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刚烈在村子附近的一家采石场工作,是采石工队长,性格霸道,为人凶狠蛮横。

朱千里一脸笑眯眯的道:“怎么样,诸位,还有什么意见吗?”

“不错,朱刚烈最合适不过,比傻子强一百倍,。”

“身材高大威猛,的确是治安员的第一选择,傻丰哪凉快哪待着去吧!”

几个村委纷纷赞同,眼看就要将最后的结果定下来。

朱刚烈脸上满是笑容,在电话里,他已经知道自己是干什么了,白白得一份在村委会上班的工作,多赚一笔钱,又不怎么出力,心情当然好。

见村委纷纷支持自己,朱刚烈大笑一声道:“感谢诸位长辈的抬爱,我要是当上治安员,一定会好好保护桃花村村民的安全。”

沈丰见这情况,不肯示弱,毫不犹豫的站起身来道:“我也要当治安员,一定能保护好村民!”

朱刚烈没想到有人跟他争,见识沈丰,立刻嗤笑道:“你不是沈大傻嘛,你脑子又进水了?不去乖乖回家玩尿泥,来这里瞎凑什么热闹?”

没等沈丰反驳,陈洛萱先气不过去了,冷哼一声道:“朱刚烈,你还没当上治安员,说话注意一点。”

“大美女,你有什么好生气的,难道我说的不多嘛,让傻子当治安员,全村人都得笑掉大牙!”朱刚烈看陈洛萱的眼神,闪烁着火热与贪婪,一副色迷咪的样子。

陈洛萱如此力挺,沈丰自然不能掉链子,气呼呼的喊道:“我比你更适合,不信的话,咱俩打一架。”

“你个傻子也敢跟我动手,真是脑子秀逗了!”朱刚烈哈哈大笑,还秀气了强壮的肌肉。

“不好啦!”就在这时,急促的呼喊声响起,一个中年妇女气喘吁吁的跑进了屋里。

她累的满头热汗,双手扶着膝盖,上气不接下气道:“不……不好啦,一头野猪从山上跑下来,正在破坏我家的田地。陈支书,快安排人去抓野猪,否则地里的庄稼都完了。”

时常有野猪下山,破话庄稼,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但野猪皮糙肉厚,发起狂来村民根本不敢上前,捕捉起来比较费劲。

朱千里眼前一亮,顿时有了注意,笑呵呵道:“我看这样吧,治安员是为了保护村民的安全,刚好有头野猪,干脆来一场比试。就让傻丰跟朱刚烈比比谁能抓到野猪,谁就当治安员,小陈你觉得如何?”

朱千里觉得沈丰脑子有问题,肯定抓不住野猪,这场比试的结局一定是朱刚烈胜出。

朱刚烈抢先开口道:“我觉得可以,这样公平,我要把傻子打了,父老乡亲该说我欺负人了。”

陈洛萱想也不想的拒绝道:“不行,傻丰身上还有伤,不能参加这种危险的运动。”

沈丰却毫不在意道:“没关系,支书姐姐,我的伤好的差不多了,比就比,谁怕谁!”

朱千里心里大喜,暗骂真是傻缺一个,也不给陈洛萱反驳的机会,直接拍板道:“既然傻丰同样,就这样定了!”

“根本不用比,光看朱刚烈强壮的身板就知道,傻子输定了。”

“傻子就是傻子,没个轻重,等着看他的笑话吧!”众村委又是一阵冷嘲热讽,看热闹不嫌事大。

陈洛萱阻拦不及,忧心忡忡的道:“傻丰,你千万别冲动,这么危险的事,你有把握吗?”

沈丰挠头憨笑一声,道:“放心吧,支书姐姐,区区一个野猪而已,不算什么,我三两拳就打死它!”

“傻子也会吹牛了,真稀罕!”朱刚烈嘲弄道。

“行啦,驱赶野猪要紧,赶紧出发吧!”朱千里站起身,大手一挥,吩咐道,颇有以村长自居的架势。

众人纷纷起身走了出去,陈洛萱见事已至此,阻拦没用,也只好同意。同时,她又感觉很憋屈,自己一心为了村里好,却没有一个村委帮着自己,全是唱反调的。

朱刚烈大张旗鼓的,叫了四五个小伙子帮忙,都是二十岁出头,血气方刚,还带上了绳索、钢叉等工具,一副要活捉野猪的样子。

成年野猪少说也有好几百斤,所谓一猪二熊三老虎,就可以看得出来野猪有多么强悍,发起飙来连老虎都得退让,没有陷阱猎枪,根本没什么机会抓住。

朱刚烈带的这些东西,赶走野猪还有希望,活捉,根本没戏!

准备充足,朱刚烈自信心膨胀,走在路上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样子。

而沈丰身边除了陈洛萱外,空无一人,连个打住的武器都没有。

朱刚烈不由嘲笑道:“哈哈,真不愧是沈大傻子,跟野猪斗也不带家伙,你以为野猪跟你家的老鼠一样啊,待会儿让你先动手,别说我抢功。”

不少村民收到消息,跟着去看热闹,也纷纷出言讥讽。

“笑死我了,赤手空拳想打野猪,疯了吧。”

“别这么说,没准人家扮猪吃老虎呢。”

“就他,扮猪吃老虎?真要能把野猪赶走,老子倒立日五档电风扇。”

沈丰懒得搭理村里这些看热闹不嫌事的村民,直接看向朱刚烈道:“好,待会我先出手,你躲得远远的,别被吓到。”

朱刚烈被气乐了,只当傻子缺根弦,等会儿不被野猪拱死,也得吓尿。

他心里已经开始幻,沈丰面对野猪吓得哭鼻子尿裤子,他再如同救星一般杀出,大发神威拿下野猪,震惊所有村民,治安员的位置岂不是稳稳的?

想到这里,朱刚烈忍不住得意的看了一眼沈丰,仿佛在说:“小子,瞧好我待会儿怎么表演吧。”

陈洛萱寸步不离的跟着沈丰,依旧一脸的担心,眉头紧皱。

虽然她亲眼目睹过沈丰大杀四方,暴揍黑虎帮混混的场面,知道沈丰力大勇猛,但这次不同,面对可是更凶残的野猪。

她打定主意,一旦发现任何危险,无论如何也要拉开沈丰。

很快,一行众人来到了野猪出没的那片田地附近,只见一头庞然大物,正在撒欢乱跑,庄稼东倒西歪。

有村民忍不住惊叹出声:“好家伙,这得好三四百斤吧。”

沈丰浑然不惧,仿佛没将那头强壮的成年野猪放在眼里,撸胳膊挽袖子,迈大步走了过去。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