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丰见到木婉蓉,开心的笑道:“王校长请我吃饭,所以我就来了。”

木婉蓉诧异的看了眼王校长,心里不禁好奇,他为什么会请傻丰吃饭,难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打过招呼之后,王校长带着沈丰,走进一间包厢。

点完菜,王校长才打开话匣子,脸上布满愁容,哀叹一声,说道:“傻丰,你知道今天我找你来做什么吗?”

麻的,这老小子总算肯说了!沈丰暗骂一句,插科打诨道:“知道啊,请我吃饭。”

王校长有些无语,看来是真傻,我堂堂一校之长,会无缘无故的请你吃饭,别做梦了。

他也没必要再卖关子,直接挑明道:“实话告诉你吧,今天县教育局又打来电话,让我挑方欣柔的毛病,找机会开除,并取消她的教师资格,我这没办法,才来找你来商量。”

这话一出,沈丰顿时气的火冒三丈,怒骂道:“教育局为什么又找我小师姐的麻烦?真是可恶,当我家好欺负啊!你把教育局的人叫来,看我不打得他满地找牙!”

王校长气的翻个白眼,我能指使教育局的人,就不在小学当校长了!

这话他不能当着沈丰的面说,耐着性子道:“你现在生气也没用,最主要的是如何解决问题,保证你小师姐的老师职务。”

“我脑子笨,想不出好办法,你说怎么解决?”沈丰装傻道,心里却跟明镜似的,觉得王校长另有目地,否则也不会跑来镇上请客了。

王校长等着就是这句话,拍着胸脯道:“其实想解决也不难,我有个亲戚是县教育局的局长,只要跟他打声招呼,你小师姐的问题根本不叫事。

但是求人办事,总不能空着手去吧,你得拿出来让他心动的东西!”

沈丰纠结道:“我家好像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他到底要什么啊?”

王校长见沈丰上钩,按耐不住心头的激动,直言不讳道:“教育局局长男人那方面也有问题,只要你献出皇家大补汤配方,把你小师姐调到县城去当老师,都不是问题。”

听闻此言,沈丰的嘴角翘起一丝微不可察的弧度,暗自冷笑: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原来是打大补汤配方的主意,若我交出来是童子尿配红糖,非气死你们不可。

并且,这姓王的真是吹牛不打草稿,他亲戚要是县教育局局长的话,他还会是一个小学校长,糊弄三岁小孩还差不多。

他心里想着,表明皱眉犯难道:“配方太复杂,我早就记不清了,始终没想起来。”

王校长的脸上顿时浮现浓浓的失望,他已经寻找沈丰索要过多次,但每次都说不记得,真是傻到家了。

但他契而不舍道:“傻丰,这次你一定要想起来,没有皇家大补汤配方,你小师姐估计又要被开除了。”

“行,我一定好好想想,不过吃饱了才有力气想!”沈丰懒得再应付王校长,这时饭菜也送了上来,反正不吃白不吃,他开始胡吃海塞起来。

王校长则是暗骂不已,跟猪似的光知道吃,不长脑子,看来这顿饭钱是白花了。

他根本没心思吃饭,掏出手机,悄悄发了条短信。

沈丰不管那么多,一顿狼吞虎咽,吃了半饱时,兜里的手机忽然响起,他拿出来一看,居然是木婉蓉打来的。

接通之后,电话里传来了木婉蓉着急的声音:“傻丰,你快点离开,黑虎帮来了三四十号,把你所在的包厢包围了,似乎是冲着你去的,你赶紧跳窗户逃走吧。”

“好,我马上走!”沈丰答应一声,挂断电话却没有走,气的火冒三丈,转头看向王校长,恼怒道:“你个王八蛋,敢骗我?”

说着,沈丰忽然站了起来,一把掐住了王校长的脖子,单手用力,将王校长举了起来。

“放……放开我,你发什么疯。”王校长只觉得腾空而起,双脚乱蹬,却够不着地面,憋得有些喘不过去,双手紧紧抓住了沈丰的胳膊。

“是不是你通知的黑虎帮?”沈丰怒气冲冲的喝道:“敢不说实话,我就掐死你,让你下地狱当死王八!”

王校长被沈丰狰狞的样子,吓得浑身打哆嗦,很快憋得脸红脖子粗,惊慌失措的挤出几个字:“放手,我说!我说!”

沈丰这才减轻力道,将王校长顶在墙上,催促道:“快说!”

王校长连连咳嗽几声,缓和几口气道:“是……是白弘业,是他给我打的电话,让我把配方弄到手,并许诺事成之后,把我调到镇上的学校,当副校长!”

白弘业被沈丰冒充的花仙宫勾魂使暴打之后,送往医院经过一番治疗,虽然气的要死,但总觉得不踏实。

当晚连续换了好几个女人,用尽各种方式,结果都举不起来,这可把他吓坏了。后来听黑虎帮的混混说,沈丰有皇家大补汤,专制男人问题,效果不错。

但他不可能亲自找沈丰,听说王校长也喝过,所以派人找到了王校长,并做了两手准备。

一方面由王校长出面,忽悠骗取沈丰的大补汤配方,另外一方面,布下天罗地网,只要沈丰敢踏进镇上一步,就让他有来无回。

麻的,又是白弘业,真是阴魂不散!沈丰心中暗骂,将王校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转身向包厢外走去。

只见门外两侧,站着四五名青年壮汉,个个身材高大魁梧,眼神凶悍,如凶神恶煞一般。

“傻子出来了,别让他跑了!”其中一名混混认出了沈丰,立刻扯着嗓子呼喊一声。

话音刚落,从附近的包厢,相继冲出三十多个混混,手里都拎着白布包裹的砍刀,彻底堵死了走廊,一副摩拳擦掌,准备群起围攻的架势。

沈丰不知道的是,黑虎帮的老大高虎以及白弘业,也来到了饭店,在包厢内喝酒没有露面,坐等手底下的混混抓住沈丰,拉过去问话。

这时,那群混混身后,响起了一阵皮鞋踩的脚步声。

人群自动散开一条道路,露出了一个竖着大背头,穿着黑背心,目光阴森的男子。

他手里夹着一根烟,深吸一口,吞云吐雾,昂着头,傲慢的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黑虎帮的梁三,道上人称三哥!”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