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沈丰的一拳下去,马建业顿时满口鲜血,随着一声惨嚎,吐出两个牙齿,摔趴在地。

李樱兰觉得大快人心,但又怕沈丰下手没轻没重,把马建业打坏了惹上麻烦,急忙上前拉住了沈丰。

“你们……你们给我等着!”马建业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可不想再吃这种眼前亏,连滚带爬的逃之夭夭。

沈丰将马建业等人赶出院子,看着他们开车仓惶离开,才返回屋内。

睡觉前由于李灵竹的反对,沈丰单独睡在另外一间卧室,但出了马建业半夜上门这种事,她有些后怕,也不再发对了。

李樱兰让沈丰跟姐妹二人,睡在了同一张床上。

今晚沈丰吸收过姐妹二人的元阴之气,也没啥想法,即使有也不能实施,不知不觉中睡去……

第二天早饭过后,方欣柔高高兴兴的前往学校,能看出她非常喜欢老师的岗位。

沈丰因为当上治安员,也需要去村委会报道。

村委会的工作比较清闲,除了陈洛萱之外,其他的村委都没来,平时有事才会聚集在一起。

何况村委会被烧了,正在修缮,没什么事,村委更不会来了。

沈丰闲来无事,陪着陈洛萱待了半个上午,约莫十点多钟,一阵焦急的呼喊声响起:“傻丰,傻丰人呢?”

沈丰抬头看去,只见张冬梅急匆匆的跑进后院,显然有急事。“冬梅嫂子,找我干嘛啊?”

“我家那口子去后山放羊的时候,说把羊丢了,正在四处找羊,听说你当上了治安员,所以来找你帮帮忙。”张冬梅语气急促的讲述道。

张冬梅的丈夫叫做朱刚强,是朱刚烈的哥哥,家里养了三十多头羊,不管换成谁,丢了一只都会心疼。

“冬梅嫂子,你别着急,羊肯定能找到,我正好没事,跟傻丰一起去。”得知缘由,陈洛萱安慰的问道:“你家丢了几只羊啊?”

张冬梅的眼圈泛红,道:“丢了十只,我家那口子早上身体不舒服,只赶了十头羊上山,放了一会,他犯困找地方休息,结果睡着了,等醒来发现羊全不见了。”

沈丰了解完事情的经过,觉得身为桃花村的治安员,这件事情属于他的职责范围之内,没道理不帮忙。

“丢羊的大概位置在什么地方?”陈洛萱又问道。

“在温泉往北走不远的树林。”张冬梅讲清楚后,又道:“傻丰,陈支书,你们先上山,我再去找几个人帮忙。”

而后,沈丰和陈洛萱一起离开村委会,直奔后山。

因为山路不好走,沈丰拉住了陈洛萱柔软的芊芊玉手,两人不是第一次拉手了,而且是爬山,所以陈洛萱只是脸颊有些微红,并没有拒绝。

一路来到了温泉北面的山林,仔细寻找一番,陈洛萱便发现了羊群的粪便、蹄子印等活动痕迹。

两人顺着这些痕迹,断断续续的前行,翻过山岭,来到环山路边,四周有羊粪,却没有向其他地方挪到的痕迹。

“奇怪,好像羊群到这就消失了,难不成见鬼了?”陈洛萱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忍不住吐槽一句。

沈丰也皱着眉头仔细查看,不放弃任何线索,半晌后他忽然目光一凝,看到了远处两道隐蔽狭长的痕迹。

他连忙走过去,蹲**子观察,这两道狭长的印记好像轮胎印,跟着‘轮胎印’往前走了几步,更加验证了他的猜测。

只见隐蔽地面,有一小滩黑色机油,感觉应该是偷羊贼将羊群装上了车,能装下十只羊,最起码是一辆皮卡。

这是沈丰的推测,但他还要不傻装傻,不能明说。

陈洛萱在四周转了一圈,确定没有其它痕迹,羊群到这就消失了。

她眉头紧锁道:“还是报警处理吧,丢了这么多羊,是件大事,直接损失都有上万块了,足够立案了。”

此时已经接近中午,两人又没发现其它线索,还不如报警处理。

沈丰也点头同意道:“只有报警了,回去给冬梅嫂子说一声。”

商定好,两人顺着环山路,绕了一个大圈返回村子。

来到有信号的地方,陈洛萱拨打了报警电话,详细说明丢羊的情况,接线员表示会通知值班警察,尽快出警。

陈洛萱不仅想起李樱兰和木婉蓉被绑架的那次,接线员也声称尽快出警,结果等到了第二天,黑虎帮都把作案现场的痕迹破坏了。

她生怕再出现类似的情况,一再强调,必须午后出警,并且要求安排办案靠谱的警察。

当两人来到张冬梅家,刚走进院子,便看见朱刚强正坐在屋檐下,端着碗面,哼哧哼哧的吃着。

沈丰顿时皱眉,心里暗自恼火:我们辛辛苦苦的在山上给你找羊,你倒是舒服,在家里躲着吃午饭。

朱刚强也注意到了两人,神情微楞,连忙放下饭碗,抹了把嘴,讪笑道:“傻丰,陈支书,辛苦了,吃饭了吗,不如在我家一起吃点吧?”

看着一脸尴尬的朱刚强,陈洛萱虽然心里不喜,但是并没有表露出来。

她讲述道:“是这样的,我们上山找过了,推测应该是有贼,将你家的羊偷走了,我已经打了报警电话,派出所方面承诺午后会派警察过来。”

朱刚强闻言,顿时跳着脚大骂道:“这群该死的偷羊贼,竟敢惹到老子头上了,等抓住后,看我打不死他们!”

朱刚强与弟弟朱刚烈一般,都是体格强壮,虎背熊腰的庄稼汉子,此时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

陈洛萱倒也看的出来,他十分生气,丢了羊肯定不好受,好心的安慰道:“放心吧,警察会处理好,一定将偷羊贼抓获,把羊找回来。”

但一旁的沈丰,却心里犯了嘀咕,不管怎么看,都感觉朱刚强并不是非常生气或着急,好像在装傻。

说起装傻这方面,沈丰经验丰富,在桃花村里,他认第二的话,谁敢认第一!

所以,他敏感的察觉,朱刚强在演戏,这里面似乎有不为人知的猫腻。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