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早上,李樱兰醒来,迷迷糊糊坐起身,扭头扫了两眼,不禁目瞪口呆。

只见李灵竹睡姿不雅,一条胳膊搂着沈丰,大腿搭在他身上,裙摆下的小裤裤都露出来了。俏丽脸颊上挂着甜甜的笑意,仿佛做了什么美梦。

李樱兰看的都有些害羞,这个臭丫头睡觉太不老实了,幸亏是沈丰,若换成其他男人说不定清白早被毁了。

她悄悄的拍醒李灵竹,因担心惊醒沈丰,场面尴尬,动作小心翼翼。

殊不知,沈丰已经醒了,只不过是在装睡罢了,心里暗想:这可不赖我,是她主动抱我的。

李灵竹被唤醒,睁开朦胧睡眼,沈丰的脸庞顿时映入眼帘,差点惊叫出声。

李樱兰急忙捂住了妹妹的嘴巴,手指比划进行提醒。

李灵竹顿时俏脸通红,轻轻的挪开手脚,心里又羞又气,却无法发作,只能暗自生闷气,赶紧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屋里只剩下了沈丰,他的嘴角浮现一抹坏笑,翻个身,继续睡回笼觉,直到被叫醒吃早饭。

吃饭时,李灵竹忍不住俏脸泛红,假装无视沈丰,低头不语。

沈丰则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该吃吃该喝喝。

饭后,李樱兰正在收拾碗筷,忽然手机响起,是父亲李铁贵打来的,她犹豫片刻还是接通了。

接完这个电话,李樱兰变得非常气愤,碗筷都没心思收了,气呼呼的坐在了椅子上。

沈丰急忙关心道:“嫂子,你千万别生气,发生什么事了?我帮你解决。”

李樱兰重重的叹了口气,看了李灵竹一眼,才说出电话内容。

李铁贵声称已经收取了马建业的彩礼,三天之内就要把李灵竹嫁过去,并让李樱兰也准备准备,到时候去送亲。

李铁贵为了多赚一些彩礼钱,将姐妹二人都嫁了马建业。但他并未告诉李樱兰,打算以送亲为由,到时候将李樱兰扣下。

李灵竹听完后,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哽咽道:“姐姐,我死也不嫁给那个老男人。”

说话时,她的娇躯微微颤抖,晶莹的泪水从脸上划过,哭泣的样子实在惹人心疼。

沈丰实在看不过去,拍着胸脯,保证道:“嫂子,你不用担心,只要有我在,绝不让马建业那个老混蛋带走你们。”

李樱兰眉头紧锁,很是无奈道:“马建业在镇里有钱有势,咱们很难跟他斗,必须想个好办法,拒绝这门亲事。”

她凝神思考片刻,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欣喜道:“我有办法了!”

但是,李樱兰没有立刻说想到的办法,看看沈丰,又看了看李灵竹,越看越满意。

沈丰觉得李樱兰的举止怪异,催促道:“嫂子,你快说到底什么好办法。”

李樱兰打定主意道:“傻丰,灵竹,干脆你们俩结婚吧,这样灵竹就不用嫁给那个老男人了。”

这话一出实在惊人,沈丰与李灵竹同时愣住了。

李灵竹率先反应过来,头立刻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强烈反对道:“姐,你出的什么馊主意,我不同意,我才不嫁给傻子呢!”

“我还不愿意娶你呢!”沈丰也是直摇头,一脸嫌弃。

若是听从李樱兰的安排,娶了李灵竹,以后岂不是就不能与李樱兰亲密了,若是两姐妹当中非要选一个的话,他更愿意娶李樱兰。

李灵竹则是心里暗想:我要嫁,也是嫁给那天救我的大叔,虽然人有点老,但是一看就是个细腻体贴的人,比傻丰和马建业强百倍。

她还不知,在黑虎帮控制的夜总会,救下她的大叔,就是沈丰假扮的。但大叔冒险相救的举动,已经在她心里留下了深刻的记忆,产生了莫名的好感。

这几天,李灵竹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没少偷偷的幻想,再次遇到救命的大叔。

李樱兰无奈的解释道:“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结婚,而是让你们假结婚,名义上,灵竹你变成了傻丰的老婆,马建业就不能娶你了。”

李灵竹闻言,继续摇头,再次拒绝。

哪怕是所谓的结假婚,她也有了一种背叛那位大叔的感觉,自己好像就变得不贞洁了。

李樱兰见此愈发无奈,却也没有办法,暗自心想:只能找机会再劝劝灵竹了,还有两天的时间,一定得说通她!

收拾好碗筷,李樱兰要去鸡舍上班,李灵竹跟随前往,沈丰则是前往了村委会。

但村委会没什么事,沈丰闲不住,想到了王校长,昨晚被摆了一道,落入黑虎帮的包围,不能如此放过他。

大概十点左右,沈丰来到学校,直奔校长办公室。

王校长正在喝茶休息,见沈丰忽然推门而入,顿时变得紧张,讪笑道:“傻丰,你怎么有空来了?”

他昨晚亲身经历,沈丰单枪匹马,打得黑虎帮三十多个混混重伤不起,哭爹喊娘,对沈丰已经产生了畏惧,唯恐沈丰找上门,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沈丰脸色阴沉,怒气冲冲道:“昨晚,你把我骗到镇上,被黑虎帮的混蛋拿刀包围,把我吓的够呛,心脏病都快犯了,你打算怎么向我赔礼道歉?”

王校长闻言,心里大骂:你还被吓的够呛,是你把黑虎帮的人吓得够呛吧!

他嘴上可不敢这么说,硬着头皮道:“我也是被逼无奈,黑虎帮的混混主动找上门,拿刀逼着我那么干的,算起来我也是……”

“少废话!”沈丰把眼一瞪,不耐烦道:“我不管什么原因,昨晚我差点被砍死,都怪你,不赔偿,我就拿刀砍死你。”

“别别,我赔,我赔!”王校长的脸色顿时变得比哭还难看,真怕惹恼沈丰,若拿刀砍他,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他连连赔笑道:“昨晚的事情,我确实有责任,赔偿是应该的,赔你两百块怎么样?”

麻的,真把我当傻子耍啊!

沈丰顿时暴怒:“两百块?你当我不认识钱啊,最少两千块!要是不给,昨晚我怎么收拾那些混混的,今天就怎么收拾你!”

说着,沈丰一个健步上前,揪住了王校长的脖领子,将他举了起来,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揍的架势。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