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沈丰拳拳到肉,打得朱坡壮惨叫连连,剧烈的挣扎,晚上吃的饭也全吐出来了。

由于朱坡壮身材肥胖,藤蔓又不结实,承受不住断裂,他大头朝下,扑通一声,掉在地上,摔的七荤八素,狼狈不堪。

“再敢来搞破坏,就打死你喂狗!”沈丰觉得还不解气,又踢了几脚。

朱坡壮如皮球般满地乱滚,弄的晕头转向,灰头土脸。

“汪汪汪汪!”牧羊犬呲牙咧嘴的发出一阵犬吠,挣动着铁链子,想扑上来。

“麻的,敢打我,傻子你给我等着!”朱坡壮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心中暗骂不已,连滚带爬的逃之夭夭,如同丧家之犬,惹的沈丰哈哈大笑……

第二天早上,沈丰回家吃饭,经过一栋二层小洋楼时,看见一个打扮花枝招展的女子走了出来。

这栋小洋楼正是村长朱万财给儿子盖的,白弘业暂时住在这。

沈丰很是好奇,定睛一看,认出这个女子名叫马千娇。她约莫二十七八岁,看起来有几分姿色,但在村里名声不好。

马千娇是五年前从外地嫁到桃花村的,老公是朱万财的亲戚,以前还是个小包工头,在村子里算比较有钱。

只不过,她老公在一次施工中意外坠楼,摔断双腿,变成了残疾。

自家男人残疾以后,马千娇得不到满足,渐渐变得开放,传言她没少背地里偷汉子,也不知是真是假。

“这娘们不会昨晚跟白弘业睡一起了吧?”沈丰嘀咕,在后面跟了一会儿,发现马千娇没有回自己家,而是走进了朱万财家里。

“又不关我的事,还是回家吃饭吧,饿死了!”沈丰摸了摸肚子,继续朝家走去。

早饭过后,方欣柔照常去学校上课,李樱兰前往养殖场,走之前叮嘱沈丰老实待在家里,不能乱跑。

“哪儿都不让去,真无聊!”沈丰搬出一把躺椅,趁着阳光还不是那么强烈,在院子里晒起太阳。

就在沈丰昏昏欲睡之时,忽然一阵叫骂声和踹门声响起,他顿时警醒,抬头看去。

只见院门被踹坏了,张大明带着十几个人走了进来,正是昨天在山上被沈丰教训的黑虎帮混混。

“你个杀千刀的傻子,害死八哥,今天我们要为八哥报仇!”

“居然把我们打晕,脱掉衣服扔在山上,加上八哥的仇,我们要你不得好死!”

“对,杀了他,弄死他,扒皮抽筋,千刀万剐……”这群混混来势汹汹,七嘴八舌的跳着脚咒骂,场面混乱。

沈丰从这些人的话中得知一个消息,那就是冯八死了,暗骂活该,自作孽不可活。

昨天冯八中了蛇毒,从山上背下来已经奄奄一息,又因为桃花村离镇上有些远,等开车把他送到镇医院,便断气了。

“都闭嘴,比老鸹还烦人,冯八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他是被毒蛇咬死的!”沈丰大吼一声,把所有人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不管怎么说,八哥的死都因你而起,你是罪魁祸首,兄弟们一起上,先把他打个半死!”张大明有人撑腰,气焰也变得嚣张。

十几个混混一拥而上,将沈丰团团包围在当中。

“不要以为你们人多,就欺负我,我不怕你们!”沈丰浑然不惧,拉开打架的姿势。

“傻子,我劝你赶紧跪下求饶,把皇家大补汤的偏方交出来,我可以考虑让你少吃点苦头。”张大明冷笑道。

他此行除了报仇雪恨之外,还有另一个目地,索要皇家大补汤的配方。

自从大概一周前,被沈丰打过后,张大明便一直不举,四处求医花了不少钱,却丝毫没有见效。

他偶然听说王校长服用过沈丰师父留下的皇家大补汤,重振男人雄风,趁着人多势众来抢夺。

随而来的这些混混,昨晚住在了张大明家里,发现竟然也全部变得不举了,听说沈丰手里有偏方能治愈,哪有不来抢夺的道理。

“什么偏方,我不记得。”沈丰摇头道,暗骂一群混蛋,就算有也不会给你们。

“麻的,这傻子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一起上,打死他!”

这些混混昨天被戏弄,又变成了不举,憋着一肚子气,摩拳擦掌从四面八方打向沈丰。

沈丰也没必要客气,好似蛮牛般冲进人群,双臂抡开,用足力气,一顿猛打,他出招看似毫无章法,实则全是一击伤人的狠招。

随着惨叫声,不断有人横飞出去,摔倒在地,没人能承受沈丰第二拳。

在众人的围攻下,沈丰也挨了几下,但根本没什么受伤。但这些混混却倒了霉,短短三四分钟内,全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满院都是痛苦的哀嚎声。

张大明也在其中,被沈丰一拳打断了鼻梁骨,鲜血顺着鼻子汩汩流淌,疼得眼泪花直冒。

见来的所有人都被打趴下了,一时半会儿爬不起来,沈丰将张大明拖到旁边,当肉垫般一屁股坐在了他身上。

“哎呦!”张大明一声惨叫,粪便差点被坐出来,他也彻底认清了沈丰的厉害,比前几天更猛了,敢怒不敢言。

“我想起来了,家里还有大补汤,但我们家大门被弄坏了,你们得赔偿!”沈丰转念计上心头,打了还不出气,必须再戏耍他们一顿,高声喊道。

“怎么赔?”一个瘦弱的混混问道。

“院门是我师父留下的遗物,非常珍贵,少说也得赔三千块钱!”沈丰气呼呼的道。

“三千,你也太黑了,这是敲诈勒索,傻子也学会讹人了!”众混混虽然亲身体会过沈丰的厉害,但觉得是傻子没什么好怕的,不禁怒骂起来。

沈丰把眼一瞪,恼怒道:“谁敢再骂我一句,这辈子都别想喝大补汤,等着当电视上演的公公吧!”

这话立刻奏效,没有哪个男人想当太监,否则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众人不甘心的闭上了嘴巴,心里琢磨等拿到药,再狠狠教训这个傻子。

沈丰见震慑住了这些人,又补充道:“还有赶紧赔偿大门钱,否则一样没药喝!”

为了能治好病,众人只好暂时忍气吞声,凑了一下,将三千块钱交给了沈丰。

沈丰数了数,一分不差,笑呵呵的收起来,进屋现酿了一瓶皇家大补汤。

时间不大,见沈丰拿着一个塑料瓶走了出来,众人看着里面红黄相间的液体,都露出渴望的目光。

“我只找到一瓶,你们谁抢到,就是谁的!”沈丰暗自坏笑,随手将药水扔进人群当中,准备等着看狗咬狗的好戏。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