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洛萱没有解释,转移话题道:“如果朱有福敢欺负你,就给我打电话,我替你教训他,听明白了吗?”

沈丰连忙点点头,憨笑一声道:“他不敢欺负我,他打不过我!”

陈洛萱闻言无奈的笑了笑,见时间比较晚了,催促道:“行啦,你赶紧回家吧,别让你小师姐担心。”

沈丰点点头,笑着回应一声道:“支书姐姐,你早点睡觉,我走了。”

当沈丰摸着黑回到家,只见院子里的灯依旧亮着,方欣柔身穿吊带背心,黑色短裙,正躺在椅上乘凉。

她的姿势优雅,眼睛微闭,胸口高耸,如同等待王子吻醒的睡美人般。

因为老师的工作丢了,导致她心情烦闷,根本睡不着。

听到动静,方欣柔睁开眼睛,抬头看去,惊讶道:“小丰,你什么时候出去的,有伤在身怎么还瞎跑?”

语气有些责怪,但也饱含关心,担心沈丰的安全,他人本就傻,再加上有伤,这大晚上的万一出事,麻烦可就大了。

沈丰不好意思的挠头道:“我看小师姐丢了工作伤心,就跑去找支书姐姐帮帮忙。”

方欣柔闻言心里暖暖的,原本责怪的语气也彻底消失,柔声问道:“那陈支书怎么说?”

沈丰赶紧回答道:“支书姐姐想打电话质问白弘业,但是白弘业关机,她准备明天再联系。”

方欣柔也不清楚到底是不是白弘业搞的鬼,听闻陈洛萱没打通电话,心里难免失落,自我安慰就算不能当老师,以后照顾小丰也挺好。

她在椅上躺了一个多小时,忽然觉得脖颈有些疼,招招手示意道:“小丰,你过来帮我按按脖子。”

沈丰连忙点点头,走到方欣柔身后,伸出双手,轻轻按在她柔软的肩膀上,目光不经意间低垂,顿时呆滞了。

方欣柔穿着吊带背心,本来布料就少,仰面躺着,领口大开,雪白的颈部往下是一条长长的白沟,而且居然是真空,美景半露,格外迷人。

她倒是没有毫无察觉,享受着沈丰的按摩,轻重刚好,动作到位,不由发出一声舒服的低吟:“嗯……”

如此一来可苦了沈丰,他在陈洛萱那里本就激发浑身的邪火,路上好不容易压下去,此时嗖的一下重新窜了上来。

他又想起前几天,小师姐中了迷药,在柴火垛发生的暧昧,更让他热血沸腾。

以至于沈丰的呼吸渐渐急促,目光不听使唤的锁定在方欣柔的领口地带,心知眼前是尊敬的小师姐,但奈何不住体内的邪火。

“嘶……好痛!”方欣柔忽然眉头皱起,俏丽的脸蛋浮现痛苦之色,伸手捂住了肚子。

“小师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沈丰一看这种情况,紧张的问道。

“肚……肚子疼……”方欣柔语气颤抖的说道,显然非常疼痛。

“肚子疼?”沈丰闻言一愣,刚还好好的,肚子就疼了?

接着,方欣柔颤颤巍巍的起身,痛苦的小声道:“小丰,扶我去厕所。”

“哦,好的。”沈丰赶紧扶住方欣柔,弯下腰,一只手从背后抱住,将她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方欣柔脸色发白,弯着身子,路都走不稳。

饱满的胸口在沈丰搀扶着的手上左蹭右蹭,但沈丰无暇体会,满脸担心,以至于忽略了心头的邪火。

将方欣柔搀进厕所后,沈丰转身走了出来,并没有趁人之危,毕竟是他最尊敬的小师姐。

过了好一会儿,方欣柔才缓缓从厕所走出,脸色依旧发白,眉头紧皱,痛苦的表情丝毫没有减轻。

“小师姐,还是很痛吗?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吃坏肚子了?”沈丰急忙上前搀扶,心疼的问道,还没搞清楚状况。

方欣柔勉强挤出一丝苦笑道:“你别担心,是那个来了,每个月都要来一次,这次比之前早了两三天,疼的厉害。”

“哪个来了?”沈丰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大姨妈来了,但是他还得装作不懂的样子。

“就是女人的月事,你不懂。”方欣柔解释道。

沈丰转念间一脸自信的说道:“小师姐,我可以帮你,嫂子之前也肚子疼,我给她按摩后就不疼了,你也试试吧!”

方欣柔的表情有些犹豫,平日里来了大姨妈,她都是硬抗过去的,也没有听说过按摩能够缓解疼痛。

但这是沈丰的一番好意,她不能就这么拒绝,只好点头答应。

沈丰暗自信息,搀扶着方欣柔回到躺椅处躺下,将她屈着的那双大长腿摆平。

看着脸色有些紧张的方欣柔,沈丰笑道:“小师姐,你放松点,我按的不疼,嫂子都说很舒服。”

方欣柔一听这话,脸庞泛起一丝红晕,暗暗啐了一口,没有回答沈丰的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沈丰也没在意,撩开吊带肚子的部位,露出光滑如雪般的肌肤,没有多余一丝一毫的赘肉,纤柳般的腰肢充满了诱或,一股淡淡的莫名处子幽香扑鼻。

他缓缓将双手,放在方欣柔平坦雪白的肚子上,刚刚一接触。

方欣柔下意识的闪躲了一下,看着沈丰疑惑的目光,她心底羞涩难耐,连忙小声道:“你继续吧。”

说完,她闭上眼睛,将头转向一旁。

沈丰这才慢慢的开始揉捏,入手细腻光滑,白嫩如水,就像是未成年的小姑娘一样。

揉了几下,沈丰目光飘到了方欣柔那双大长腿上,因为躺着的缘故,几乎露到了腿根,纤细圆融,线条优美。

扫了几眼,沈丰发现在白皙大腿的内侧,有一滴现眼的嫣红,眼睛一凝,惊呼道:“呀,小师姐,你流血了。”

方欣柔来大姨妈,流血很正常,刚才上厕所黑灯瞎火的,没擦干净。

沈丰手忙脚乱的从口袋中掏出一叠卫生纸,想也没想,手直接伸进裙底,他并没有邪念,只是单纯想擦拭血迹。

但是,他的手刚伸进去,顿时又是一愣,因为感受到方欣柔下面也是真空的,不该碰的也碰到了,十分尴尬。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