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丰盯着乍泄的香滟,连忙快步上前,伸手去搀扶李灵竹。

李灵竹申吟着坐起来,看着脏兮兮的身体,欲哭无泪。

她猛然反应过来,惊呼一声,双手慌忙遮羞,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红扑扑的,嗔怒道:“你……你别乱看!”

但她只有两个手,上下根本遮不严,半遮半掩反而更加诱人。她的俏脸上还挂着我见犹怜的委屈,让人忍不住心生呵护,想要将她搂在怀里。

沈丰果断装傻道:“我好心搀扶,你还怪我,这小胸小屁股的,我才懒得看呢。”

李灵竹气的羞愤不已,美眸怒视着沈丰,娇斥道:“你还说!都怪你,不是你乱说话,我会摔倒吗?身子全弄脏了,害我白洗了!”

沈丰装傻的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那我帮你拍干净吧。”

言罢,不等李灵竹反应,他直接伸手朝李灵竹的胸口拍去,只听‘啪’的一声,他的大手便握住了一片雪白饱满,手心中柔软至极。

随即,乾坤圣手运转,开始快速吸收李灵竹体内的元阴之气。

敏感部位受到侵犯,李灵竹羞愤至极,脸色红的如同快要滴血一般,怒骂道:“流氓,快放开我!”

骂完,她才想到捡起地上的浴巾,一只手想将沈丰的咸猪蹄从自己的胸口推开,但无论她如何用力,都推不动,仿佛胶水沾上一般。

而且随着推动,接触的面积更大,强烈的异样刺激令她浑身发麻。

无奈之下,李灵竹先用浴巾裹上身体遮羞,连同沈丰的手也覆盖在了里面。

“你放开我!死流氓,臭傻子!”她再次怒斥,双手用力想要将沈丰的手拽下来,却依旧无济于事。

沈丰心里暗笑,嘴上却装傻道:“我也拿不下来啊,肯定是你身体有问题,故意把我的手给吸住了!”

李灵竹羞怒的大骂道:“不可能,我的身体很健康,你个傻子不承认错误,还倒打一耙,我……我咬死你!”

混乱之中,她根本不知道如何惩治肆意妄为的沈丰,心急之下,张嘴一口咬住了沈丰的肩膀。

“嘶……”沈丰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李灵竹这一下可不轻,完全是用力咬的,气呼呼道:“你属狗的啊,怎么还咬人呢?”

见李灵竹不松口,沈丰的手变得不老实起来,趁着吸力他不想松开,但又揉又捏的活动没问题,妙不可言的手感十分舒畅,满是报复般的快感。

当是你咬我的代价吧,反正我也不吃亏!

李灵竹感觉侵袭全身的电流更加强烈,阵阵发酥发麻,脸颊红润的娇滟欲滴,娇羞的松开嘴巴,怒骂道:“混蛋,你快停下,再乱摸,我告诉姐姐!”

“我没有乱摸,是你咬的我太疼了!”沈丰厚着脸皮,狡辩道。

“你……”李灵竹气的说不出话来,眼圈发红,泪水在眼眶打转。

见把李灵竹快惹哭了,沈丰不好再放肆,赶紧停下,哄道:“不能怪我,是你把我吸住了,算了我委屈点,你要是觉得不解气,再咬我几口也行。”

没想到,听闻此话,李灵竹真的又咬在了沈丰的肩膀上。

真是属狗的!沈丰无奈,只好忍了,谁让自己在占便宜,赶紧加快吸收元阴之气。

今天晚上算是值了,陈洛萱、李樱兰、李灵竹都吸收了一遍,过足了手瘾。三个女人也给他三种不同的感觉,难以分辨谁的更好,全都妙不可言。

大约两三分钟后,将元阴之气吸收完毕,沈丰才把手抽出来,高兴道:“我的手能活动了,太好了!”

得了便宜还卖乖!李灵竹气的呲牙咧嘴,凶巴巴的真想在咬几口,慌忙裹紧浴巾,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阵阵脚步声,李樱兰返回,刚一进门,就看见站在院里的两人,奇怪的问道:“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她见妹妹脸色酡红,浴巾有些乱,身上还脏兮兮的,不由心生疑惑:难不成他们发生了什么?

“我想要上厕所,却不小心被这把该死的铁锹绊倒了,傻子过来扶我的。”

李灵竹心虚的解释,也不好意思说出实情,而后狠狠的瞪了一眼沈丰,匆匆忙忙的跑向厕所。

李樱兰不禁狐疑的看了看,疑问道:“傻丰,真的是这样吗?”

沈丰哪里敢说实话,生怕嫂子生气,连忙点头傻笑道:“是这样。”

李樱兰又扫了眼地上的铁楸,信以为真,这才放下心来。

沈丰赶忙将铁锹拿起来,放到墙边,心里默默的感激了铁锹一番,否则自己也没机会大占便宜。

过了一会儿,李灵竹上完厕所走了出来,从李樱兰手里接过新买的沐浴露,匆匆回屋继续洗澡。

头进门前,她又转身向李樱兰叮嘱道:“姐姐,你帮我看住傻子,别让他偷看。”

李樱兰好笑的答应道:“傻丰不会偷看的,他不是这种人。”

沈丰深表同意的连连点头,心里暗自嘀咕:我都光明正大的看光了,还有啥好偷看的。

李灵竹再次狠狠瞪了沈丰一眼,才进屋,反锁好房门,坐进木桶里边洗边碎碎念的咒骂着沈丰。

等李灵竹洗完澡,李樱兰先进屋看了一眼,对着门外喊道:“傻丰,进来吧,该睡觉了,还跟我们一个屋。”

下午虽然把马建业打跑了,但她并不放心,生怕马建业半夜来抢人,有沈丰在屋里,她也能放心。

“姐姐,你让我一个人睡嘛,我不想跟傻子一起睡。”李灵竹撒娇道,看见沈丰进屋,她又补充了一句:“是……不跟傻子睡一个屋。”

说完,自己都忍不住脸红低下了头,感觉越描越黑。

李樱兰叹了口气,无奈道:“姐是为了你好,马建业一看就不是个好人,还是让傻丰跟我们一起睡吧,也好有个照样。”

李灵竹果断的摇摇头,满脸不在意道:“天这么黑,晚上坏人肯定不敢来的,总之我不跟傻子一个屋睡,要睡你跟他去睡吧!”

“臭丫头,你说什么呢!”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樱兰脸色一红,嗔怪道。

沈丰则是撇了撇嘴,好像谁愿意跟你一起睡一样,胸小屁股小的!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