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好之后,沈丰谁也没有通知,独自步行前往镇上。

为了谨慎起见,免得被村民看到,通知方欣柔,所以他没走大路,专挑山野间的小路,实在没路就钻庄稼地。

如今他的身体素质变强,走路的速度很快,并不觉得累。

来到镇上,沈丰直奔风花夜总会,他曾去过知道位置,先在大门口附近,找了个隐蔽的地方,仔细观察了一会儿。

此时是下午,客人并不算太多,如果贸然闯入,被发现的几率定然很高。

不过,沈丰觉得很有必要查清楚李灵竹被关押的具**置,才能提高救人的成功率,所以必须进去探听一番。

他思索了一会儿,眼前一亮,有了主意,从藏身的位置离开,找了一家服装外贸店,去买衣服,乔装打扮一番。

用手机付钱时,沈丰发现昨天转给赵念念的一万块,她并没有收取,已经退了回来,略感意外。

“看来是个不错的女孩,幸亏我把朱有福狠狠修理了一顿,否则还真被他糟蹋了一个好姑娘。”沈丰想起跟赵念念第一次的场景,心里浮现一丝暖意。

换上新买的衣服,照镜子时,他发现自己的体貌特征还是比较明显,又在一家杂货铺购买了一头中长假发,以及络腮胡,贴戴上。

如此一来,沈丰的外貌大变样,最起码年长了十几岁,看起来就像近乎四十岁左右的中年。

他颇为满意,乔装打扮过后,恐怕方欣柔站在面前,也很难认出来,更别提那些跟他只有几面之缘的黑虎帮混混了。

返回夜总会的路上,经过镇派出所时,沈丰意外的看见了一个高挑冷艳的身影,正是警花队长韩凝。

从上午抓人办案来看,韩凝并没有跟村长朱万财同流合污,比较正直,就是性子高冷。

沈丰转眼又心生一计,连忙快步走上去,大声道:“警花……警察,我要报警,我要报警。”

韩凝正准备外出巡逻,听见有人呼喊,循声望去,只见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根本没有认出来。

她一脸严肃的问道:“请问你遇上什么事了,为什么要报警?”

沈丰下意识看了一眼对方胸前的饱满,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脑袋中浮现出审讯时,对方因为生气怒拍桌子,导致胸口的扣子被撑爆开的情景。

韩凝的第六感一向很准,立刻察觉到沈丰不怀好意的目光,柳眉倒竖,眼神也锐利,饱含警告的味道。

沈丰连忙收回目光,急促的道:“是这样的,我小姨子失踪了,所以我要报警。”

韩凝怀疑的上下打量几眼,问道:“你小姨子叫什么名字?你又是谁?”

沈丰灵机一动,回答道:“我叫刘同顺,是桃花村人,我小姨子叫李灵竹,昨天下午失踪的,一直联系不上。”

刘同顺是李樱兰的丈夫,已经去世三年之久,沈丰眼下正好冒名顶替。

他没说被黑虎帮绑架,是担心黑虎帮与警察有勾结,万一走漏消息,黑虎帮将李灵竹转移,或者狗急跳墙撕票,后果不堪设想。

但他之所以又选择换个方式报警,是想给自己增加一道救人的保险,派出所和夜总会都在镇上,距离不算远。

万一需要增援,他可以用刘同顺的名义,给韩凝打电话,估计顶一会儿,她就能赶到。

韩凝本听沈丰的话语不像是作假,连一家几口人的姓名都说出来,也不再怀疑,详细询问道:“说一说具体情况,你小姨子失踪多久了?”

“失踪一天多了,昨天午饭后出的门,现在还没回来,我媳妇和老丈人都快急死了。”沈丰信口胡编,故意把事情说得严重。

韩凝闻言顿时皱起眉头,已经超过二十四个小时,基本确定对方应该出什么事情了。

她转身带着沈丰走进派出所,说道:“跟我进来吧,先立案,稍后我们会展开调查,请你别太担心。”

来到值班室,韩凝一边做记录,一边询问具体情况,沈丰一一回答,不知道的就瞎编。

沈丰看着韩凝低头认真书写的样子,显然没认出自己,彻底放下心来,等去夜总会也不用担心被黑虎帮认出来了。

毕竟警察的记忆力大多数都经过专业训练,他们常常要记住一些网上的通缉犯,所以对人的相貌情况十分有印刻力。

等韩凝登记完毕,沈丰十分着急的问道:“一般情况下,什么时间才有结果?”

韩凝回答道:“这个说不准,但我们会全力调查,争取尽快找到失踪人员。”

“要不这样吧,韩警官,您能不能把手机号码留给我,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沈丰绕了个大圈子,就是为了索要韩凝的电话,以便联系。

韩凝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同意了,她也理解失踪人员家属迫切的心情。

拿到警花的手机号码,沈丰被告知回去等消息,再三感谢后离开派出所,直奔夜总会。

这次,沈丰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走了进来,扫视一圈,便看见了上午在鸡舍,被他打伤的两个青年。

更证明了他们就是黑虎帮的混混,跟村长朱万财有勾结。

这两个混混受伤比较轻,今天轮到他们站岗,随便扫了一眼沈丰,继续闲聊。

“麻的,我想起上午的事,就觉得窝火,被傻子打了,报警还没用,真他娘的气人!”其中个头稍矮的混混骂骂咧咧,还在耿耿于怀。

“他蹦跶不了多久,这几天肯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我听说白少正在密谋筹划,如何整治那个傻子,扬言让他家破人亡。”

另外的高个混混也颇为不甘心,狞笑一声,继续说道:“上午咱们去强拆鸡舍,就是白少的主意,他一个电话县委和教育局都得乖乖听话,可见大有来头……”

沈丰的听力已经远超常人,即使隔着两三米,也听清了两人的谈话,顿时勃然大怒。

原来小师姐被学校辞退,朱万财带人收回土地,强拆鸡舍,都是白弘业在后背搞鬼。显然要断了他家的经济来源,逼迫他们姐弟走投无路,真够卑鄙阴险的。

“麻的,白弘业,回头老子一定加倍奉还!”这个消息,对沈丰非常重要,用力攥紧拳头,但眼下救李灵竹要紧,只能暂时放弃找白弘业报仇,回头连本带利一起算。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