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看混混手里有砍刀等武器,但沈丰浑然不惧,抢下一根铁管,傻无畏一般凶猛的左劈右打,不断有混混掉进陷进里,哀嚎声一片。

此时,带路的两个混混,见沈丰跟其他人混战成一团,悄悄地凑到陈洛萱身边。

“美女,陪哥哥玩儿一会儿呗!”其中一个男子伸出双臂,猥琐的抱向陈洛萱,满面的银笑。

“你们想干什么?”陈洛萱虽然担忧沈丰,但并没有忽略自身的安慰,始终警惕着旁边的混混,见他们动手动脚,慌忙躲开。

“来的时候就跟你说了,等着被兄弟们轮吧,包你爽上天!”两人更是色胆包天,从左右两侧包抄逼近。

“住手!”就在这时,一道愤怒的声音响起,白弘业带着三个保镖冲了过来,霸气的喊道:“敢轻薄我喜欢的女人,给我打!”

短发保镖和长发保镖双双出手,将两个混混轻而易举的打倒在地。

他们虽然不是沈丰的对手,但对付普通人小菜一碟,并且将败在沈丰手里的屈辱和怒火,全发泄在了这两个倒霉蛋身上。

“洛萱,你怎么会在这里,太不安全了,我带你离开。”白弘业关心道。

他特意带着保镖前来观战,要亲眼看着沈丰被折磨,以解心头之恨,没想到陈洛萱会跟来。

白弘业本不想现身,但看到有混蛋想对陈洛萱不轨,这才挺身而出,打算英雄救美,博取陈洛萱的好感。

陈洛萱没想到白弘业也在,而且黑虎帮的混混对他没有任何阻拦,说明他跟黑虎帮有关联,不知道跟绑架有没有关系?

自从得知白弘业跟村里的马千娇有染后,陈洛萱对白弘业极其厌恶,冷冷的道:“我在哪里跟你有什么关系,要走你走,别打扰我救人。”

“你……”白弘业气得暗自咬牙,还得装出一副虚伪的笑脸道:“我是关心你,傻子在跟谁打架啊?”

陈洛萱一脸冷漠,没有任何回答,焦急担忧的目光又落向沈丰那边。

麻的,我好心相救,却对我不屑一顾,难道我连傻子都不如吗?

白弘业又气又恨,若不是陈洛萱的家庭背景不简单,他真想在荒山野岭用强,把陈洛萱压在身下征服,看她还敢不敢对自己甩脸色?

沈丰忙里偷闲,也在观注着陈洛萱,发现白弘业带着保镖将她保护起来,暂时没有危险,专心对付起身边的混混。

没有了后顾之忧,沈丰彻底发飙,铁棍抡动的呼呼生风。

凡是被打倒的人都会踢进两米来深的陷进,弄的满身白灰,呛得睁不开眼睛,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样子极为狼狈。

时间不大,周围的十几个混混全部被打倒,沈丰抄起一把砍刀,跑过去将李樱兰和木婉蓉身上的绳子割开。

“嫂子,蓉姐,让你们受惊了,我一定救你们离开。”

李樱兰和木婉蓉都备受感动,充满了感激,脸上的惊恐之色减退,喜极而泣。

哪怕是正常人面对这么多混混,都不一定敢来搭救,但傻乎乎的沈丰却来了,单凭这份傻大胆的勇气,就比正常人强出十倍百倍。

“麻的,全是饭桶废物,跟我一起上!”赵七怒吼一声,从旁边的树林里蹿出,十几个拿着鸡蛋粗,带钩子的长竹竿的混混。

黑虎帮这次总共出动了三十多人,分成了三波,其中一波十几个人,看守李樱兰和木婉蓉,没派出太多人,免得吓住沈丰,不敢上前救人。

赵七先后几次败在沈丰手里,深知沈丰力量过人,不好对付,所以打算智取,布下陷阱,等他上钩。

但千算万算,怎么也没算到沈丰居然发现陷阱,成功避开了。

另外一波拿带钩子长竹竿的混混,本想等沈丰掉进陷阱,拿钩子将他勾出来,但基本上成了摆设,只能正面围殴沈丰。

“给老子去死吧!”赵七夺下一根长竹竿,绕过陷阱,高高举起,恶狠狠的朝沈丰砸去。

眼看就要砸中之时,沈丰抬手抓住了竹竿,猛力向怀里一带,夺了过来,又快速向前捅出,另外一头正撞在赵七的胸口。

“嘭!”赵七被竹竿带着,仰面摔倒,凌空掉进陷阱,将几个好不容易快爬上来的混混,又砸了进去。

与此同时,其他拿着长竹竿的混混也到了近前,一场混战再次爆发。

沈丰手持竹竿,发挥出强悍的力量,更加勇猛过人,随便一个横扫便倒下好几个混混,不少人的竹竿也被打断。

马六也手持竹竿加入战团,本以为离沈丰远点,就算打不过,自保有余,进退都容易。

但是他大错特错,眼看前面的小弟顶不住了,沈丰发飙凶猛的一塌糊涂,这哪是傻子,分明是力大无穷的高手。

“老五,你他娘的还看热闹,快出来帮忙!”马六心生惧意,大叫一声,转身开溜。

“哎呦!”他没跑出几步,忽感小腿一阵疼痛,低头一看,被竹竿顶端的钩子勾住了。

“你也给我下去吧!”紧接着,沈丰的呼喊声响起,一个勾拽,将马六也扔进了陷阱。

见领头的都被打了,剩下的几个混混吓得不敢再战,纷纷跑向陷阱的另外一边去救人,避开沈丰。

“呸,还想爬上来,我现在就该把你们活埋!”沈丰还是觉得不解气,抄起一把铁锹,开始向陷阱里扔土。

“呼!”一直紧张观看,心都提到嗓子眼的陈洛萱,见沈丰孤身一人答应了二十多个混混,总算长长松了一口气。

她万万没想到沈丰虽然傻里傻气的,但居然这么厉害,总觉得根本不像傻子能做出来的事情,又倍感不可思议。

“一群白痴废物!”白弘业的脸色变得比猪肝还难看,忍不住大骂出声。“还敢吹牛是桃花村方圆百里第一帮派,连个傻子都对付不了,传出去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你说什么?”听闻此话,陈洛萱怒气冲冲的转头,杏眼圆翻,瞪向白弘业,总觉得这件事跟白弘业脱不了关系,否则他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出现。

砰!没等白弘业解释,突然传来传出一声枪响,在寂静的山谷中显得格外清晰,惊吓的众人纷纷转头扫视。

正在埋土的沈丰,忽感肩头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他转头看去,只见左肩出现一个血窟窿,鲜血缓缓流淌而下……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