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丰将精彩情节录了十几分钟,觉得差不多了,他也是在看不下去了,冷笑一声停止拍摄,悄悄的翻出墙外,直接回家,谁也没有惊动。

吃过晚饭后,天色已黑,沈丰正闲来无事,妇女主任孙翠花找上了门来。

沈丰不由自主的想起,上次孙翠花骗他去村委会后院,却遇到白弘业叫来的三个保镖报仇,差点被坑的事情。他顿时火气不打一处来,没有给好脸色。

孙翠花见沈丰冷着脸,知道他还在为上次的事情生气,不过她曾被沈丰摆过一道,搞得村里都疯传她跟李长福有一腿,害的她都抬不起做人了。

想想这事,孙翠花就火大,但还得强忍怒火,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傻丰,村委会办公室要打扫卫生,你跟我走一趟吧。”

听闻此言,沈丰立刻皱眉,下午刚问过陈洛萱,明明说这几天没什么活儿,难不成有什么阴谋诡计?

他偷听到朱万财要耍诡计,时刻加着防备,表明却不同声色的傻笑一声,问道:“为什么要晚上去啊,白天不成吗?”

孙翠花耐着性子解释道:“我也没办法,临时接到的通知,明天要接待镇上的一位大领导,你是村委会的杂工,打扫卫生在你的职责范围之内,不去也得去。”

沈丰无奈,孙翠花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也不好推辞,起身跟方欣柔打了个招呼,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出家门。

来到村委会,沈丰看到每一间房门口,都放着一堆劈好的木材,有些好奇的问道:“为什么放这么多木头?”

已经把沈丰骗来了,孙翠花也没必要再伪装,不耐烦道:“问那么多干嘛,朱坡壮晒的泛潮木头,赶紧干活去。”

走进办公室,孙翠花催促着沈丰拖地、擦桌子,而且没有拖把,只能拿抹布,并且每个房间都要打扫一遍。

沈丰心里暗骂拖地让我用抹布,累傻小子呢。

孙翠花负责监工,什么东西都不碰,抱着肩膀,指挥沈丰。

“这里不行,还是太脏了,从新打扫一遍!”

“还有这间办公室,你是眼睛瞎了么,看不见窗户上的这层灰?”

“去,把这个垃圾桶洗干净,洗到没有异味为止,弄不干净扣你工资……”

孙翠花是村里传闲话的大喇叭,牙尖嘴利的一面彻底显露出来,听的沈丰心里直冒火。

但他知道其中有诈,干起活来拖拖拉拉,但是没撂挑子不干,想看看到底整什么幺蛾子

一直弄到晚上十点多钟,还剩下陈洛萱的办公室没有打扫。

孙翠花舒展个懒腰,打着哈欠道:“我去下厕所,你继续认真打扫,待会回来检查,要是打扫的不干净,今晚别想睡觉。”

看着孙翠花的背影,沈丰气呼呼的扔掉了手里的抹布,透过窗户看去,发现孙翠花并没有去厕所,而是一路小跑离开了村委会,顿时心里觉得不对劲。

不行,我得找个证人,免得朱万财耍什么阴谋诡计陷害我!想到这,沈丰连忙跑了出去,直奔后院。

陈洛萱的宿舍还亮着灯,显然没睡,沈丰几步上前,敲门喊道:“支书姐姐,是我,你睡了吗?”

咔嚓一声,房门被打开,陈洛萱走了出来,奇怪的问道:“傻丰,这么晚了,你不回去睡觉,在找我做什么?”

她想起以前每次沈丰晚上来宿舍,都会发生用脸贴她胸口的暧昧,这次格外警惕,决定不让沈丰进屋。

此时,陈洛萱身穿黑色修身运动装,短衣短裤,整个完美的身材被勾勒出来,浮凸有致,性感诱惑。

尤其是一双美腿,在短裤的包裹下,显得格外修长,令无视男人折腰。

她似乎刚才在锻炼,额头挂着汗水,脸蛋发红,更添一丝妩媚风情。

沈丰大吞口水,装作一脸苦恼道:“翠花婶子让我打扫卫生,我都打扫好几个小时了,还没有干完,想找支书姐姐帮帮忙。”

“打扫卫生?”陈洛萱柳眉微皱,疑惑道:“大晚上的打扫什么卫生,这孙主任不是诚心欺负人嘛?”

沈丰傻傻的回答道:“翠花婶子说,明天镇上有大领导来。”

陈洛萱更加狐疑道:“什么镇上的大领导,我怎么没听说,傻丰,她肯定耍你的,太过分了!”

沈丰听闻此言,更加确定必有蹊跷,但还是拉着陈洛萱一起去打扫。

刚走到前院,沈丰忽然看见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心里顿时一惊,连忙拉着陈洛萱躲进墙角,两人的身子紧紧贴在了一起。

因为陈洛萱一身运动装,身上香汗淋漓,一股淡淡的清香窜入沈丰鼻孔,挺翘的臀部紧紧的贴在沈丰的下面,顿时让他有了强烈的感觉。

那黑影也走到了一处办公室门外,在灯光的照射下,露出真面目,正是朱坡壮!

朱坡壮手里提着一个大号汽水瓶子,一点一点的倒在那些墙根的木柴上,随后从口袋中掏出打火机点燃,火苗顿时窜起。

沈丰与陈洛萱大吃一惊,明白汽水瓶子内装的是汽油!

陈洛萱气愤至极,顾不得隐藏,冲了出去,同时嘴里娇声怒喝道:“朱坡壮,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烧村委会!”

朱坡壮没想到会被发现,吓了一跳,看清是陈洛萱后,低声骂了一句该死,扔下汽水瓶,掉头就跑。

因为木材浇灌了汽油,火势涨得凶猛,转眼间烧成了一条火线,火苗燃烧的一米多高。

见此情况,陈洛萱顾不住追赶逃走的朱坡壮,焦急招呼的道:“傻丰,别追了,他跑不了,快点灭火!”

沈丰一想是这个理,朱坡壮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快速跟着陈洛萱开始救火,打来水往上浇。

但火势烧的太快,两人根本救不过来,眼看变成了熊熊大火,火苗也蹿到了三米多高。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响起,朱万财跟孙翠花快步冲进村委会。

朱万财一边走,一边倒吸凉气,还不时摸着自己的屁股,走路双腿分开,步伐踉跄,仿佛在忍受什么疼痛。

只有他自己清楚,下午腚眼不知道被光顾了不少次,出了不少血,疼痛难忍,连坐都坐不下。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