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沈丰离开夜总会的同时,接到县教育局电话的王校长,来到了他家。

“小方,我有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你。”王校长满面笑容,如沐春风。

方欣柔被辞退后心情糟蹋,实在不知道会有什么好消息,柳眉微皱,樱唇轻启道:“校长有话不妨直说。”

王校长摇摇头道:“请赎我卖个关子,必须傻丰出来才能说,他人呢?”

方欣柔有些不解道:“小丰不在家,出去玩了,王校长要是着急的话,我可以打电话叫他回来。”

王校长立即点点头,催促道:“赶紧打电话,绝对是好消息。”

方欣柔不知道王校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给沈丰拨通了电话。

沈丰谎称正在后山玩,马上回家,挂断后徒步快速往桃花村的方向跑去。因为乾坤圣手觉醒,他的身体素质大幅度提升,奔跑的速度飞快。

不到一个小时,沈丰回到家中,装作不紧不慢的走进院子,只见王校长正在跟方欣柔聊天。

王校长见沈丰回来,眼睛一亮,连忙起身笑道:“傻丰,我给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通过我的不懈努力,再加上四处托关系找人,总算帮助你小师姐复职。”

他满面红光,将一切功劳都揽在自己身上,仿佛说得跟真得一样。

方欣柔先是一愣,紧接着又惊又喜,又难以置信道:“真的,我能继续当老师上课了?”

王校长一脸高深莫测道:“当然是真的,我身为堂堂校长,说的话还能有假?”

“太好了,小丰,你听到了吗,我能继续回去当老师了。”经过王校长的再次确认,方欣柔仿佛被巨大的惊喜砸中,兴奋的抱住沈丰,激动不已。

王校长也跟着哈哈大笑,得意的对沈丰道:“傻丰啊,这次我可是费尽心力帮了方老师的大忙,你是不是得补偿我啊,我看皇家大补汤的配方就挺不错的。”

沈丰鄙视的看向王校长,暗骂几十岁的人了,还这么不要脸,不知道还真会被你蒙骗过去,明明是我威胁白弘业做的,却变成了你的功劳。

“赶紧滚蛋,明明是我找支书姐姐托的关系,什么时候变成你的功劳了,要不要脸?”沈丰直接大骂,毫不留情。

“你……你怎么说呢?就算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骂人是不对的。”

王校长以为沈丰家没关系,所以趁机邀功,把配方弄到手,彻底治愈自己的不举,没想到被当众揭穿,神色尴尬。

方欣柔本来还想感谢王校长呢,结果却是被忽悠了,兴奋之情顿时淡去,同样气愤道:“王校长,你身为一校之长,竟然还骗人!”

“对,他就是一个学校的智障!”沈丰附和道。

这话差点让生气的方欣柔笑喷出来,一校之长竟被听成了一校智障,这个傻弟弟也太可爱了。

王校长脸色难看,把心一横道:“怎么说我也出力了,不算骗人,没有配方,最起码给我一些皇家大补汤吧?”

沈丰暗自冷笑一声,道:“皇家大补汤已经被你们喝光了,暂时没有,快点滚吧,一校的智障。”

王校长被骂,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但还得求着沈丰索要皇家大补汤,重振男人雄风,不好撕破脸皮。

“傻丰,你要是想起了配方,一定要先给我。”王校长心不甘情不愿白跑一趟,又无可奈何,悻悻离开。

沈丰心里暗骂:“给你配方?做梦吧!”

等王校长走后,方欣柔高兴的欢呼雀跃,决定晚上请陈洛萱和李樱兰来家里吃饭庆贺,顺便感谢陈洛萱的帮忙。

沈丰没有揭穿,高兴的出门,前去请人,方欣柔在家准备丰盛的饭菜。

快到李樱兰家附近时,忽然身后传来一阵汽车的鸣笛声,沈丰连忙让路,一辆黑色轿车迅速驶过,带起不少尘土。

沈丰咒骂不已,有辆破车了不起啊,开着门快,赶着去投胎啊!

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那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李樱兰家门口。车门打开,李铁贵跟一名四十多岁,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走了下来。

李铁贵满脸陪笑,态度十分尊敬,点头哈腰的带着中年男子,走了进去。

沈丰微微皱眉,不知道李铁贵带人来找李樱兰做什么,好奇的跟了上去。

听见院里传来父亲李铁贵的喊声,李樱兰和李灵竹出门,发现还有一个陌生中年男子。

“你又来做什么?”李樱兰觉得父亲上门准没好事,不悦道。

李铁贵毫不在意,一脸神气道:“樱兰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马建业马老板,经营着采石场和水泥厂,是镇上数一数二的大老板。”

马建业眼中闪烁着贪婪之色,上下打量这对姐妹花,暗自打起鬼主意,老李头真没胡吹,他的两个女儿确实漂亮。

大的二十五左右,丰韵正浓,味道绝对差不了。小的十七八岁,花蕾初开,也别有一番风味,能将这对姐妹花弄上了床,这辈子也算值了。

见马建业看得两眼发直,李铁贵甚是得意,他这两个女儿的美貌,在十里八乡都是小有名气。

“他是不是大老板,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李樱兰不耐烦道。

“是这样,灵竹年纪不小了,也该结婚了,我给她物色了一个好人家,就是这位马老板。”李铁贵直接说明来意,“灵竹若跟着马老板,以后绝对有享不尽的清福。”

随即他看向马建业,又一脸献媚道:“马老板,您觉得怎么样?”

马建业满意的连连点头,毫不掩饰道:“不错不错,你的两个女儿都各有千秋,彩礼就按你说的那个数来,我不差钱。”

李铁贵顿时大喜,笑得合不拢嘴:“马老板真敞亮,那就这么说定了,可不能反悔啊!”

李樱兰听的目瞪口呆,不可置信道:“你要把灵竹嫁给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你还是人吗?我不同意!”

她气的够呛,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若不是有血缘关系的父亲,她早忍不住上前,狠抽几个大耳光了。

李灵竹也气的小脸通红,紧紧抓住了李樱兰,这样的老男人,死活都不能嫁。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