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幸亏我及时发现,不然你俩丢了贞洁,都不知道。”沈丰大吞口水,不敢再多看,慌忙关上门。

他深吸几口气,觉得迷魂香只是致人昏迷,不会造成伤害,也没叫醒二女,趁着还有理智,赶紧返回自己的屋子。

第二天,沈丰并没有跟小师姐和嫂子,提昨天晚上的事情,免得她俩担惊受怕。

吃完早饭,方欣柔去学校上课后没多久,木婉蓉来了。

“傻丰,搭建鸡舍的工人已经在路上了,你跟我去山上等着吧!”木婉蓉决定先盖养山鸡的鸡舍,再搞其它养殖。

沈丰答应一声,带上铁锹,走出家门。

来到后山的荒地,等了不到半个小时,一些工人乘坐着货车抵达,一群人开始忙活起来,干得热火朝天,沈丰跟着帮忙。

时间转眼到了下午,鸡舍已经完成了一大半。

沈丰惦记着卖蛇涎香的事,随便找了个借口,跟木婉蓉说了一声,火急火燎的朝山下走去。

半路上碰到了朱坡壮,两人互相看一眼,擦肩而过。

回到村里,沈丰直奔村委会,找到陈洛萱,急迫地问道:“支书姐姐,收药材的来了吗?”

“我正要去找你呢。”陈洛萱放下手中的文件,抱歉地说道:“刚才陈老打来电话,说突然接到一个急诊病人,要做手术,今天可能来不了了。”

听闻此言,沈丰像是被人浇了一盆冷水,顿时蔫了。

“买药材的人不来,今天卖不出,只能想其它办法凑钱了!”沈丰发愁想了想,决定去学校找小师姐要钱,能凑多少是多少。

来到学校,一阵朗朗的读书声传来,显然方欣柔正在上课。

沈丰不好意思打扰,只能等待,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摸摸裤兜正好有纸,火急火燎的冲进男教师厕所。

一阵释放之后,沈丰觉得舒坦不少,旁边的女教师厕所忽然响起脚步声。

他下意识的透过墙壁的砖缝看去,依稀认出隔壁的女老师,正是上次被刘竖勇偷看的朱小翠。

朱小翠长相平平,沈丰无暇偷看,正要起身,却听到朱小翠打电话的说话声。

“晚上我叫方欣柔去我家吃饭,趁机在她的酒里下药,等她昏迷,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沈丰听闻朱小翠居然在说小师姐,立马趴在墙上,仔细偷听起来。

“敢勾引刘竖勇,方欣柔,我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朱小翠臭骂一声,挂掉电话,放完水,走出厕所。

想不到朱小翠平日里人模狗样,背地里却这么阴险卑鄙,看来得提醒小师姐多多堤防!

沈丰心里暗骂,幸亏自己无意间听到了朱小翠打电话,否则小师姐被阴了都不知道,就是不清楚接电话的是哪个王八蛋。

又等了一会儿,他才离开厕所,等着方欣柔下课,把小师姐叫到教室外面,先说了要钱的事。

其实,李樱兰昨天晚上跟她提过被逼债,方欣柔也想帮忙,拿出一把钥匙,放在沈丰手里。

“这是家里抽屉钥匙,里面有六千多块钱,你拿给嫂子吧。”方欣柔叮嘱道。

“行,那我现在回去拿。”沈丰点头答应,又凑在方欣柔耳边,小声道:“晚上如果朱小翠请你吃饭,你千万别去!”

方欣柔并不明白沈丰这话是啥意思,随口附和道:“好,我知道了。”

沈丰刚走,朱小翠便找到了方欣柔,假惺惺的笑道:“方老师,我今天晚上过生日,隆重的邀请你去我家,希望方老师不要拒绝。”

“祝你生日快乐,我肯定去!”方欣柔点头答应,转眼把沈丰叮嘱的话抛之脑后。

“那我去通知其他老师,晚上见!”朱小翠的嘴角上扬,转身时脸上浮现奸计得逞的坏笑。

离开学校后,沈丰来到李樱兰家里,将买药材的人今天不能来的事,告诉了她。

李樱兰很是失望,无奈的唉声叹气道:“傻丰,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谢谢你和欣柔,剩下的钱我自己想办法。”

“你能借到钱吗?”沈丰担忧道。

“肯定能。”李樱兰本不想替父亲还钱,但要债的人找上门,她不还就得被逼卖身。

再者,她的心肠比较软,温柔贤惠,狠不下心对父亲不闻不问,决定再帮父亲最后一次,若再有赌债,坚决不管了。

“行吧,我先回家拿钱,你借不到,我们再想办法。”沈丰没钱,也只能如此安慰。

沈丰拿上钱,用一张报纸包裹起来,再次返回李樱兰家,一直等到晚上,李樱兰才一脸疲惫沮丧地回来。

“怎么样嫂子,借到钱了吗?”沈丰关心的问道。

李樱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原本以为我男人的三叔家大业大,会借钱救急,但听说我是为了给父亲还赌债,一分钱都不借,其他亲戚也是如此。”

她找的都是丈夫那边的亲属,但她丈夫和公公早已去世,平时亲戚都不会管她,又怎么会借给她好几万块钱呢。

“这是小师姐让我给你的,你先收下,我们再想办法凑。”沈丰安慰道,心里哀叹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又何况是女人。

李樱兰感动的热泪盈眶,正要抱住沈丰大哭一场,门外却响起张大明和赵七的声音,吓得她慌忙把钱藏了起来。

“李樱兰,钱准备好了吗?”赵七大摇大摆的走进院子,气势汹汹的喊道。

“我……我筹钱了,但是还没凑齐。”李樱兰心虚担惊的回答道。

“没凑够?”赵七怒目而视道:“既然没凑够,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只能把你送到窑子里,卖身还钱!”

“看七哥多照顾你,这种既可以让自己舒服,又能挣钱,何乐而不为呢?”一旁的张大明猥琐的大笑,心里琢磨,把李樱兰送到窑子里之前,自己得先尝尝,否则太可惜了。

李樱兰吓得花容失色,潸然泪下道:“求七哥再宽限几天,我一定想办法凑齐,保证一分不差!”

“别废话,老子可没时间等,跟我走吧!”赵七很是不耐烦,迈步上前,准备强行将李樱兰带走。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今天有我在,休想动嫂子一根头发!”沈丰气的够呛,急忙将李樱兰护在身后。

“麻的,你个傻子也敢多管闲事!”赵七怒声咒骂,但昨晚被沈丰三拳大吐血,心里有些忌惮,悄声对身边的张大明吩咐道:“我转移傻子的注意力,你趁他不注意,挟持李樱兰。”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