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万财一听,心思快速活动了起来,白弘业能指挥的动县委给自己打电话,肯定背景惊人,大有来历,绝对是个大人物。

他巴结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拒绝,欣然答应。

“再去查查,有个叫做李灵竹的小妞,看看她在不在你们村李樱兰家里住,听说她俩是姐妹。”赵四抽了口烟,继续说道。

“没问题,李樱兰是个寡妇,家里没男人,很好调查,包在我身上。”朱万财拍着胸脯,保证道。

赵四满意的点点头,又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你们村子里有没有个叫做刘同顺的男人?”

黑虎帮已经从镇派出所的眼线口中得知,是一个叫刘同顺的人救走了李灵竹,害的警察前去夜总会调查,幸亏黑虎帮有关系,遮掩了过去,否则麻烦了。

所以这个刘同顺必须揪出来,让他不得好死,知道知道得罪黑虎帮的下场。

“刘同顺?”朱万财只觉得这个名字耳熟,皱眉思考了好一会,才想起来道:“刘同顺是李樱兰的男人,不过他都死好几年了,估计早化成一堆骨头了,你们找他干什么?”

“死好几年了?”赵四吓了一大跳,心里有些惊异,莫非是活见鬼了?他连忙追问道:“那这两天,李樱兰家里有没有什么陌生男人?”

“陌生男人?”朱万财又仔细思考了一会儿,肯定的摇头道:“没有,村里来什么人我肯定知道,没见过。”

见没有打听到有用的信息,赵四放弃了追问,跟马千娇调笑起来。

马千娇知道对方是黑虎帮的,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不敢得罪,满面娇笑,时不时还抛个媚眼,惹的赵四把持不住,在桌子下面动手动脚。

门外的沈丰则是暗骂不已,咬牙切齿。

白弘业和黑虎帮真是卑鄙无耻,阴魂不散,把小师姐从学校开除,还要收回他家的土地,现在居然还想家他赶出桃花村,这是把他往死路上逼迫。

而且还没有放弃绑架李灵竹的想法,四处打听刘同顺,显然是要报仇。

沈丰气得怒火中烧,不仅不能让这些混蛋得逞,还得想办法给予恶狠狠的反击。

这时,里面的谈话声又响了起来,赵四搂着马千娇,打手一通乱摸,嘴里道:“朱村长,你想到什么好办法,把傻子赶出你们村子了吗?”

朱万财顿时放下筷子,气愤的骂道:“若放在以前,我一句话的事,但最近村子里来了一个丫头片子支书,跟我处处做对,我得仔细想想。”

他皱眉凝思,心底鬼点子快速凝聚,要将沈丰赶出村子,必须做出杀人放火之类罪大恶疾的事情,栽赃到他身上。

杀人他可不敢,一旦被查出来,容易把自己搭进去,不过放火嘛还是可以的。

如果一把大火将村委会给烧了,栽赃在沈丰身上,既能够诬陷,将他赶出村子,完成黑虎帮与白弘业的任务,获得双方的好感。

顺便可以申请一笔拨款,翻修村委会,趁机大捞油水。

还能威胁一下沈丰的小师姐,虽然他人傻,但是方欣柔长得漂亮,跟仙女似的。

朱万财眼馋很久了,想办法威胁她陪自己睡上一觉,那滋味,啧啧……

一举三得,可谓妙计!

想到这,朱万财欣喜的眯起了双眼,嘴角露出一丝阴笑,看着赵四阴恻恻道:“嘿嘿,我倒想出来一条妙计。”

赵四顿时来了精神,连忙好奇询问道:“什么妙计?”

门外的沈丰也竖起耳朵,仔细偷听,他想见识见识朱万财能想出来什么鬼主意,以提前做好应对。

朱万财嘿嘿一笑,却不多说,扫了一眼同样好奇的马千娇,卖关子道:“暂时不便透露,不过包在我身上,肯定给贵帮与白大少办的漂漂亮亮的。”

赵四微不满了皱了皱眉头,只好作罢道:“朱村长说的也对,这事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放心吧,没问题!”朱万财得意的哈哈大笑,端起酒杯,与赵四碰杯之后,一饮而尽。

门外,沈丰暗骂朱万财狡诈至极,这么小心的防备,定然是一条恶毒的计策,不过好在被他知道了这些,自然得加倍小心,未雨绸缪。

不过,在这之前,也得想个办法来,拿到朱万财的黑料以防万一,不能总是在被动情况下出手。

沈丰心念转动,眼底闪过一抹亮光,嘴角翘起一丝冷笑,又贴在墙上仔细的一会儿,发现几人畅聊不止,喝酒作乐,估计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起身悄悄离去。

不到十分钟,沈丰去而复返,再次悄悄翻墙,摸到朱万财家客厅外面,从兜里拿出一个小瓶子。

这是赵念念留下来的那瓶迷情药,本来沈丰想要当做垃圾扔掉,想到以后可能有用,便留了下来,没想到今天真的派上了大用场。

客厅里的四人相谈甚欢,酒喝了不少,压根没注意到门外有个沈丰。

沈丰悄悄的将瓶口对准门缝,接着说笑声的掩盖,一顿狂喷,因为担心空间大药效不够,干脆一次性全部喷了进去。

“怎么这么热?我也是,我也觉得热!”

几分钟后,四人纷纷热血躁动,情不自禁地脱下衣服。马千娇还保持着几分清醒,但身体的动作却出卖了她,不由自主的将衣领拉了下来。

朱万财、赵四以及另外一个黑虎帮混混,见到马千娇领口大开的风光,六只眼睛全部充血,再也控制不住,好像三头恶狼般扑了上去。

“啊,你们放开我!”马千娇顿时被仆倒在地,娇呼挣扎起来,但她越挣扎,反而越刺激三个男人。

药效发作了!沈丰心里大笑不止,随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推开一道门缝,对着客厅的场景开始录制起视频。

他一边录视频,一边嘴里啧啧感叹,这场面污秽不堪,实在辣眼睛。赵四与马千娇那啥也就罢了,但朱万财跟另外一个混混抱在一起亲吻,是什么鬼?

沈丰看的直起鸡皮疙瘩,心底恶寒不已,却一点不漏的拍摄下来……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