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李樱兰的娇躯扭动,手臂紧紧搂住了沈丰的脖子,无意间用力压在了沈丰肩头的伤口处。

“啊,疼!”虽然沈丰的伤口已经结痂,被用力压迫还是很疼的,忍不住发生一声痛呼。

“你怎么了?”李樱兰吓了一跳,神智也从情迷意乱中恢复几分清醒。

“是谁,出来!”声音立刻惊动了温泉里的木婉蓉,她万万没想到四周有人,吓得慌忙缩进水里,仅仅露出脑袋,双手遮住饱满与茂密。

“坏了,被蓉姐听见了!”李樱兰心里咯噔一声,急忙伏在沈丰耳边,压低声音道:“千万别出声。”

沈丰心头的火热也退却了几分,格外郁闷,若刚才不发出痛呼,今天就能品尝到男女之间的滋味了。

“快滚出来,我看见你了。”木婉蓉气呼呼的喊道。

李樱兰见隐藏不过去,她又不能暴露,只好让沈丰出去,并叮嘱千万别说跟她在一起,就说自己来的。

沈丰点了点,穿上衣服,硬着头皮,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咧嘴傻笑道:“蓉姐,是我。”

“傻丰?”木婉蓉见是沈丰,稍稍松了一口气,觉得沈丰是傻子,看了也不懂。另外沈丰昨晚救过她,即使被沈丰看见了,也不是那么生气。

但她还是满脸羞红,娇声喝道:“不许看,转过身去!”

沈丰目光颇为留恋的扫来扫去,胸前高耸的饱满,虽然木婉蓉紧紧捂住,但还是有一大半露在外面,反而更加诱人。

雪白的肌肤,优美的脖颈,妖娆的身材曲线,格外性感惹火,令人心生犯罪的冲动,难以挪开目光。

“你还看!”木婉蓉脸色红的如同滴血,平添几分娇羞的妩媚风情,别提有多诱或。

“我不看,我不看。”沈丰恋恋不舍的最后看了一眼,缓缓转过身。

见沈丰变成背对着自己,木婉蓉微微松了口气,随后质问道:“傻丰,大中午的你躲在树林干嘛,是不是一直在偷窥我?”

沈丰大喊冤枉,无奈的解释道:“我没有啊蓉姐,天气太热,我来山上乘凉的,不知道你在洗澡。”

木婉蓉觉得沈丰傻,应该不会说话,信以为真,不再追究道:“那你稍微离远点,在旁边给我放风,万一有人来一定要拦住,不许偷看,知道吗?”

“好,我给你放风,不偷看。”沈丰连忙点点头,找个阴凉的地方,坐了下来。

木婉蓉稍稍安心,飞快的撩水搓洗起来,目光时不时扫视几眼沈丰的背影。

躲在树林里的李樱兰,悄悄穿好衣服,没敢跟不远处的沈丰搭话,偷偷看着,想着等木婉蓉走后,她继续去洗澡。

因为在温泉时,她光顾着给沈丰搓洗了,没来得及给自己洗。

大概七八分钟之后,木婉蓉匆匆洗完澡,快速将身体擦干,悄悄把岸边的衣服拿过来穿上。

先穿的是罩罩,由于双胸太过饱满,蕾丝花边被撑的鼓鼓囊囊,根本包裹不住。

“啊,好痛!”木婉蓉忽感胸前一阵刺痛,忍不住痛呼出声。

不远处的沈丰下意识回头,仅扫了一眼就惊呆了,此刻的木婉蓉比出水芙蓉还要迷人。

丝丝水滴缓缓乌黑的长发滑落,胸前仅有黑色罩罩遮羞,火辣妖娆的曲线一览无余,修长圆润的美腿,小可爱还没有来得及穿上,春光在水中荡漾。

身上的每个部位,都散发着成**人的风情韵味,令人垂涎三尺,大吞口水。

“疼死我了。”木婉蓉慌忙又把罩罩解开了,发现右侧胸口刺入了一根尖刺,比针粗不了多少,尽数刺进肉里。

想来应该是放衣服时,不小心弄上的尖刺,毕竟周围有不少草木,她的蕾丝罩罩又勒的紧,结果全扎进肉里了。

她用指甲捏了一会儿,根本拔不出来,无奈的抬头看向沈丰,这才发现扭着头,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

“啊!”木婉蓉这才意识到春光外泄,都被沈丰看光了,慌忙蹲在水里,并拢双腿遮羞。

“蓉姐,你怎么了?”沈丰这才回过神,不知道木婉蓉刚才在胸口弄什么,迈步走了过去,反正刚才啥都看见了。

“我……我的胸口扎了根刺,拔不出来。”木婉蓉娇羞极致,语气声若蚊呐。

沈丰还是一字不漏的听进了耳朵,目光再次落在木婉蓉半遮半掩的圣洁雪峰,下意识的问道:“那怎么办?”

“我好疼,你……你帮我拔出来吧。”尖刺的位置很是敏感,木婉蓉虽然害羞不已,但更担心尖刺会不断往肉里钻,还是尽快拔出来为妙。

四周又没有别人,她只好强忍巨大的羞涩,向沈丰求助。

“好,我帮你!”沈丰心里顿时乐开了花,来到温泉边,蹲下问道:“蓉姐,刺在哪呢,我看看?”

想到沈丰是傻子,木婉蓉又无计可施,只好豁出去了,低声道:“在右边胸上。”

说完,她缓缓挪开捂着胸口的芊芊玉手,顿时一大片雪白和高耸的隆起,映入沈丰的眼帘,晃的他眼晕。

不过,木婉蓉并没有将罩罩完全挪来,还留了一部分遮羞,仅露出尖刺的地方。

“在哪呢?”沈丰连忙低头靠近,仔细观察,一股幽幽的清香传来,他忍不住贪婪的深吸几口。

“啪!”木婉蓉抬头,在沈丰的头上轻轻打了一下,红着脸嗔怒道:“瞎闻什么呢?赶紧拔刺!”

“好香!”沈丰嘿嘿傻笑几声,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捏在了尖刺所在的位置。

入手柔软光滑,弹性十足,他的手一个不留神滑到一旁,感觉手感格外美妙。

木婉蓉如触电般浑身一颤,浑身麻酥发软,接着胸口又是一阵刺痛传来,娇羞的低头,发现尖刺越来越深,几乎都快要看不清楚了。

她有些欲哭无泪道:“你别乱摸,看准了再下手。”

“蓉姐,刺太小,我的手捏不住,要不我用嘴吸吧?”

“用嘴吸?”听闻沈丰想出的笨主意,木婉蓉的脸色更红,娇滟欲滴。

她手头没有针和其它工具,沈丰又毛手毛脚的,再弄几下,针都挑不出来了。

犹豫片刻,木婉蓉彻底豁出去了,反正大中午的荒山野岭没有别人,傻丰智力又不太好,说不定回头就忘了。

打定主意,她催促道:“好吧,那你快吸!”

沈丰却面露难色,指着蕾丝罩罩,道:“有这个挡着,我不好下嘴。”

“你等下,我脱了。”反正都决定让沈丰用嘴了,木婉蓉也不再扭扭捏捏,想着早点吸出来,早点完事,把心一横,将罩罩全部拿开了。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