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大军连连进攻,沈丰却只能被动防守,白弘业的心里好受一些,狞笑道:“给我狠狠打,将他全身的骨头一寸寸打碎,让他生不如死,方解我心头之恨!”

但眼见不一定为实,要是仔细看的话,你就会发现沈丰虽然在不管后退,但是面不改色,脸上还时不时地显露出一股笑意。

然而大军却额头见汗,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呼吸也开始变得不均匀起来。

但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陈洛萱的娇喝:“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正在对打的沈丰和大军听到这句话后,顿时停了下来,转身看向身后不远处的陈洛萱。

“哇,支书姐姐,你来的真及时,他们欺负我!”沈丰一看陈洛萱来了,立马跑到她身边,挽着她的胳膊,一副你要为我做主的样子。

“白弘业,没想到你连傻子都欺负,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真的是太可恶了!”陈洛萱呵斥道。

看到陈洛萱来了,白弘业慌忙从椅子上站起来,解释道:“洛萱,我听说这傻子想要对你不轨,来帮你出气。”

“你就是爱听一些流言蜚语,我跟傻丰清清白白,不可能会有那种关系,你还是快离开这里吧!”陈洛萱怒道。

“我……”白弘业气得脸色都青了,咬牙说道:“我是来这里旅游的,想待几天就待几天,这事恐怕你管不了吧!”

“你去哪里旅游我不管,但是你不能欺负傻子和村里的人!”

白弘业觉得,为了傻子和陈洛萱吵架,十分的不值得,口头答应,随后带着三个人离开。

在经过沈丰身边时,白弘业略微停顿,眼神中蕴含着凌厉的凶意,似乎要将沈丰千刀万剐。

“傻子,你等着,这个仇我记下了!”

“傻丰,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啊?”等白弘业走后不久,陈洛萱将沈丰带到了自己的宿舍,关心道。

“我没事。”沈丰憨笑道:“幸亏支书姐姐你来的及时,不然我就被打了。”

想到现在正是晚饭时间,沈丰给小师姐打了一个电话,留下来给陈洛萱做晚饭作为答谢,两人吃的津津有味。

吃完饭收拾好后,沈丰打了个饱嗝,说道:“支书姐姐,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家了。”

“傻丰你等一下。”陈洛萱说道:“我正好还要去你家一趟,贫困指标下来了,需要找你小师姐签字,就顺跟着你一起回去吧!”

于是沈丰等陈洛萱找出文件,两人一起往家里走去。

没走多远来到了村长家的小楼前,忽然听见有人在哭泣,走近一看,原来是马千娇。

“千娇姐,你这是怎么了?”马千娇比陈洛萱大一些,虽然在村子里名声不好,但是陈洛萱作为村支书,出于礼貌,叫马千娇为千娇姐。

“白……白弘业打我!”马千娇啜泣地说道。

一听马千娇提到了白弘业,陈洛萱柳眉微微一皱,说道:“你别激动,慢慢说。”

于是马千娇就把最近的事情说了出来:“前几天村长叫我来陪白弘业喝酒,说他是一个富二代,得好好陪着,然后我就陪了他一宿。”

马千娇虽然在村子里比较放荡,但是提到这种事情,还是不由得红了脸颊,陈洛萱也明白了她含蓄的意思。

“那后来呢?”陈洛萱问道。

“但是今天他不知道怎么了,我正要服侍他,他却反手打了我一巴掌,还说脏话骂我,让我赶紧滚蛋!”讲到这里,马千娇不有了捂了一下脸颊,只见那里正好有一个红色的巴掌印。

“真是活该!”沈丰在一旁看着,内心一阵幸灾乐祸。

听马千娇说完后,陈洛萱长叹一口气,她万万没想到,白弘业既然会做出这种事情,顿时白弘业在她心中的位置,一落千丈。

“好了,我都知道了,你先回家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做。”陈洛萱嘴上说道,但对于与白弘业有关的事情,她并不想掺和,于是赶紧带着沈丰离开。

等到了沈丰家,方欣柔正在布置课件,见陈洛萱来了,赶紧让她坐在身边。

两人闲谈几句,陈洛萱说出了此行的目的,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些文件,让方欣柔签字。

居然是扶贫这等好事,方欣柔喜出望外,毫不犹豫的签上了字,等把这件事办完以后,陈洛萱说要离开。

“这么晚了,你一个人走夜路也不方,要不让小丰送你吧!”方欣柔说道,把沈丰从一边的卧室里叫了出来。

于是沈丰又把陈洛萱送了回去,途中陈洛萱让沈丰早点回去,但沈丰拒绝,说什么“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逗得陈洛萱眉开眼笑。

不一会儿,沈丰把陈洛萱送到了村委会,又向着李樱兰家走去,想着问一下嫂子,今晚还来不来自己家睡。

来到李樱兰家,只见大门紧锁,沈丰轻敲几下大门,说道:“樱兰嫂子,你在家吗?”

不一会儿,院子里响起了一阵拖鞋的声音,紧接着大门被打开,只见李樱兰正穿着一件低胸吊带睡衣,胸前的两团尤物煞是迷人。

再加上她精雕细琢的五官,衣领处的一条深影重重的豪沟,洁白如玉的双腿笔直修长,这种场景,相信每一个男人都欲罢不能。

“傻丰,你来的正好,我刚洗完澡,你帮我把洗澡水倒一下吧?”李樱兰说道。

“哦,好!”沈丰恍然道,直接向着李樱兰卧室走去,双手环抱着木桶,嘴里闷哼一声,直接把木桶给抱了起来。

“当心!”李樱兰说道,为沈丰拿走了地上的一些板凳,随后为他掀起了帘子。

“把水倒在那里啊?”沈丰走出屋子问道。

“那边有一颗枣树,就倒在那里吧!”李樱兰说道,随后指引着沈丰,来到了枣树旁。

顿时,一桶水倾泻而下,冲刷着那颗枣树拳头粗细的树干,使得它一阵晃悠。

这时,李樱兰却感到有什么东西,掉在了自己身上,低头一看,只见一只蝎子正趴在自己的胸脯,尾部的尖刺已经她的隔着衣服,刺了下去。

李樱兰顿时感到一阵异样的疼痛,惊慌失措地喊道:“啊,有蝎子!”同时她的双手在胸前一阵乱拍,将那只蝎子拍在了地上。

“蝎子,在哪里?嫂子你没事吧?”沈丰一听,马上回头问道,

“它蛰了我一下,掉地上了!”李樱兰眼角已经满是泪花,指着地上说道。

沈丰顺着李樱兰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地上正趴着一只蝎子,立马抬脚把它踩死。随后问李樱兰:“它蛰到了那里?”

“胸……胸口!”李樱兰还没说完,她拽着沈丰的双手,向那只蝎子蛰的地方摸去。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