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是第一次,李樱兰的手指有些颤抖,动作也不是那么利索,好不容易才将沈丰的裤子扒下。

就在这时,沈丰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和说话声,暗叫不妙,有人来了,怎么大晚上还有人?

沈丰已经吸收完元阴之气,双手可以自由活动了,猛地翻身,抱着李樱兰,滚向一边的草丛。

李樱兰被吓了一跳,想要呼喊,却被沈丰吻住了嘴。

好在刚才李樱兰想着体会做女人,太害羞,把手电筒给关了,有些掩耳盗铃,以为看到,就会减少羞耻之心。

时间不大,沈丰发现三道人影走了过来,都赤露着身体,关键位置被一些大树叶遮盖,活像未开化道野人。

这三个家伙正是在中午在山上,被沈丰打晕脱掉衣服的其中一队人。醒来之后,发现光着身子,衣服不知道被扔哪去了,只好等天黑,好趁着夜色下山。

“麻的,那个傻子居然拔掉了咱们的衣服,弄的老子没脸见人,等我再遇到他,一定要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否则难解心头之恨!”

“对,一定要让他不得好死,回头联系更多的兄弟,报仇雪恨,让他知道得罪咱们黑虎帮,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三人骂骂咧咧,从沈丰所在附近的小路经过,渐行渐远。

“你真得脱了他们的衣服,这招太损了,怎么想出来的?”等三个混混走远后,李樱兰小声的笑道。

“嫂子,我还不会脱女人的衣服,你要不要让我练练,等我碰上坏女人,也把她的衣服**!”沈丰装傻挑逗道。

“你……你真流氓,什么时候学坏的,大坏蛋!”李樱兰娇嗔一声,伸手向着沈丰的胸口打了一拳。

沈丰觉得不疼不痒,反而很享受这种打情骂俏的感觉,撇嘴道:“有坏男人就有坏女人,你不让我练练,我以后遇到危险了怎么办?”

李樱兰觉得又气又笑,“真是傻的可爱,但你不能随便脱女人的衣服,改天我让你联系,现在赶紧回家拿蜡烛,不能让你小师姐久等了。”

被三个混混打断,李樱兰的情愫退却,想起方欣柔还等着他俩回去呢,耽误的时间长了,不知如何解释。

“对,差点儿把这事儿忘记了!”沈丰赶紧爬起,打掉身上的土。

等两人拿着蜡烛,返回鸡舍,方欣柔已经把床铺好,还搭了一个蚊帐,免得山里蚊子多,咬坏了沈丰。

“小丰,你一个人在这里可以吗?”方欣柔还是有些不放心,感觉沈丰虽然胆子大,但是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在外面睡,她难免担忧。

“没事的,有大黄陪我!”沈丰笑着说道。

方欣柔和李樱兰又轮番叮嘱几句,这才结伴离开。

沈丰还不困,蹲在门外,逗弄起牧羊犬,培养培养感情,直到有了困意,才回到简易房,懒洋洋的躺在床上。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忽然传来的一阵狗吠,惊醒了正在熟睡的沈丰,他立马翻身下床,向外面看去。

沈丰的视力已经远超常人,发现黑暗中有一个胖乎乎的身影,鬼鬼祟祟的靠近鸡舍。

“麻的,还真有人敢来捣鬼!”他暗骂一句,悄悄走了出去。

走近后,沈丰认出了来人居然是村里的治安员朱坡壮,他正站在鸡舍外,手里拿着一个塑料瓶子,不知道搞什么破坏。

沈丰转念有了主意,两步跑到树下,解开了牧羊犬的链子。

牧羊犬立刻扑向了朱坡壮,但沈丰怕咬伤人,一直在身后拽着链子。

汪汪汪!朱坡壮刚拧开塑料瓶,还没来得及撕开封条,忽感狗叫声越来越近,下意识的回头,发现牧羊犬已扑到了近前。

“哎呦,我的妈!”朱坡壮吓了一跳,转身就跑,但还是晚了些,被牧羊犬咬在了屁股上,慌不择路的逃之夭夭。

牧羊犬还想追,但是被沈丰拽住了,他捡起掉在地上的塑料瓶,只见上面写着百草枯三个大字,大骂道:

“奶奶的,居然想投毒害死刚收来的山鸡,幸亏被我发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朱坡壮累的气喘吁吁,才停了下,确认身后没有狗追来,靠在了一棵树旁。

他赶紧摸了摸屁股,发现只是裤子被咬破了,暗叹幸亏自己反应快,不然就惨了。

“麻的,失败了,不知道村长会怎么骂我?”朱坡壮叹了口气,“不行,先回家换个裤子,再想更好的办法回来搞破坏,否则没法向村长交差!”

木婉蓉开养殖场,朱万财没捞到任何好处,极其不甘心,所以派朱坡壮来鸡舍投毒,目的就是将木婉蓉收的山鸡全部毒死,让她蒙受损失。

“首先得把狗弄死,否则我根本不好下手,对,就这么干!”朱坡壮自言自语地打定主意,往家里走去。

沈丰找了一个地方,将百草枯处理掉,又摸黑走到小溪边洗干净手,才回到鸡舍,但还是不放心,他不可能不睡觉,整夜守护。

“为了以防万一,我应该采取一些措施。”沈丰弄了一些藤蔓,拧成绳子,在鸡舍旁附近,利用树木,设置了几个陷阱。

只要有人踩上去,就会被瞬间捆住脚,吊起来。

等沈丰设置好,忽然听到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他赶紧躲在旁边的一棵大树后,定睛打量,冷笑道:“又是朱坡壮,你竟敢还来。”

朱坡壮手里拿着一个夹肉道馒头,左看右看,鬼鬼祟祟地靠近鸡舍,牧羊犬早有警觉,一直在叫唤。

“狗东西,别他麻的叫了,一会儿有你好受的!”朱坡壮小声咒骂,警惕道看向简易房,生怕再惊动沈丰。

他第一次来,若没有沈丰,早成功了,琢磨着弄死狗之后,也不能放过沈丰。

朱坡壮正琢磨着,忽感脚踝被什么东西套住了,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力道袭来,他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便被吊了起来。

“救命,救命啊!”朱坡壮大头朝下,一阵眼晕,惊慌的呼喊道。

鸡舍里的山鸡发出一阵咯咯的叫声,仿佛是在嘲笑一般。

“你头肥猪,还敢打山鸡的主意,看我不打死你!”沈丰从树后走出来,气呼呼的骂道。

“我告诉你傻子,今天晚上我要把山鸡全部弄死,你也不会轻饶!”朱坡壮暴跳如雷道,一阵剧烈挣扎。

“你都这样了,还嘴硬,真是欠打!”沈丰怒吼一声,挥拳朝朱坡壮的肚子打去,就当打沙袋了。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