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不予立案,陈洛萱气的怒火熊燃,却又无可奈何,她现在的职务只是村支书,拿派出所没有任何办法,但实在咽不下这口恶气。

沈丰恼火的问道:“支书姐姐,你有啥好办法嘛,我听你的。”

“对啊,陈支书你是大学生村官,有知识有文化,你说这件事该怎么办?”李樱兰也急忙问道。

陈洛萱沉思片刻,组织一下语言,愤愤的道:“显然,黑虎帮跟派出所有勾结,咱们解决不了,但是可以去找白弘业,他才是主谋,必须找他索要赔偿。”

“对,去找姓白的,我要把他的屎打出来。”沈丰愤怒的嚷嚷道。

李樱兰的表情有些犹豫道:“听说白弘业是城里来的,很有背景,我们恐怕得罪不起。”

陈洛萱一脸不在意的挥挥手道:“怕他做什么?只要有我在,他不敢怎么样,就这么定了,我们现在就去找他。”

说罢,她转身带头下山,一副雷厉风行的架势。

沈丰与李樱兰对视一眼,连忙跟上陈洛萱的步伐。既然目前拿黑虎帮没什么办法,只好找白弘业出气,讨要一个公道。

下山后,陈洛萱找了个信号好的地方,打通了木婉蓉的电话。她先把去案发现场时,警察不予立案的说辞讲述一遍,然后说出去找白弘业的想法。

木婉蓉也非常气愤,她作为受害者之一,必须为昨晚被绑架的遭遇讨要一个说法,欣然同意,约好在村口见面。

当三人回到村口,木婉蓉正在等待,穿着一身碎花长裙,身材曼妙,气质成熟妩媚,宛如牡丹花般迷人。

那辆警车已经消失不见,显然两名颠倒是非的警察离开了。

“刚才我路过朱万财家那栋二层小洋楼时,看见了白弘业身边的一个保镖,他应该还没离开村子。”木婉蓉主动说道。

“还敢有脸待在村里,我不仅要给你们出气,还要把他赶走!”陈洛萱一脸愤怒,带着三人直奔朱万财给儿子盖的那栋小洋楼,前去兴师问罪。

白弘业正坐在阳台的躺椅上抽烟,不时咳嗽几声,气色难看,昨晚虽然没有被沈丰打断骨头,但也伤的不轻。

他忽然看到气势汹汹的四人走进院子,脸色一沉,特别是瞟见沈丰也在其中,更恨得咬牙切齿。

想他堂堂的白家大少,有头有脸的人物,劳师动众居然还没能收拾一个傻子,不仅面子丢尽,还令他无地自容。

陈洛萱冷冷扫了眼白弘业,身穿白色西装,人模狗样,若是不了解他的真正性格,很容易被他的外表蒙骗。

从白弘业来到桃花村后的行径,以及做事风格,陈洛萱已经彻底把他看扁了,虚伪无耻卑鄙,令她极其厌恶,如果不是有事,都不屑来见白弘业。

“洛萱,你怎么来了?”白弘业欠了欠身,想到昨晚被沈丰殴打,陈洛萱在旁边看得一清二楚,自己的光辉形象一败涂地,心里对沈丰恨意翻倍提升。

大军等三个保镖昨晚也受伤了,本来在屋里休息,听见院里的喊话声,急忙走了出来。

“我们来找你讨要说法!”沈丰气呼呼的喊道,若不是被李樱兰和木婉蓉拉着,他已经冲上去胖揍白弘业了。

“白弘业,你昨晚指使黑虎帮的混混,实施持枪绑架,严重违法,罪大恶极,我身为桃花村的村支书,有责任追究到底!”陈洛萱的语气冷淡至极,又铿锵有力。

白弘业生气的辩解道:“黑虎帮的混混不是受我指使的,他们跟傻子本来就有仇。”

陈洛萱冷哼一声,深深的鄙视道:“黑虎帮的混混已经承认了,你还想狡辩不承认,真是无耻小人。”

此话如同一把锃亮的锋刃割在白弘业的心上,没想到自己喜欢追求的女人,会当面如此臭骂他。

他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气急败坏的喊道:“洛萱,你为了一个傻子竟然辱骂我,太伤我的心了。”

“绑架女人,欺辱傻丰,你摸摸自己还有心嘛,怕是被狗吃了吧!”陈洛萱毫不留情的谴责,放在以前她很少说脏话,主要是今天太生气了。

“他不仅没心,敢做不敢当,没脸没皮,连男人都不配当!”沈丰也喝骂道。

“你个狗东西闭嘴,智障一个,还敢骂老子!”白弘业满脸暴怒,噌的站了起来,指着沈丰破口大骂。

沈丰本来就憋着一肚子气,听闻白弘业如此辱骂他,猛地挣脱李樱兰的拉拽,健步冲了过去。

“拦……拦住他!”白弘业亲眼见识过沈丰的厉害,哪还敢正面对抗,吓得转身想跑。

但沈丰转眼到了近前,双臂晃动,如同蛮牛般将大军三人撞飞了出去。

大军一阵错愕,因为发现沈丰好像比昨晚的力量更强,速度更快了,而且他还受了枪伤,这怎么可能,难道他真的是傻子吗?

他们并不知道,经过一晚上的休息,沈丰彻底吸收了五仙印融合时爆发出的能量,体质今非昔比。

“真当我是傻子,好欺负啊,我摔死你!”下一刻,沈丰追上了白弘业,双手抓着他,轻而易举的高高举过头顶,大头朝下抛了出去。

“啊,饶命啊!”白弘业奋力挣扎,失声惊叫,若脑袋先撞到地面,不死也是重伤。

“傻丰,先住手!”陈洛萱也急忙喝止,生怕沈丰犯傻,万一将白弘业摔死,后果不堪设想。她虽然已经对白弘业厌恶之极,但罪不至死。

就在白弘业的脑袋即将撞到地面的刹那,沈丰的双臂发力,又将他拽了回来。

白弘业感觉如同从鬼门关走了一遭般,吓得魂不附体,脸色苍白如纸,豆大的汗滴簌簌落下。

李樱兰和木婉蓉也被沈丰刚才的举动吓坏了,连忙劝阻道:“傻丰,你冷静点,先听听白弘业打算怎么解决这件事,再摔他也不迟。”

“好,姓白的,你说怎么解决昨晚的事,达不到我们的满意,就摔死你!”沈丰再次将白弘业举了起来,做出随时抛出去的姿势。

大军等三个保镖不敢贸然上来抢人,爬起来呈三角的方位,站在沈丰四周,以便第一时间接住白弘业。

“我……我愿意赔钱私了。”白弘业惊慌失措的喊道,不管赔多少钱,先保住自己这条命再说。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