候,你也可以在家里待着,只要随叫随到就行。”

陈洛萱觉得傻子能没有赚四百,补贴家用,已经很不错了。

“行,我回去跟小师姐说一声,明天就来上班!”沈丰高兴地答应,别看一个月四百块不多,但在这个小山村,已经算是一笔差不多的收入了。

特别是对于沈丰这样的贫困户,四百块钱足以让方欣柔的负担减轻一些。

“你先在这儿躲躲雨,等雨小了再走,我给你找个盆,你把衣服脱下来自己拧拧。”陈洛萱将脸盆放在沈丰身前,然后转向一边的墙壁,看起上边贴着的一些文件。

沈丰觉得陈洛萱一片好心,他也没必要扭捏,再说自己也应该装成傻子不懂羞臊,三下五除二脱下衣服,开始拧水。

片刻后,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咳嗽声,一个中年男子打着伞从窗前走过,正好看到沈丰身上只穿着一件四角裤。

“好啊傻丰,光天化日,你竟然和村支书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中年男子怪叫一声,随后推门走了进来。

陈洛萱下意识的转身看去,却看到沈丰身上仅有一条四角裤,又害羞地转回了头。

“别胡说,我只是衣服湿透了,脱下来拧拧水!”沈丰见来者是村子朱万财,快速地穿好衣服,反驳道。

“哼,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衣冠不整,能干出什么事?”朱万财鄙夷的冷哼道。

“朱万财,你拿不出证据,就不要胡说八道!”陈洛萱忍不住气呼呼的呵斥道。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