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打,我给,马上给!”王校长被沈丰准备发飙的模样,吓得直打哆嗦,慌忙同意,沈丰这才松手。

王校长没带那么多现金,赶紧给沈丰转账两千,而后讨好道:“傻丰,你看赔偿也给了,昨晚的事就算翻篇了吧?以后我再也不帮黑虎帮做事了。”

沈丰冷哼一声,警告道:“我只是暂时原谅你了,若下次再敢骗我,绝对砍死你!”

“我不敢了,绝对没有下次了!”王校长连连保证,见沈丰的脸色有所缓和,又讪笑道:“那我的摩托,是不是……”

话还没有说完,沈丰抬手打断道:“那摩托我看着不错,先骑两天玩玩再说。”

这傻子记忆力不好,不会过两天忘记这事,到时候摩托车归他所有了吧?王校长不禁脸色发苦,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正在这时候,敲门声响起,王校长瞬间变换神色,一脸沉稳道:“请进。”

门被推开,刘竖勇走了进来,看见沈丰坐在沙发上,顿时火气不打一处来,怒喝道:

“傻子,我正想找你呢,我昨天忽然犯了羊癫疯,肯定是你捣的鬼,你最好立刻给我转五千块医药费做为赔偿,否则我就告诉方欣柔老师。”

沈丰听着这话,心里大怒,正要发作,目光忽然扫到王校长幸灾乐祸的表情,顿时心生一计。

他故作害怕道:“王校长,你们学校的老师居然恐吓我,我救了他,送他去诊所就不谈了,还把脏水朝我身上泼。

你作为校长是不是应该解决这事情,要是不解决,我就像收拾昨晚黑虎帮的混蛋一样,收拾你!”

王校长的偷笑刹那间凝固,满头黑线,暗骂不已,傻子真是健忘,刚才说好事情翻篇,怎么又提?

但他想到昨晚走出包厢,看见那些黑虎帮混混躺在地上哀嚎,断胳膊断腿,惨不忍睹,吓得打了个冷颤。

惹不起傻子,我还惹不起刘竖勇嘛?

想到这,王校长脸色一沉,勃然大怒道:“好你个刘竖勇,为人师表,却不知好歹,傻丰救了你,送你去诊所,你居然还有脸诬陷好人,鉴于此事,你今年的奖金全部扣除!”

刚刚被沈丰坑了两千块加一辆摩托车,他正心疼,没想到刘竖勇主动往枪口上撞,正好坑他一笔,回回血。

刘竖勇气的脸色涨红,但敢怒不敢言,咬牙切齿的瞪向沈丰,心里更是打定主意要收拾一顿这傻子。

害得自己扣除全年奖金,还让自己在美女警花面前,出了那么大的丑,我以后还有什么脸面见警花?

刘竖勇暗自咬牙切齿,下定决心要报复沈丰,但听说沈丰很能打,镇上黑虎帮的混混们在他面前,都不堪一击。

所以,不能靠蛮力去对付,还得靠智商碾压他!自己堂堂的老师,还玩不死一个傻子?

不光要狠狠整治这傻子,还要得到他小师姐方欣柔,一举多得,不过具体怎么办,还需要好好想想。

见刘竖勇的脸色憋得跟便秘一样,有气却撒不出来,沈丰格外开心,并没打算离开,美滋滋的喝起茶水。

刘竖勇不敢当着王校长的面,再提让沈丰赔偿的事,憋着满肚子火离开。

看沈丰迟迟不走,王校长也不敢催促,在旁边殷勤的端茶倒水,说尽好话。

一直等到方欣柔下课放学,沈丰才跟小师姐一起回家。

出了校门,方欣柔开口道:“听说前几天村委会被烧的事情调查清楚了,朱万财被判了拘禁五个月。”

听闻此言,沈丰顿时皱起眉头,惊讶道:“不可能吧?火烧村委会,而且还聚众欺负马千娇,这么大的罪行才判刑五个月?”

方欣柔苦笑道:“这也没办法,谁让人家有关系呢,听说朱万财的亲戚是副县长,送了大礼之后,只给他判了聚众银乱的罪。至于放火的罪,都推给了朱坡壮,朱坡壮被判了两年。”

沈丰心里暗自生气,朱万财显然没有得到相应的惩罚,但他又无可奈何,自己毕竟不是当官的。

不过这样一来,最起码朱万财的村长职位保不住了,也算给村民做了件好事。

判决的事情,陈洛萱也知道了,下午召集村委开会,沈丰作为治安员参加。

陈洛萱主持了会议,宣布了两个好消息。

第一,罢免朱万财村长的职务,村长的工作暂时由副村长朱千里接任。

陈洛萱知道朱千里不是好东西,但现在不是选举换届的时候,按照相关规定只能由朱千里代理。

另外一条重要消息就是,交通局领导决定,要给村子里修路,就是出村常走的那条坑洼土路,近期开工。

消息传开,围观的村民们都格外兴奋,欢呼雀跃。

那条路一旦修好,村民们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方便了许多!

散会之后,沈丰正要回家,陈洛萱忽然叫住了他。

“支书姐姐,叫我有什么事啊?”沈丰憨笑道。

因为今天有两件大好事,陈洛萱的心情不错,笑道:“我明天要去县里开会,九点前必须赶到,估计七点左右就得走,傻丰你能不能送我到镇上?”

沈丰当即点头答应,陈洛萱大事小事儿帮了他不知多少,这点事情他自然会帮忙。

离开村委会,沈丰闲来无事,溜溜达达来到了后山脚下的鸡舍。他好几天没来了,今天正好来看看。

李樱兰正站在鸡舍前,一副愁眉苦脸。

沈丰连忙上前问道:“嫂子,你怎么不高兴啊?”

李樱兰皱着眉头,叹气道:“少了两只鸡,上午数量还是对的,下午来就少了,肯定是我中午回家做饭的时候,被人偷了!”

木婉蓉也在旁边,出言安慰道:“两只鸡而已,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樱兰你别在意。”

李樱兰摇摇头,觉得木婉蓉这么信任,将鸡舍交给她打理,却弄丢了两只,虽然说起来不算什么,但毕竟是犯了失误,心里非常过意不去。

沈丰也安慰道:“嫂子,你别担心,不就是两只山鸡嘛,我上山帮你抓两只回来,数目不就凑上了。”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