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被束缚的太紧,当罩罩解开,一对高耸的饱满顿时弹起,波涛汹涌。

这……这也太大了吧!沈丰双眼发直,顿时呼吸一窒。

此时在阳光的照射下,木婉蓉娇羞的脸庞更是楚楚动人,白里透红的皮肤,如花似蕾般的饱满,纤细的柳腰,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

修长纤细白皙的美腿,完美的s型曲线身材,仿佛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女一般。

“别看了,快点吸,疼死我了!”木婉蓉羞的想找个地方钻进去,娇声催促道。

沈丰这才回过神,目光露在若隐若现的小尖刺上,对准位置,低下头,嘴巴缓缓靠近,贴住又白又嫩的饱满上。

一股成**人的幽幽体香,顿时扑面而来,钻进他的鼻孔当中。

木婉蓉顿觉一股吸力传来,比触电更加强烈,双腿发颤发软,差点儿站立不稳,慌忙抬起手,按在了沈丰的头顶。

沈丰本来用的力气不大,被木婉蓉这么一按,半张脸都贴了上去,隆起的饱满也被挤压的变形,勾魂般的幽香愈发浓郁。

木婉蓉颤抖的更加厉害,双手紧紧抓着沈丰的脑袋,才不至于摔倒。

这样一来,沈丰根本没法吸,只能强行将脑袋抬起,弹性惊人的饱满立刻复原。

随着沈丰嘴巴的蠕动,仿佛击溃了木婉蓉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她脸色酡红,抬头望天,双眼之内满是迷离妩媚。

李樱兰还躲在旁边的树林当中,看到这一幕,心里泛起强烈的醋意,暗骂沈丰太坏了,居然在温泉里咬蓉姐的胸,他都没有咬过我的。

沈丰在强大的刺激下,大脑一片空白,满眼的雪白,感觉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嗯……”腻腻的低吟从木婉蓉微微张开的红唇中响起,让她娇羞欲死,双腿下意识夹紧,整个身体急剧升温,极力克制住体内的玉望。

沈丰根本记不清吸了多少下,忽感牙齿碰到了一个细小的东西,连忙咬住拔出来了。

他用手一摸,正是那根尖刺,邀功般在木婉蓉眼前晃了晃,笑呵呵道:“蓉姐,你看,我拔出来了。”

木婉蓉胸前的疼痛感也彻底消失,俏脸依旧满是酡红,心里竟然升起一丝不舍,宁愿沈丰多吸一会儿。

她刚满三十,正是女人如饥似渴的年纪,但是自从养她的男人去世后,已经很久没被男人碰过了。

刚才被沈丰亲密旖旎的碰触,内心产生了一股可望,但她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强行压制住了。

木婉蓉长出一口气,甩了甩头,万千青丝飘扬。

这个动作,又令沈丰看呆了,这个性感犹物的一颦一笑,哪怕一个不经意的动作,都是那么诱人。

“傻丰,刚才的事情是我们两个之间的秘密,你不能告诉任何人,知道吗?”稳定了心神,木婉蓉严肃的叮嘱道。

沈丰心底嘿嘿一乐,脸上却有些茫然道:“蓉姐,你说什么事情啊?”

木婉蓉颇为满意的点点头,道:“对,就保持这个状态,忘了最好,走吧,我送你回家。”

说着,木婉蓉赶紧拿起衣服,以最快的速度穿上。

沈丰顿时想起李樱兰还在树林里,连忙道:“我也要洗澡,我不回家。”

“你身上的伤还没有,万一沾水感染变得严重就遭了,若被你小师姐知道,是我让你在温泉洗澡,肯定也会责怪我,等伤口好的差不多了,再来洗。”木婉蓉语气严厉,充满了不容置疑。

沈丰很是无奈,只能乖乖的跟着木婉蓉下山,经过树林时,偷偷摆了摆手。

看着沈丰离开,李樱兰不满的撅起嘴巴,没人把风,她可不敢去温泉洗澡,随后悻悻离开……

下午时分,日近黄昏,沈丰正躺在床上休息,忽然听见脚步声响起。

李樱兰提着一只已经处理过的山鸡,走了进来,笑道:“这是蓉姐送给你的山鸡,今晚给你炖鸡汤。”

“好,我最喜欢喝嫂子炖的鸡汤了。”沈丰高兴道。

“我发现你比以前聪明了,学会说讨人喜欢的话了,不错。”李樱兰满是欣慰,转身走了出去,准备做饭。

时间不大,方欣柔也返回了家中,挂着满脸的忧愁,一个劲儿的长吁短叹,也没心思跟在厨房做饭的李樱兰打招呼,迈步进屋。

沈丰有些尿急,跟方欣柔走了个面对面,看她这幅愁眉不展的模样,急忙问道:“小师姐,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嘛,我去给你报仇!”

方欣柔重重叹了口气道:“没有人欺负我,只是……我被学校解雇了。”

“怎么回事?”沈丰顿时急眼,他知道小师姐非常喜欢当老师,被解雇了肯定特别伤心。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我做的还不够好吧。”方欣柔透着浓浓的无奈,还饱含委屈。

沈丰的肺都快气炸了,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小师姐便是他的逆鳞,谁都触碰不得,表情强忍怒气道:“王校长解雇你,总得有个理由吧?”

他的心里却在怒吼咆哮:姓王的王八蛋,你死定了,回头再给你用次锁阳指,准备下半辈子都当太监吧!

方欣柔苦涩的摇头道:“王校长说,是县教育局的命令,他也没办法。”

听闻此话,沈丰的心思开始活动起来,目光中闪过思索之意。

县教育局怎么会知道我小师姐,如此针对她?这里面定然有阴谋与暗箱操作!

针对小师姐的,肯定是最近得罪的人,难道是黑虎帮?

不对,黑虎帮只是镇上的恶势力,应该还没有那么大的能量,指使的动县教育局,基本排除。

另外还有一个最可疑的人选,那就是白弘业,他来自大城市,家里有钱有势,托关系找到县教育局,开除一个山村的老师,并不是什么难事。

沈丰越想越觉得就是白弘业,他被打了,又赔偿了二十五万,肯定气愤不过,不肯善罢甘休,于是想出了如此卑鄙的手段,报复小师姐。

“白弘业,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沈丰恨得咬牙切齿,下定决心,一定要去找白弘业讨回公道,并且要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