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洛萱闻言气愤不已,怒斥道:“白弘业,你还要脸,磕头认罪先不说,还要二百五十万赔偿,这个数字真适合你。”

白弘业也勃然大怒道:“陈洛萱,你少说风凉话,我就是要慢慢整死那个傻子,让他家破人亡,看你能奈我何!”

在桃花村的这几天,陈洛萱冷淡厌恶的态度,让白弘业认清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陈洛萱宁可跟傻子亲近,也对他没好脸色。

既然陈洛萱看不上他,他觉得自己堂堂的白家大少,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没必要拿热脸再贴冷屁股,算是跟陈洛萱彻底翻脸。

陈洛萱的俏脸生寒,咬牙切齿道:“白弘业,你这么做属于勒索恐吓,是违法行为,信不信我报警抓你?”

“我一没杀人,二没放火,犯哪门子的法?合着你们从我这里拿钱叫赔偿,让你们给我拿钱就叫勒索?这是谁定的法律?少尼玛的给我来这套!”

“还有,你告诉傻子,我只给他一天的时间,明天要是看不到他跟他姐来镇上,给老子当面磕头道歉,那他姐永远都别想再做老师了。”

白弘业格外的嚣张,说完猖狂的大笑几声,挂掉了电话。

因为电话开启了免提,沈丰讲白弘业的话,一字不漏的听进了耳朵里,恨的牙痒痒,拳头紧握,无比气愤。

若白弘业在眼前,沈丰肯定将他大卸八块,让他后悔做人。

陈洛萱的脸色也不好看,强压下怒火,安慰道:“傻丰,你别急,白弘业只是嚣张一时罢了,我肯定会想办法,让你小师姐重新返回学校当老师。”

她并没有告诉沈丰,其实可以通过她家的关系,给市委打电话,再向县教育局施压。

但陈洛萱当初来桃花村的时候,跟父亲闹翻了,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动用家里的关系,准备再想想其他办法。

面对小师姐被辞退这件事,沈丰深感无力,无奈的点头道:“那麻烦支书姐姐了,回头我一定好好谢谢你。”

没找到解决办法,还惹了一肚子气,沈丰的心情不好,借口回家养伤,离开了村委会。

他前脚刚到家,屁股还没坐热乎,便听到了一阵敲门声,只见换了一身衣服的赵念念,走进院子。

她的乌黑长发披肩,长相俏丽,皮肤白皙,穿着一身粉色短裙,多了几分可爱甜美的气质。

短裙只能遮盖到大腿中部,诱人一窥究竟,透着几分性感。

沈丰的眼底一道精光闪过,脸上却满是疑惑之色,装傻问道:“美女姐姐,你是谁啊?来我家做什么?”

赵念念看着沈丰一脸傻笑,暗自鄙视果然是个傻子,应该好糊弄。

她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假装客气道:“请问,你是沈丰先生吗?我是县里扶贫机构的经理,听说你家生活贫困,特意来做上门调查工作。”

靠,还特么扶贫经理,想糊弄我,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啊!

沈丰心里暗骂,脸上却是一副疑惑的样子,问道:“你说要扶贫,给钱吗?”

“给钱,我来做上门调查,情况属实的话,回头会下发扶贫拨款。”赵念念强忍厌恶,继续忽悠道。

“给多少钱啊?”沈丰顿时来了兴趣,高兴的笑道。

“每个月一千!”

“是嘛,拿来吧!”沈丰完全无视了赵念念之前的话,伸手索要道。

赵念念急忙解释道:“不是现在给,等我调查完,上报之后,才能给。”

“不是当场给啊?”沈丰立刻表现出失落,伸手驱赶道:“不给钱,废什么话,你走吧!”

这个举动把赵念念弄蒙了,还是个财迷的傻子,她怀着不可告人的目地而来,朱有福还在家等她的好消息呢。

若完不成,糊弄不了一个傻子,显得自己的智商太弱了,岂不是连傻子都不如。

“现在也给,不过只能给一百!”无奈之下,赵念念只好拿出了一百块钱,先稳住沈丰。

“有钱买糖吃了!”接过钱,沈丰裂嘴傻笑起来,迈步就往外走。

“等等!”赵念念急忙拉住了他,“我的扶贫调查还没做呢,只要你配合帮我完成,回头我给你买糖吃。”

“也行!”沈丰装模作样的想了想,点头答应,转身进屋。

赵念念暗自送了一口气,心里嘀咕这个傻子还不好糊弄,跟着走进客堂。

她看了看,屋里摆着一张吃饭的小桌子,沈丰也没有让她坐下的意思,只好自己拿了个马扎,坐在桌子旁。

而后,赵念念从包里掏出一张表格和一根笔,说道:“你先把这个调查表填一下。”

沈丰根本没接,随便扫了两眼,发现正是前些天陈洛萱让他填写贫困户调查表,憨笑一声道:“我不识字,不会写。”

赵念念露出毫不掩饰的鄙夷,字都不认识,果然是个乡下傻子。她无奈道:“算了,你说,我写吧。”

说完,她趴在了小桌子上,沈丰也坐到了旁边,距离十分近。

刚写几个字,赵念念皱起眉头,一脸嫌弃的捂住鼻子,厌恶道:“你身上什么味道,这么臭,我给你喷点香水。”

随即,她忽然从包里拿出来一个小瓶,对着沈丰喷了几下。

在村委会大院时,沈丰听见了朱有福的计划,早有防备,立刻甩手将喷雾扇了回去,屏住呼吸。

他假装闻了闻,皱眉道:“什么怪味,好难闻,一点也不香。”

赵念念毫无防备的闻了闻扇回来的喷雾,心里暗暗叫糟,只是闻一下,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但她不敢露馅,只能装作平静道:“是你的鼻子不好使,不信你再仔细闻闻,挺香的,樱花味。”

说着,她又拿起小瓶子,对着沈丰多喷了几下。

沈丰好像扇风闻嗅一般,连连挥手,再次将喷雾扇了回去,一脸正经道:“是挺香的,跟你身上的味道一样香。”

赵念念没想到沈丰还会扇风,又吸了几口,暗叫糟糕,不过觉得沈丰吸的更多,肯定会很快发作。

其实,朱有福并没有详细告诉她,瓶里到底是什么,只说男人闻了就会射,对女人没伤害。

赵念念自以为目地达成了一半,继续填写表格,问道:“家庭条件有没有达到正常水平?”

“啥叫正常水平啊?”沈丰故意拖延着时间,在每个问题都问东问西。

时间不大,赵念念的脸颊开始变红,浑身发热,原本清明的双眼也变得迷离,红唇微张,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