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李樱兰阻挠妹妹嫁给自己,马建业冷哼一声道:“四十多岁又如何,我资产上千万,有房有车,嫁给我是你们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这话马建业吹出了十几倍的水分,他确实开着采石场和水泥厂,不过只是合伙人之一,并不全是他自己的,所有资产加起来,不足百万。

李铁贵连忙劝说道:“马老板,您别听她瞎说,这件事我做主,我说了算。”

马建业这才得意的一笑,鼻孔朝天,傲气凌人。

李樱兰气的眼眶微红,剧烈的摇头道:“我不会同意的,劝你们死了这条心吧,休想把灵竹从我身边带走!”

李灵竹紧张的躲在李樱兰身后,喊道:“我听姐姐的,不会嫁给他。”

李铁贵只觉得自己的脸都被丢尽了,端起父亲的威严,呵斥道:“放肆,有你们反对的份嘛,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个家是我做主!”

李樱兰咬牙道:“你还配做我们父亲?天下有父亲把女儿往火坑里推的?我还是那句话,不同意!”

“你找打!”李铁贵圆目怒睁,举起手来,就要冲上去打人。

正在这时候,在门外听完全过程的沈丰进来了,怒吼一声:“住手!”

沈丰健步上前,一把抓住李铁贵的胳膊,用力推开,恼怒道:“敢欺负我嫂子和妹妹,赶紧滚,否则我要打人了!”

“又是你个傻子,这是我们家事,该滚的是你!”李铁贵被推得一个踉跄,站稳瞪眼骂道。

马建业听闻来人是个傻子,脸上浮现轻蔑,极其不屑道:“一个傻子也敢管我马建业的事,劝你滚远点,否则我一个电话,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沈丰浑然不惧,抬手指点着,喝骂道:“你俩都不是好东西,快点滚蛋,要不然我打得你们连爹妈都认不出来。”

马建业见沈丰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气的火冒三丈,掏出电话,拨通一个电话。

“喂,朱刚烈嘛,是我,你赶紧带几个人来李樱兰家里,帮我教训一个混蛋。”

朱刚烈上班的采石场,正是马建业开的,他也知道朱刚烈是桃花村的人,正好叫来,顺便吓唬吓唬李樱兰姐妹,逼她们就范。

李樱兰见沈丰及时出现,心情顿时踏实下来,将沈丰拉到身边。

此时的朱刚烈刚刚回村,本来拉着野猪准备卖给香满楼,不知为何昏迷了,一觉醒来发现野猪居然没了,气的火冒三丈。

询问过饭店,他才得知沈丰来卖过野猪,认定就是自己辛苦拉到镇上的那头,想吐血的心都有。

但他又想不通沈丰怎么会跟来,一个傻子有这么高的智商?

接到采石场马老板的电话,本就在气头上的朱刚烈,立刻召集了几个关系不错的小伙子。

几分钟后,朱刚烈带着张春旺等五人,来到了李樱兰家里。

刚进门,他就看见了将李家姐妹护在身后的沈丰,恨得咬牙切齿。

马建业见朱刚烈带人赶到,脸色一喜:“朱刚烈,给我把这个傻子往死的打,我没说话不许停!”

即使没有马建业的吩咐,朱刚烈也不会善罢甘休,狞笑道:“你个傻子,不仅得罪了我,还得罪了马老板,真是不知是,正好新账旧账一起算!”

“朱刚烈,你想干什么?”李樱兰喝斥道。

“干什么还用问嘛,老子今天要打死这个傻蛋!”朱刚烈怒不可遏的挥手,吩咐道:“兄弟们,一起上,给我狠狠打!”

沈丰根本没把这几个人放在眼里,转头道:“嫂子,你和妹妹离远点,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李樱兰对沈丰的身手有信心,没多说什么。

“傻子,你小心些啊。”李灵竹没有见过沈丰出手,看沈丰打算以一敌六,担忧的提醒道。

“不会有事,记得给哥哥鼓掌就行!”沈丰呲牙一乐,直奔朱刚烈等人扑去。

“大家注意,傻子力气不小!”朱刚烈怪叫一声,抡拳迎上。

六对一,其中一个还是身强力壮,好勇斗狠的朱刚烈,马建业抱定沈丰会被打得很惨,尽管看热闹的心态。

然而接下来的情况,却让他差点连眼珠子都瞪出来。

除了张春旺之外,其余几个人都听说过沈丰最近闯出来的威名,把黑虎帮几十号人打跑,还徒手砸死过野猪,心里都发虚。

早知道要对付沈丰,他们说什么都不回来,但眼下为时已晚,只能硬着头皮上。

只见沈丰如蛮牛般横冲直撞,双臂抡起,将两人撞翻,而后探手抓住另外两人的脖领子,双臂发力,甩飞了出去。

紧跟着,他一把抓住了张春旺,一个勾拳打过。张春旺只觉得眼冒金星,鼻血直留,惨嚎一声,摔倒在地。

不到五秒钟,围上来的六人,只剩下朱刚烈一人站着。

朱刚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攻击的动作也停滞,嘴唇蠕动似乎想说什么。

沈丰根本不给机会,冷笑一声栖身上前,一击飞脚踹出。

“砰!”朱刚烈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仿若遭受重击,身体腾空而起倒飞出去,碰巧砸中后面的马建业与李铁贵,两人跟着一起摔倒。

前后不过十秒钟,在场八个人通通倒在不起,哀嚎不止,李樱兰和李灵竹也看的目瞪口呆。

沈丰收拳而立,心里不屑,怒骂道:“快滚,否则打死你们!”

马建业等人慌慌张张爬起来,纷纷躲远,一脸见鬼的表情,转身落荒而逃。

马建业更是直接上车启动,生怕沈丰追出来,不过似乎觉得丢了面子,打开车窗,喊道:“傻子,你等着,李灵竹老子我娶定了,咱们走着瞧!”

“再敢来打断你狗腿!”沈丰大吼一声,追了出去。

吓得马建业打个一个冷颤,脚踩油门开溜。

朱刚烈心里一百二十个不服气,但带了五个人都被轻松打倒,他不敢再逞能,脚步不停的跑远了。

李铁贵也是心有余悸,气呼呼的道:“马老板,那傻子不识抬举,跟您作对,纯素找死!”

马建业脸色难看,气的咬牙切齿,被个傻子吓跑,传出去太丢人了。

李铁贵不敢再提,眼珠子一转,换话题道:“马老板,您觉得我女儿怎么样?”

想到姐妹花,马建业怒容稍缓,暂时压下火气道:“不错,长得挺漂亮,不过两个我都要了,妹妹给我正室,姐姐当小的。”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