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反对。”朱刚烈极其不甘心道:“我还没出手呢,不能算傻子赢,我也没有输。”

“反对无效,之前在村委会讲的清清楚楚,谁抓住野猪,谁当治安员,傻丰都把野猪打死了,超额完成赌约。你没动手,是你自己不珍惜机会,怪不得别人。”

陈洛萱露出讥讽的冷笑,心情畅快的了不少,提高嗓音道:“我宣布,从今天开始,沈丰接任治安员的职务。”

朱刚烈又羞又气,被一个傻子比下去,还被美女村支书当众瞧不起,实在咽不下这口恶气。

他眼珠子转动,看着沈丰旁边的野猪有了坏主意,怎么着自己也得分点好处,让傻子白忙活一场。

想到这,朱刚烈呼喊道:“野猪破坏了这么多庄稼,被打死应该见者有份,大家伙把野猪肉分了吧。”

“对,把野猪肉分了,见者有份……”村民们一听还有野猪肉吃,不劳而获,纷纷表示赞同。

沈丰满脸不爽,气愤的瞪向朱刚烈,刚才打死野猪的时候都在看戏,没人帮忙,现在想来分肉吃,门都没有!

陈洛萱也不悦道:“野猪是傻丰冒着生命危险打死的,应该归他,你们要是想吃,后山上野猪多的是,自己去打!”

在村民当中,陈洛萱还是有一定威信的,不少村民都安静下来。

朱刚烈见状,继续煽动道:“野猪吃了我们的庄稼,就该属于我们,凭什么属于傻子一个,大家一起上,抢肉。”

一些爱占小便宜的村民又蠢蠢欲动,又纷纷符合,围拢上来,想要哄抢。

沈丰气的够呛,忽然弯腰举起刚才砸死野猪的大石头,高声喊道:“你们谁能挨一下,肉就分给谁!”

这话一出,众人慌忙停下脚步,看着沈丰举过头顶的大石头,上面还血迹斑斑,连成年野猪都能砸死,他们若被砸中,更是死路一条。

“傻子杀人可是不犯法的,谁要是被砸死,只能自认倒霉,我劝你们还是散了吧。”陈洛萱对于这些不良村民的做法十分不满,故意吓唬道。

一群村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露无奈,谁也不想冒着生命危险抢野猪,只能不甘的散去。

并且没有人上前帮忙拖拽,看沈丰自己怎么把野猪弄回去。

朱刚烈满腹怨气,暗骂村民胆小怕事,但他也不敢上前再抢夺,显然对于沈丰方才大发神威,拳杀野猪,感到害怕。

沈丰不再理会周围的人们,自顾抓着一只野猪腿,不费力气的拖起,不紧不慢的往家里走,引起一片惊呼天生神力。

陈洛萱见沈丰自己能够拖动,她那点力气也帮不上什么忙,打了声招呼,带着一众村委回去继续开会,先行离开。

真是不中用,烂泥扶不上墙,连个傻子都不如,白瞎我想举荐你了!朱千里觉得面子上挂不住,狠狠蹬了朱刚烈一眼,转身离去。

朱刚烈不肯罢休,转念又打起鬼主意,追上去叫道:“傻丰,你站住!”

沈丰眉头微皱,停下脚步,转头问道:“叫我干什么?”

朱刚烈眼中闪过贪婪、嫉妒与愤恨,要知道野猪这种纯野味非常值钱,一定要想办法弄到手,弥补一些损失。

“野猪你带回去也吃不完,不如这样,我花钱买下来,你觉得如何?”朱刚烈虚情假意的商量道。

沈丰心里冷笑,一听就知道朱刚烈不安好心,不过他并未表现出来,饶有兴趣道:“好啊,你给多少钱?”

朱刚烈心里一喜,装模作样道:“现在纯猪肉一斤六七块,不过你这是野猪,味道不好,又不是纯肉,带皮带骨头的,我给你三块一斤。”

沈丰差点被气乐,这完全是把他当做傻子哄骗,还三块一斤,三十一斤都别想!

他拖起野猪,继续朝前走去,头也不回的扔下一句:“不卖!”

朱刚烈顿时傻眼,他还以为能忽悠傻子,成功从中捞一笔呢,没有等他幻想完,沈丰居然说不卖,这怎么行?

他目光闪烁,盯着沈丰的背影,满是不怀好意,半晌后吐出一口浓痰,冷笑道:“敬酒不吃吃罚酒,这野猪肉老子还要定了,走着瞧吧!”

当沈丰拖着野猪回到家,时间已是中午,方欣柔正在厨房做饭,听到院子里传来的动静,连忙跑了出来。

“小丰,你从哪弄来这么大一只野猪?”方欣柔捂着胸口,一脸惊讶道。

沈丰憨笑道:“这畜生破坏庄稼,被我用大石头砸死了。”

方欣柔闻言心里震惊不已,野猪是出了名的皮糙肉厚,猎枪都不见得能打死,沈丰居然用石头砸死了,这得多大的力气?

“你太鲁莽了,肩膀的伤势怎么样,快让我看看。”她转念又想到了沈丰的枪伤,不免有些心疼,急忙上前。

看着小师姐关心的举动,沈丰心里一暖,咧嘴笑道:“没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打野猪也没感觉到疼。”

可方欣柔执意要看,沈丰无奈,只能脱下衬衣,露出肩膀的纱布。

方欣柔小心的揭开纱布,仔细看了看,发现结的痂将伤口完全覆盖,不禁惊叹:“小丰,你的恢复力也太强了吧,我听说受了枪伤起码得好几个月恢复才能恢复。”

“因为我体格强壮!”沈丰扬起手臂,秀了秀肌肉,糊弄道。

看着沈丰的样子,方欣柔意识到他和以前不一样了,虽然看上去还傻乎乎的,但做出的一些事情,就算是正常人都做不到,令她十分开心。

沈丰不想纠缠伤口的问题,转移话题道:“小师姐,野猪怎么处理?”

方欣柔想了想道:“这么大一头,我们吃不完,还是卖了划算。”

沈丰撇嘴道:“可是我想吃肉,咱们自己留着吧。”

从白弘业手里索赔二十五后,他家已经不缺钱了,想着把肉留下,给小师姐补补身体。

“这样吧,蓉姐是开饭店的,肯定需要野猪肉,大部分卖给她,现在天气热,留太多吃不完,留下一部分给你吃。”

家里没有冰箱,所以时常存放蔬菜肉类很不方便。

于是,沈丰提议道:“小师姐,咱们买个冰箱,就可以放更多肉了。”

“不行,家里的钱都是用来给你娶媳妇的,等你娶到媳妇,想买什么再买。”方欣柔毫不犹豫的拒绝,又想起了李樱兰,应该把凑合她跟自己傻弟弟的事提上日程了。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