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长福昨晚醒来后,发现钳子不见了,肯定是被沈丰拿走了,只要在他家扎到钳子,就能证明沈丰打过自己。

“什么钳子,我怎么不记得?”沈丰皱眉装傻道。

“是你亲自从我手里抢走的,别想狡辩,肯定被你藏起来了,不信我们可以去你家找!”李长福喝道。

沈丰恍然大悟道:“我想起来了,你拿钳子把鸡舍的铁丝网剪坏了,不信大家可以去鸡舍看看!”

“你放屁!”李长福气急败坏的骂道:“我还没来得及剪,就被你给打倒了……”

此话一出口,李长福猛然意识到说漏了嘴,急忙补救道:“不对,我压根没剪,我没有破坏鸡舍!”

“不要解释了,自己都说漏嘴了!”陈洛萱抱着胳膊,冷冰冰的道:“肯定是你昨晚破坏鸡舍,被傻丰撞见,才把你打了,你还恶人先告状,真当我们好糊弄吗?”

朱万财脸色铁青,破坏鸡舍的事情败露,还有不少人在场,再想以此为借口,要求沈丰赔偿,讹诈草药已经不可能了。

“你个败类!”朱万财气得咬牙,抬腿照着李长福踹了一脚!

“哎呦!”李长福侧身摔倒,疼得骨头都裂开了一般,眼角渗出泪水。

“坡壮,赶紧把他抬走,真是丢人现眼!”朱万财一声怒喝,气呼呼的返回办公室。

“真是无耻,试图破坏鸡舍养殖场,还有脸跑去学校找我索要赔偿,被打死也是活该!”真相大白,差点又冤枉沈丰,方欣柔气呼呼的啐骂。

看着李长福连路都走不了,被抬走,她又觉得很是解气。

“简直是村里的败类,活该落得如此下场!”李长福是朱万财的狗腿子,反而被朱万财打了,陈洛萱一阵幸灾乐祸。

沈丰更是觉得好笑,再次整治了李长福,估计他以后也不敢在找自己的麻烦了。

因为方欣柔还要上课,她交待几句,匆匆返回学校。

快到中午时,沈丰正在村委会大院乘凉,忽听一阵汽车的引擎声和鸣笛声响起。

陈洛萱快步走出办公室,向门外看了一眼,欣喜道:“傻丰,陈老来了,跟我去看看!”

沈丰急忙跟上,只见两辆黑色越野车停在了村委会门口,几乎把路面完全占据。

旁边还跟着不少村民小孩围观,因为很少有这么好的车,来桃花村,一些孩子根本没见过。

前面的车门打开,一位头发花白,精神烁烁,身穿灰色中山装的老者走了下来。

陈洛萱满面笑容的迎了上去,握手寒暄道:“陈老,辛苦您了,还麻烦您大老远跑一趟。”

“为了罕见的草药,再远我也乐意去。”陈老爽朗的笑道。

紧接着,一位年轻男子从后面的越野车跳了下来,穿着米黄色西服,风度翩翩,带着几分富家子弟的傲气。

“洛萱,你终于找到你了,知道这些天我有多想你吗?”年轻男子直奔陈洛萱,满脸的欣喜激动,不顾外人在场,急切的表达思念之情。

“白弘业,你怎么来了?”陈洛萱柳眉一皱,态度变得冷淡。

“因为我太想你了!”白弘业想拉陈洛萱的手,却被陈洛萱避开了,他多少有些尴尬,继续说道:“你怎么能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太委屈你了,跟我回去吧!”

“这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陈洛萱冷哼一声,转身对陈老介绍道:“他就是卖药的人,名叫沈丰!”

陈老上下打量沈丰几眼,主动握手道:“小伙子,你能采到蛇涎香这种罕见珍贵的药材,真是好运气!”

“嘿嘿,我也是赶巧了。”沈丰憨笑道。

“这个人怎么傻里傻气的,该不会是个傻子吧?”一旁的白弘业嘲弄道。

“白弘业,你能不能尊重一下别人,沈丰虽然傻,但是人家心地善良。”陈洛萱气呼呼的道。

“我还真没看走眼,果然是个傻子!”白弘业哈哈大笑道。

白弘业显然是陈洛萱的追求者,沈丰在旁边看的一清二白,他虽然是高富帅,却是一脸的高傲,看不起穷人。

“支书姐姐,这个人怎么穿这种颜色的衣服,像一坨屎似的?”沈丰装傻问道,纯属侮辱白弘业。

这话顿时把陈洛萱逗笑了,陈老也强忍住了笑意。

“你个山村土包子,根本不懂得时尚,本少爷懒得跟你计较!”白弘业很是生气,若别人敢这么羞辱他,早一个大耳光抽过去了。

但对方是傻子,跟傻子计较,他觉得有失身份,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事不宜迟,我们先去看看那株蛇涎香吧!”陈老提议道,顺便缓解气氛。

“好!”陈洛萱点头答应,让沈丰在前方带路,她陪着陈老在后面跟随。

“什么味儿啊,真难闻,是人住的地方吗?”半路上,白弘业忽然闻到一股恶臭,眉头不由得皱成了川字。

“米田共!”沈丰头也不会的答道。

“什么意思?”白弘业面露不解,看向陈洛萱,想让她解释一下。

沈丰哄笑道:“就是大粪,是从化粪池里飘出来的,听说城里人见多识广,你怎么连大粪都闻不出来?”

陈洛萱忍不住噗嗤笑了出声,觉得沈丰真是傻的可爱。

“闭嘴,你个傻子也就配闻大粪味!”白弘业的脸色瞬间阴沉,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把沈丰的嘴巴撕烂,连续两次羞辱自己,真是该死。

陈洛萱不悦道:“白弘业,你怎么说话呢,别把你大少爷的臭脾气带到这,没人让你来。”

“洛萱,我还不是为了你嘛!”白弘业不想在这种肮脏的地方多待一秒,但是为了追求陈洛萱,只能咬牙跟上。

“是啊洛萱,弘业听闻你的下落后,恨不得肋生双翅赶来,看在他一片真心的份上,你也别生气。”陈老打圆场讲情道。

别看陈老也姓陈,却不是陈洛萱的亲戚,不过跟她爷爷的交情莫逆,看在陈老的面子上,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嫂子,快把草药拿出来,买药的人来了!”走进自家的院子,沈丰咋咋呼呼的喊道,他安排李樱兰在家看着蛇涎香,以防被老刘头那种心怀不轨的人偷走。

李樱兰急忙将蛇涎香拿了出来,又搬出几个马扎,示意众人坐下。

陈老有些激动的接过蛇涎香,从口袋里拿出一面放大镜,仔细观察起来。

白弘业满脸的嫌弃,拿出卫生纸,在马扎上擦了半天,才不情愿地坐下。

“果然是蛇涎香,小伙子你真是幸运!”陈老看了一会儿,欣喜的笑道。

沈丰摸着后脑勺,憨笑道:“嘿嘿,你看能卖多少钱?”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