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丰,你总算被放出来了,没受苦吧?”见沈丰走出办案大厅,并听警察说他被无罪释放了,方欣柔差点喜极而泣,迎上前紧紧抱住了沈丰。

“我没事,这不是好好的嘛,还是所长亲自把我放了!”感受着胸前两团柔软挤压的美妙,以及小师姐的关心,沈丰笑呵呵的回答道。

“还得多谢洛萱,是她找人托的关系。”

听闻此言,沈丰恍然大悟,之前他还觉得奇怪,自己何德何能,能惊动所长亲自放人,态度竟然还透着几分讨好,原来是因为陈洛萱的缘故。

他松开方欣柔,转身扑进了陈洛萱的怀里,光明正大的占起便宜。“支书姐姐,真是太谢谢你了,我一定好好报答你,以身相许。”

“噗嗤!”陈洛萱忍不住被逗乐了,笑着说教道:“你不懂成语不要瞎用,我可不敢让你以身相许,谢谢就不用了。”

“我是真的想以身相许感谢!”沈丰一脸认真的道。

“洛萱,你别在意,小丰的脑子……”方欣柔急忙拉开沈丰,阻止不让他乱说。

“没关系!”陈洛萱并没有在意,莞尔一笑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回村吧,樱兰和蓉姐还在家里等消息呢。”

这次来镇上,是方欣柔骑摩托车带着陈洛萱来的,山村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摩托车,别看方欣柔是女生也会开。

但回去多了一个沈丰,为了避免掉下去,让他坐在了中间,方欣柔负责驾驶,陈洛萱坐在最后面。

这样一来,沈丰被两个美女夹在了中间,这种亲密的待遇,他倒是挺乐意接受,伸手抱住了方欣柔的腰。

方欣柔的身体一颤,但是没有说什么,等所有人坐好,启动摩托,缓缓上路。

陈洛萱一开始只是抓着沈丰腰部两侧的衣服,离开镇子的路还算平坦,但驶上返回桃花村的路,则变成了坑坑洼洼的垫背土路。

“你们都抓紧了,千万别掉下去。”方欣柔的车技一般,载着两人,难免紧张,不放心的叮嘱道。

陈洛萱很少做摩托,颠簸的有些害怕,情不自禁地抱住了沈丰。

沈丰顿感一具温软的娇躯贴在了身上,背后被两团又软又弹的隆起挤压着,而他的怀里抱着方欣柔,如此暧昧的接触,让他实在把持不住。

而且随着颠簸,三人越抱越紧,姿势越来越亲密。

方欣柔却不敢有丝毫大意,紧紧抓着车把,眼睛盯着前方。

忽然,她感到臀部有异样的碰触传来,刚开始以为是沈丰兜里装着什么硬东西,扭动几下屁股想要挪开,却发觉不对劲,这才反应过来是什么,羞的面红耳赤。

沈丰则是感觉到了强烈的刺激,但方欣柔是他最尊敬的小师姐,只能默默忍受,不敢表现出来,何况背后还有一个陈洛萱。

来到村口,沈丰远远的看见了,翘首以盼的李樱兰和木婉蓉,二女见到沈丰安全归来,脸上都乐开了花。

沈丰跳下摩托车,张开双臂,将二女抱在了怀里。令他觉得这次进派出所也不亏,有四个大美女关心自己,还轮番抱了抱,换成其他男人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

此时已是午后,李樱兰和木婉蓉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午餐,共炒了六个菜,三荤三素。

这顿饭也让沈丰大饱口福,赞不绝口,但是却发现,李樱兰吃的不多,显然没胃口,似乎有心事重重。

饭后,众人散去各回各家,李樱兰强颜欢笑道:“傻丰,你能送嫂子回家吗?”

沈丰痛快的点头答应,回去的路上李樱兰闷闷不乐,愁容满面,跟在村口迎接沈丰归来时高兴的样子判若两人。

“嫂子,你怎么不高兴,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沈丰关心的问道。

李樱兰哀叹了一声,眼圈微微泛红,无奈道:“唉,你待会就知道了。”

不管沈丰怎么问,李樱兰都没有细说,主要是因为心情糟糕,不知如何开口。

快到李樱兰家时,沈丰发现门口蹲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衣着邋遢,头发花白,正吧嗒吧嗒的抽旱烟,比乞丐强不了多少。

老头看见李樱兰的身影,立马起身跑了过来,满脸期待的问道:“樱兰,钱呢?带了吗?”

李樱兰愤怒的娇斥道:“前阵子刚替你还了赌债,我欠人家的钱还没还上,让我上哪去弄一百万。”

“今天要是凑不够钱,你妹妹灵竹就会被黑虎帮的混蛋糟蹋,你没有去找你们村的傻子嘛,是他打的人,凭什么让我们赔偿医药费。你告诉我他家住哪,看我不去打断他的狗腿!”

老头也非常气愤,撸胳膊挽袖子,摆出拼命的架势。

通过两人的对话,沈丰猜到了这个老头应该是李樱兰的父亲李铁贵,他也听李樱兰说起过,还有个妹妹叫李灵竹。

李灵竹今年刚满十八岁,学习成绩不错,在县城上高中。

但李铁贵好赌成性,输的家徒四壁,饭都吃不饱,根本没钱养活女儿,这些年都是李樱兰在供养妹妹。

李铁贵不认识沈丰,气呼呼的诉苦道:“我的小女儿被黑虎帮抓了,要求拿钱赎人,还得赔偿你们村一个叫沈丰的傻子打伤人的医药费,共一百万。

他打人关我们家什么事,凭什么要我们家赔钱,你说气不气人?”

“我就是你说的那个傻子!”搞清楚事情的缘由,沈丰的胸膛中怒火熊燃,攥紧了拳头,咒骂黑虎帮欺人太甚,不敢来找他报仇,竟然把注意打到了李樱兰妹妹的身上,实在可恶。

其实还有有点,李铁贵没说,那就是他赌钱又输了,还不上赌债,黑虎帮才会抓李灵竹抵债,顺便要挟李樱兰。

李铁贵先是一愣,随即气得跳脚,指着沈丰,怒骂道:“原来是你个王八羔子,不仅害了我闺女,眼看就要害的我家破人亡,看我不打死你。”

“住手!”李铁贵抡拳就要打,李樱兰急忙阻拦,呼喊道:“上次能帮你还赌债,都要感谢傻丰,你不仅不感谢,还要恩将仇报,我也没你这样的父亲。”

“你竟然帮着傻子说话,真是气死我了!”李铁贵的胸口上下起伏,浑身发抖,抬起手颤颤巍巍道:“你不认为没关系,难道连你的亲妹妹都不管了嘛?”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