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弘业一脸愤愤不平,走进村里一栋二层小楼,村子朱万财听见脚步声,急忙迎了出来。

这座小楼是朱万财给儿子朱有福盖的,由于朱有福常年在外地,所以一直闲置,正好用来接待白弘业。

“朱村长,你们村的那个傻子到底什么来历?”今天来桃花村,白弘业就看沈丰不顺眼,坐下后怒气冲冲的问道。

“他就是一个傻子,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但最近村子里传言,说他和小陈支书的关系不清不楚,有人还撞见过他俩做见不得人的事情!”朱万财搬弄是非道。

“混蛋,以为是个傻子,就能乱来嘛,看我怎么教训他!”白弘业最听不得有人对陈洛萱不轨,而且还是傻子,气的火冒三丈,怒拍桌子。

“对,就该教训他,敢对小陈支书不敬,弄死他都不冤!”朱万财连忙煽风点火,打起利用白弘业报复沈丰的鬼主意。

村委会宿舍,沈丰正美滋滋的享受着美女的胸怀,忽感吸力消失,这令他恋恋不舍,并没有动。

“怎么还不醒啊?”陈洛萱被压的有些喘不过气,又推了下沈丰,惊喜的发现把沈丰的脑袋抬了起来,跟自己的胸分开了。

她连忙站起,将沈丰的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用尽力气,扶起沈丰,挪向床边,免得在地上着凉。

若沈丰不暗自用力,以陈洛萱的体力,根本弄不动沈丰。

走到床边,陈洛萱累的直喘粗气,也没了多少力气。让沈丰躺下时,她忽感肩膀一沉,沈丰忽然变重,连带着倒在了床上。

沈丰顿感胸口处陈洛萱的温热呼吸,以及腹部两团柔软的挤压,血管再次贲张。

陈洛萱慌忙挪开沈丰的胳膊,站起身躯,擦了擦额头的香汗,对着沈丰比划个白皙的粉拳。

“真是可恶,不知道被你占过多少便宜了,若你不傻,我非把你打成猪头不可。”她也就是抱怨抱怨,并没有真打。

沈丰听的清清楚楚,觉得平时女强人般的陈洛萱,还有如此可爱的一面,差点笑出声。

他又装了一会儿傻,忽然想起陈洛萱还没有吃晚饭,故作苏醒的样子,睁开眼睛,迷迷糊糊道:“我这是怎么了?”

“傻丰,你终于醒啦,刚才你晕倒,怎么叫都叫不醒,吓死我了。”陈洛萱转忧为喜,长长松了一口气。

沈丰坐起身,晃晃脑袋道:“我不怎么晕了,支书姐姐你快吃饭吧,待会儿凉了。”

陈洛萱不由得心生暖意,心想傻丰还挺会关心人,嘴上道:“我吃饭不着急,你的伤势要紧,我带你去找医生看看吧。”

“我真的没事了。”沈丰赶忙站起,为了证明没事,还趴在地上做了几个俯卧撑,这倒是比较符合傻子的行事风格。

“没事就好,那我吃饭啦。”陈洛萱被逗得噗嗤娇笑起来,宛如盛开的娇滟玫瑰,沈丰不禁看呆了。

等陈洛萱吃完饭,沈丰才回家……

第二天上午,木婉蓉前来找沈丰,说明来意道:“今天养殖场正式开始收山鸡,事情会比较多,你能去帮忙吗?”

“能!”沈丰笑着答应,毕竟他家也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相当于给自己干活。

“我在家里没什么事,也跟着去吧。”李樱兰主动说道。

“行,养殖场还缺个记账的,你帮忙记账吧,我每月给你开工资。”养殖场刚开业,正缺人手,木婉蓉真诚的邀请道。

三人边说边出门,来到后山脚下的鸡舍,沈丰看到几个工人正在忙活搭建一座房子,旁边还拴着一条牧羊犬。

“这是在盖什么啊?”沈丰装傻问道。

“简易房,养殖场弄起来,没人看着可不行,我想让你帮忙看守,那条狗也是我特意买来看门的。”木婉蓉解释道。

“行,包在我身上了!”沈丰拍拍胸口,答应道。

李樱兰闻言眼前一亮,心想自己的月事正好过去了,晚上可以来这里找沈丰,肯定会比家里方便。

陆续有村民来卖山鸡,木婉蓉打算将死的运到镇上的饭店,活的养在鸡舍。

李樱兰开始记账,沈则则帮忙给死鸡称重,或是负责把活鸡抓到鸡舍。

三人忙碌了整整一上午,收购了十几只山鸡。

时间临近中午时,山下忽然出现一群人,手里拿着砍刀和木棍,隐约可见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沈丰定睛打量,足有二十多号人,为首的正是冯八和赵七,他心里暗骂果然来报仇了。

这时,木婉蓉和李樱兰也发现了来人,不禁皱起眉头。

“傻子,你他娘的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老子今天要带兄弟们砍死你,让你知道招惹黑龙帮的下场!”刚靠近鸡舍,头上包扎着纱布的赵七,便怒不可遏的咒骂起来。

木婉蓉不悦道:“你们这是做什么?我认识县城金沙帮的人,看在金沙帮的面子上,不管有什么恩怨,咱们都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

“呦,原来是木老板啊!”赵七皮笑肉不笑的讥讽道:“你不就是原来金沙帮老大养的情人嘛,现在那个死鬼都变成白骨了,还搬出来吓唬谁呢?你敢阻拦,老子连你一起弄。”

沈丰这才知道,木婉蓉是金沙帮老大的女人,而且金沙帮老大已经去世了。

“真是红颜祸水,是不是寂寞难耐,勾搭上傻子了?”冯八猥琐的嘲弄道:“要不要兄弟们帮帮你,晚上轮番伺候,包你爽上天!”

跟随而来的一众混混也猥琐的大笑起来,议论纷纷,说着各种污言秽语。

木婉蓉气的俏脸泛红,胸口上下起伏,反而令这些混混更加垂涎三尺。

“傻丰,你快跑!”面对如此多的混混,李樱兰害怕又担忧,悄悄的催促道。

沈丰觉得不能吃眼前亏,答应了一声,转身往山里跑去,并挑衅的喊道:“一帮孙子,有本事来追爷爷啊!”

“别让他跑了,分成四五个人一组,从不同方向包抄!”赵七一声令下,那些混混自行分组,随后紧追不舍。

沈丰并没有害怕,故意保持着不紧不慢的速度,让那些混混能看到,一时半会儿却追不到。

渐渐地,那些追来的混混变得分散,沈丰正好躲藏起来,伺机将他们逐个击破,这也是他想到的应对之策,既然敢来,就不能放他们轻易离开。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