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丰载着木婉蓉在大街上飞速穿梭,本想回村,还没到出镇子的路口,就被几辆摩托车拉住了去路,正是闻讯赶来的黑虎帮混混。

“蓉姐,你抓紧了!”沈丰拧动油门,拐进旁边一条巷子,前路走不通,只能绕道回村。

他并不怕这群混混,但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必须保护木婉蓉的安全。

不得不说,黑虎帮在镇上的势力很大,马六的电话内容迅速传来,不断有人骑着摩托车,加入围追堵截的行列,各个主要路口都有人把守。

好在镇上的小巷比较多,沈丰胡乱的七拐八拐,从一条小路离开镇子,驶上大路,他立刻将油门拧到底,飞驰而去。

木婉蓉也顾不上男女授受不亲了,紧紧抱着沈丰,两团高耸的软肉挤压的变形,一头乌黑长发随风飞扬,别有一种迷人的韵味。

自从养她的男人去世后,从未跟别的男人有过亲密接触,此时趴在沈丰背上,闻着阳刚之气,生出了一种久违的安全感。

一路风驰电掣,后视镜上渐渐看不到黑虎帮追赶的影子,沈丰这才减缓车速,转头四望,发现路旁的景色十分陌生。

自从他恢复神智后,很少离开村子,脸色发苦道:“坏了蓉姐,我不认识路!”

“没关系,我知道怎么回村子,你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木婉蓉说道。

又行驶出五六分钟,沈丰将摩托停在了一处野外偏僻的路边,两侧都是庄稼地。

木婉蓉从后座翻身跳下,准备整理被扯坏的贴身物件,但是刚落地,一件黑色东西从她的裙底掉了下来。

“蓉姐,你有东西掉了。”沈丰也从摩托车上跳了下来,急忙弯腰捡起,入手丝滑,仔细一看居然是件黑色的蕾丝罩罩,还带着一丝余温。

“别乱摸,给我!”木婉蓉的脸色羞红,赶紧一把夺走。她穿的是连衣裙,罩罩被扯坏,固定不住,所以从裙底掉了出来。

她左看右看,发现路边有一处黄瓜地,搭着一人多高的黄瓜架,正好可以用来隐蔽。

“傻丰,你待在这等我,不许偷看!”木婉蓉吩咐一句,抱着罩罩,急匆匆的跑进了黄瓜地。

沈丰看着木婉蓉挺翘晃动的丰臀,曼妙的腰肢,令人垂涎三尺的背影,情不自禁地将手指放在鼻端闻了闻,还残留着幽幽的女人香,嘿嘿傻笑起来。

找到一个隐蔽位置,木婉蓉把连衣裙解开,拿着扯坏的贴身物件在胸前比划一番,没法再穿了,有些发愁道:“这可怎么办啊?”

就在这时,身旁的一趟黄瓜架里,忽然传来异常的声响。

木婉蓉吓了一跳,立马遮羞,警惕的喊道:“傻丰,你居然敢偷看,快出来!”

随着黄瓜架的晃动,钻出的却不是沈丰,而是一个满脸麻子,面容丑陋的男子,看到木婉蓉大面积袒露的雪白皮肤,风情妩媚的美貌,双眼立刻发直。

“小娘们,你偷偷摸摸来我家地里,是不是想跟我幽会啊?我还没媳妇,正好让我来爽一把!”麻子脸猥琐的坏笑,大吞口水。

木婉蓉恶心的够呛,责怪自己太着急了,竟然没发现周围还有人,又羞又气的骂道:“混蛋,你给我滚开!”

“这是我家的地,不让我爽一把,你别想走!”麻子脸色心大起,裂嘴露出一口黄牙,张开双臂,一步步逼近。

“傻丰,快来救我!”木婉蓉惊慌的大喊,转身就跑,但没跑几步,却被黄瓜藤蔓绊了一下,身形踉跄,扑倒在地。

“呦,姿势都摆好了,原来是想让哥哥从后面进去啊,我喜欢!”麻子脸笑得更加银荡,兽血沸腾,猴急的解下皮带。

就在皮带刚解下,还没来得及脱时,沈丰健步如飞般冲了过去,二话不说,飞起一脚。

麻子脸顿感后背一阵剧痛,整个身子凌空飞起,撞进了旁边的黄瓜架,砸倒一片,还被支撑的竹竿划伤了,疼得哀嚎不止。

“蓉姐,你没事吧?”沈丰赶忙上前,将木婉蓉扶起来,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幸亏你及时赶来!”木婉蓉心有余悸,起身之际,胸前的风光袒露无疑,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

沈丰大饱眼福,同时看到木婉蓉满身是土,下意识地想用袖子擦抹,目标直奔那两团高耸的柔软。

木婉蓉的身子一颤,慌忙遮羞,喝斥道:“你……你别乱摸!”

“蓉姐,我再给你擦土,多脏啊!”沈丰意识到自己的无礼之举,装傻找借口道,目光还观注着木婉蓉根本遮不掩的胸口,反而更加诱人。

“我自己来!”木婉蓉不好过多责备,急忙躲在沈丰背后,穿上裙子,贴身物件叠成一团,捏在手里,打算回去缝补下,应该还能穿。

“蓉姐的又大又白,又软又弹,感觉太好了,可惜时间短。”沈丰回味着刚才的感觉,内心一阵暗爽。

等木婉蓉整理好衣服,两人离开了黄瓜地,压根没去管麻子脸的死活。

回去的路上,木婉蓉不得不紧贴在沈丰的背部,生怕被别人看出来她没穿罩罩。

沈丰则是大占便宜,心里美的冒泡,摩托车开得不紧不慢,想跟木婉蓉多亲密接触一会儿,否则以后可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与此同时,镇上一家饭店的包厢,白弘业正在跟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子谈事。

“我要让桃花村那个叫沈丰的傻子,生不如死,你开个价吧!”白弘业面沉似水,满脸恨意。

“白兄弟,你放心,在镇上没有我们黑虎帮办不成的事!”黝黑男子裂嘴一笑,伸出三根手指道:“我要三十万,毕竟欺负弱小的事情,对黑龙帮的名声不好。”

他正是黑虎帮的老大高虎,从小就在道上混,摸爬滚打多年,将黑虎帮的势力发展的越来越大,盘踞了大半个镇子。

白弘业之所以请高虎帮忙,是因为他叫来的三个保镖,根本打不过沈丰。但又不能再调用家里的保镖了,否则被傻子打的事情传出去,颜面扫地。

在朱万财的介绍下,白弘业找到了黑虎帮的老大高虎,正好也可以利用黑虎帮与沈丰的冤仇,狠狠整治沈丰。

“钱不是问题!”白弘业爽快的答应,强调道:“但事情必须办的漂亮,我要他生不如死!”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