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此言,一旁的李灵竹惊诧道:“姐,你怎么能让男人陪我们在一个屋子睡呢,岂不是成了姐妹共侍一夫了?”

李樱兰顿时尴尬,满头黑线道:“你这妮子,瞎想啥呢,傻丰脑袋不好使,什么也不懂,你不用把他当男人,让他留下来是为了保护我们。”

李灵竹本就没认出来沈丰是救她的人,满脸狐疑道:“姐,他行吗?”

顿了顿,她又道:“你不是说他是傻子么,傻子又怎么会保护人,真出事了,我们恐怕还得保护他。”

李樱兰哭笑不得,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可不要小看了傻丰,他天生神力,村里的乡亲们基本都知道了,一个人能打十几个呢!”

“真的假的?”李灵竹一脸不信,心底暗想一个打十几个,姐姐真敢吹牛,这种事情从来都只会出现在电视里。

“当然是真的,傻丰还好几次从黑虎帮手里,把我救出了。”李樱兰强调道。

李灵竹还是觉得有些夸大其词,不过碍于伤到姐姐面子,也不好多说什么。

时间已经很晚了,商定好,三人进屋休息。沈丰与李樱兰已经很悉了,没多说钻进了被窝。

李灵竹却害羞不已,听着姐姐的催促,只能羞红着脸,钻进李樱兰旁边的被窝,像一只小猫一样蜷缩起来,裹的严严的。

李樱兰睡在中间,左边睡着的是沈丰,右边是李灵竹。

因为多了一个小美女,沈丰心底有些痒痒的,但还是克制住了,乖乖睡觉。

但他不主动,可不代表李樱兰,今天李灵竹出事,她做好了献身换妹妹的准备,虽然说救回来了,但心里还是有些担惊受怕。

她很想找个安全港湾,情不自禁的将整个身体,贴在了沈丰身上。

沈丰忽感一句温软的躯体紧紧的贴了上来,顿时有些手痒,轻轻的将手按在李樱兰的饱满上,感受着光滑与柔软,乾坤圣手随即发动。

李樱兰只感觉胸上的那一只大手,传来一股吸力,一时没有防备,下意识的轻呼一声:“啊!”

同时,她羞的脸色发黄,要知道李灵竹就躺在一旁,自己居然叫出声,让妹妹听见还不知道会怎么想,连忙紧紧抿住了嘴巴。

李灵竹也根本睡不着,黑暗忽然听到姐姐异样的叫声,脸蛋红的都快滴血了。

她两只手紧紧抓着被子的一角,心里不可思议的想道:“姐姐怎么会这样,她真的和这个傻子有见不得人的关系?”

仔细听了好一会儿,没有发现任何动静,李灵竹才松了口气,可能是因为经历被绑架,神经太紧张而产生幻听了。

沈丰吸收完李樱兰的元阴之气后,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劳累一天,也有些困了,抱着李樱兰沉沉睡去。

第二日一早,当李樱兰醒来,发现沈丰与李灵竹依旧在沉睡,没有打扰,蹑手蹑脚的起床,去做饭。

睡梦当中的沈丰,感觉到了怀里的女人没了,闭着眼左右摸了几下,身体也跟着来回挪动,忽然摸到一个娇柔的躯体。

他以为是李樱兰,一把抱在怀里,习惯性的将大手贴在了胸口上,乾坤圣手自动开启,吸收元阴之气。

但被抱着的却是李灵竹,睡梦中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散发着让人踏实的安全感,十分舒服,本能的整个身体缩在了温暖的怀抱当中。

这时,她觉得腿部被硌着了,伸手摸了摸好像是根棍子,抓着扯动了几下,想将棍子扔在一边,却感觉没能挪动,好像长在什么上面了。

沈丰被刺激的顿时睁开了眼睛,只见一张清秀稚嫩的脸庞,心里一惊,没想到躺在怀里的不是李樱兰,而是李灵竹。

这妮子居然还在扯他的下面,而且力气不小,让清早火气正重的沈丰越发火大。但他实在不忍欺负李灵竹,小心翼翼的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推开。

同时,他还意识到一个问题,方才乾坤圣手吸收的是李灵竹的元阴之气了,更加纯粹,这样看来,李灵竹与李樱兰居然是同样的体质。

这个发现让他又惊又喜,原以为五仙印对应五个女人,现在看来,还有一些体质特殊的女人也可能是。

“啊、啊!”就在这时,李灵竹打着哈欠醒来,揉了揉迷迷糊糊的睡眼,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那根棍子,顿时明白了什么,发出两声惊呼。

而后,她如烫手山药般松开,又像受惊的兔子般躲向床铺的角落。

沈丰也被吓了一跳,没想到李灵竹这么快醒了,真是尴尬。

“灵竹,怎么了?”外面的李樱兰听见妹妹的尖叫,以为出什么事情了,急忙走了进来。

沈丰连忙装睡,还打起了鼾声。

见姐姐进屋查看,李灵竹脸色通红,却不好意思是说,委屈道:“姐,我没事,只是被噩梦吓醒了。”

李灵竹昨天被那群天杀的混混们绑架了,肯定受惊过度,做噩梦太正常不过了。

李樱兰没有多想,安慰笑道:“别怕,都过去了,你再睡会儿,姐姐给你做好吃的。”

等李樱兰离开,李灵竹立刻变了模样,坐起身对着正在装睡的沈丰,连踹好几脚,气呼呼的道:“别装了,我知道你醒了,赶紧给我滚下去!”

“嘶,好痛!”沈丰露出痛苦的表情,假装被李灵竹踢疼,一把抓住了李灵竹光滑的小腿。

李灵竹又羞又气,看着沈丰一脸茫然,觉得他肯定是装傻占便宜,冷冷的哼了一声,打定主意要测试出来沈丰是真傻还是假傻。

自己的便宜不没白被占,若是假傻子,绝不轻饶!

她眼珠乱转几下,顿时有了鬼主意,红着脸开口道:“喂,傻子,你把衣服脱下来。”

沈丰憨笑一声道:“为啥要脱衣服啊?”

李灵竹凶巴巴的瞪眼道:“你裤子里面有个硬东西硌疼我了,我要你脱衣服检查一下,到底是什么!”

她心里觉得,若是沈丰听话乖乖脱掉衣服,基本确定就是傻子,毕竟傻子没有羞耻之心。

但若是找借口不脱,肯定是装傻,自己一定要在姐姐面前揭穿他。

沈丰的想法却与李灵竹恰恰相反,担心她告诉李樱兰被占了便宜,心里无奈,只能二话不说的脱掉衣服。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