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丰与李樱兰快步走出房门,一眼便看到了门外正站着两名正好奇朝着里面张望的警察。

“警察同志,你们终于来了,快快快,里面座。”李樱兰表情有些激动,也难怪于此。

她这段时间饱受黑虎帮的折磨,甚至已经被拉去窑子里陪酒卖身,说不恨对方那完全就是放屁,此刻见到两个警察来办案,自然是激动的不得了。

而那两名警察则是表情有些冷淡,听完李樱兰的话之后,年长的那名中年警察直接便道:“进去就不必了,我们这次来主要是准备例行问话的,现在,需要你们带我们去案发地点。”

李樱兰见警察态度稍显冷淡,只是以为对方是县里来的,不喜欢这穷山恶水的小村庄,便只能无奈点头道:“行,那请两位警察同志跟我来把,我陪你们去。”

“嫂子,我也陪你去。”身后,一直没有开口的沈丰忽然插话道。

“你……但是你的伤……”樱兰嫂子显然有些犹豫。

“没事,我的伤真的好了,一点都不疼。”沈丰连忙说道,还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樱兰嫂子见沈丰坚持,也劝阻不下,也只能无奈同意。

锁好门,沈丰与李樱兰刚刚准备带着两名警察前往案发现场,就看见了远处的陈洛萱正快步走来。

“支书姐姐,你怎么来了?”沈丰咧嘴傻笑一声,挠着后脑勺问道。

陈洛萱走近之后,对着两名警察与李樱兰点点头,随后才道:“我听人说警察来了,无论于公于私,自然要过来看看,你们是要去后山吧?那就干脆一起去吧。”

说着,便带头向着后山赶去,两名警察也紧随其后。

因为要上山,所以他们也没有开车,离得也不是很远,便准备徒步上山。

而落后了一步的沈丰,心里则是对于陈洛萱的话微微感动,对方所说的于公于私有很多的意思。

于公,显然是作为村支书,必须要对村里的各种情况负责,于私,自然就是因为沈丰了。

看着几人越走越远的身影,沈丰摇摇头,不在多想,加快步伐跟上。

没到半个小时,几人便来到了昨天的案发现场,现场依旧一片狼藉,但一个人都没有,显然,黑虎帮的那群人早就不知道什么时间跑了。

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多分钟,两名警察东看看西看看,将案发现场看了好几遍,这才停了下来,召集沈丰几人集合。

“昨天是谁报的警?”那名中年警察沉着脸开口问道。

“是我。”陈洛萱柳眉微皱,主动接话道。

“你是谁?你是这场案情的相关人士吗?”中年警察的语气十分严肃,紧紧的盯着陈洛萱说道。

陈洛萱眉头皱的更深了,本能告诉她情况有些不太对,但又察觉不到为何,只能开口道:“我不是案情的嫌疑人或是相关人士,但是我是桃花村的村支书,有必要为我们村子里受伤的村民做一些什么吧?”

那中年警察闻言之后,这才脸色一缓,目光扫了几人一圈之后,继续询问道:“昨天谁受的伤?”

陈洛萱与李樱兰顿时目光都放置在沈丰身上,陈洛萱主动接话道:“是他,他叫沈丰,智力天生有些……所以警察同志有话和我说就行了,而且昨天他肩膀上被人打了一枪,这点是没错的。”

“肩膀上被打了一枪?”中年警察眉头一皱,重复了一遍,随后走向沈丰,皱着眉上下打量了沈丰一圈,忽然伸出手拍了一把沈丰受伤的肩膀。

沈丰眉头一皱,毫无反应,纳闷的看着眼前的中年警察,不知说些什么。

“把你胳膊上的绷带拆了。”中年警察忽然开口道。

“不是,警察同志,傻丰肩膀上还有枪伤……”一旁的李樱兰一下子就急了,连忙开口想说话,但却被那名中年警察一下子打断。

“枪伤?你们当我傻?啊?受了枪伤早就去医院治疗了,还能活生生像个没事人的站在这里?”中年警察语气严肃,铿锵有力,随后上前价将沈丰胳膊上缠绕的纱布一层层拆开,露出了本来的样貌。

因为获得了乾坤圣手的能力,自愈功能大增,此刻胳膊上的伤口已经结痂,根本不像刚受过伤。

下一刻,那中年警察就一脸冷笑道:“这就是你们所说的枪伤?还昨天受的伤?这结的痂看起来都有一个月了吧,你们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

“啊?案发现场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连一点血迹都看不到,只有你们几个目击证人,今天一早我们就去那所谓的黑虎帮问了,结果人家能够找到证人证明昨天一整天都没出过镇子,到了你们这里就成了持枪歹徒了?”中年警察怒气冲冲,一顿数落。

陈洛萱,沈丰,李樱兰三人也不由回头看去,随后才惊异的发现,昨天黑虎帮那群人洒的白灰已经尽数不见,有些地面上的鲜血甚至被刨去一块,什么证据都没有留下。

这所谓的案发现场,是完全被人处理过的,至于是谁,不用多想,肯定是那群黑虎帮人干的好事。

“不是,警察同志,你听我说……”陈洛萱还想辩解,但再一次被中年警察挥手打断。

“我在告诉你们一次,现在一句话都别说,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如果在狡辩一句,那你们这样的行为就是报假警,属于犯法的,我有权利将你们带走做几天牢。”

“所以此案,证据不足,不予立案,你们几个,好自为之!”中年警察说完,扫了几人一眼,似乎要将其模样记住一样。

随后,他冷哼一声,也不管陈洛萱沈丰等人,一挥手便带着那名一直一言不发的年轻警察离去,没多久,对方的背影便渐渐消失。

场面安静了下来,沈丰心里冒火,心情不爽。

陈洛萱气的银牙紧咬,白玉般的小拳头紧握:“这算什么?他们莫名其妙的就从被害人变成害人的了?傻丰的那一枪就白挨了?不行,这事绝对不算完!”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