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间,六七个混混全部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发出阵阵哀嚎,还能站着的只剩下了躲在角落里的冯八。

“真没用,一群废物点心!”赵七也从眩晕中清醒了一些,咒骂道:“赶紧通知夜总会的兄弟,快点叫人!”

“傻丰,我们赶紧跑吧,等他们叫的人来,就麻烦了!”李樱兰急促的提醒道。

沈丰点了点头,拉起李樱兰,踹开房门,跑了出去。

“别想跑!”赵七晃晃悠悠的站起身,冯八赶紧上前搀扶,一起追了出来。

“站住,敢跑打断你们的狗腿!”守门的两个青年听到了包厢的打斗声,忽然看见沈丰冲了出来,立刻横身阻拦。

“砰、砰!”沈丰二话不说,连续挥出两拳,直接将两个看门狗打翻在地。

而后,他拉着李樱兰,向着大门口跑去。

因为是午后,夜总会没几个客人,显得冷冷清清,除了包厢的混混外,其他的混混都没上班,所以没什么人阻拦。

“哎呀!”因为跑得太着急,李樱兰忽然一个踉跄,疼的皱眉道:“我脚崴了!”

“来人啊,快追,别让他们跑了……”此时,身后传来赵七和冯八的怒喝。

沈丰急忙将李樱兰背了起来,无暇去感受背部的两团柔软,用百米冲刺的速度,一阵风般跑出夜总会。

出了门,他小心的将李樱兰放在车斗里,骑上电动三轮车,火速离开。

直到跑出镇子,沈丰见没人追来,才放下心,回头问道:“嫂子,你怎么样?”

“我没事!”李樱兰想起在包厢的场景,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嫂子,你别怕,已经没事了,只要有我在,哪怕豁出命去也会保护你。”沈丰安慰道。

李樱兰既感激又感动,心里满满的欣慰,觉得沈丰是这辈子对自己最好的人。

此时啤酒的酒劲儿上头,她借着这股冲动,再加上心中对沈丰的好感,突然从车斗翻了过来,坐在驾驶位,死死地抱住了沈丰。

“嫂子,你这是干嘛,我在开车!”沈丰受到影响,双手差点控制不住车把,急忙点踩刹车,放缓速度。

李樱兰却没有松手,俏脸一阵嫣红,把头靠在沈丰的肩膀,心生无比的安全感。

“你还敢翻栏杆,脚不疼了吗?”沈丰关心道。

听闻此言,李樱兰这才想起来崴脚的疼痛,刚才太过激动,居然忽略了,幸亏没有用太大劲,否则骨头错位,就麻烦了。

“等到了家里,我给你按一按吧!”沈丰又关心道,李樱兰如同乖巧的小媳妇般点了点头。

快进村时,李樱兰才松开沈丰,不过依然坐在旁边,村里人爱说什么说什么去吧,反正自己的名声本来就不好。

回到家里,时间接近五点,沈丰小心的把李樱兰背到床上,而后拉把椅子坐在旁边,脱掉她的鞋袜。

一只小巧玲珑的玉足,顿时呈现在眼前,足弓的弧度优美,脚趾错落分明,只不过脚踝处大面积红肿,让人心疼。

“嫂子,我要按摩了!”沈丰交代一句,伸出手,抓住了李樱兰的玉足。

李樱兰疼的皱眉,下意识的收缩,但随后脚踝处传来的温热感,竟然让她有种舒服的感觉,忍不住发出一声嘤咛。

“这可是师父亲自传给我的,治疗扭伤,几分钟就好!”沈丰十分小心,动作轻柔,生怕弄疼李樱兰。

由于李樱兰穿的是裙子,再加上一条腿被沈丰抬起,裙下风光难免暴露。

沈丰透过缝隙,白皙圆润的大腿清晰可见,还隐约偏见了一抹粉色,不由得大吞口水。

不过给嫂子揉脚要紧,他尽量克制不去乱看,忽感想起五仙印治病的能力,尝试着运转催动。

渐渐地,沈丰感觉跟之前不同,并没有吸收到什么,反而其中一道五仙印的能量气流,顺着臂膀掌心,缓缓输送到了李樱兰受伤的脚踝处。

李樱兰则是感觉越来越舒服,干脆躺在床上,闭眼享受起来,情不自禁地发出腻腻的娇吟。她打定主意,想用身体报答沈丰,所以没有刻意压制。

声音落在沈丰耳朵里,如百爪挠心的般心痒难耐,暗自嘀咕:嫂子拜托你别叫了,我还是货真价实的童男子,哪受得了。

他的目光也不受控制的瞟向李樱兰的裙下,结果就是导致他体内的火焰熊燃,血管贲张,有种扑上去的冲动。

“嫂子,你站起来试试,还疼不疼?”按摩了三分钟,沈丰实在受不了,松开手道,否则真把持不住了。

“这么快?”李樱兰恋恋不舍,暗骂沈丰真是傻蛋,我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还无动于衷,非让我更主动点嘛!

想到这,她的俏脸如晚霞般羞红迷人,起不情愿的坐起,被沈丰搀扶着下床。

李樱兰尝试着挪动几脚,却觉得脚踝处居然没有丁点的疼痛,低头看去,红肿也消失了,又惊又喜道:“傻丰,没想到你的按摩手法这么好,比专业医生都强。”

“我没骗你吧,治疗扭伤小意思!”沈丰高兴的笑道。

“真是神奇!”李樱兰啧啧称奇,但是也没有心思深想沈丰为什么这么厉害,因为体内一直有一股冲动。

现在脚伤没事了,她的冲动更加强烈,主动扑向沈丰,一起倒在了床上。她想着今天就把身体交给沈丰,免得被赵七那群混蛋糟蹋了。

沈丰被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双手下意识地放在李樱兰的胸口,顿感绵软酥弹。

紧接着,一股吸力出现,李樱兰体内的元阴之气不断涌入沈丰体内。

感受到胸口的刺激,李樱兰的俏脸娇滟欲滴,眼神像是一汪动情的春水,表情妩媚,张开樱桃红唇,向着沈丰的嘴巴吻去。

沈丰下意识的迎合,刹那间两条舌头缠绕在了一起,妙不可言的感觉比蜂蜜还香甜,让他欲罢不能。

他的心神一阵剧烈的激荡,心想豁出去了,反正是嫂子主动的,即使我顺手推舟,做出男女之间的事情,事后嫂子也不会怪我。

想到这,沈丰变被动为主动,将李樱兰压在了身下……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