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蛋,谁要跟你做那种事情,再敢耍流氓,我告诉姐姐!”李灵竹没想到沈丰也会挑戏人,气的够呛,抬腿连踢几脚。

沈丰是故意的,不能总装傻,不找点情调,逗逗小丫头也挺好玩的。

直到黄昏时分,沈丰才抓了四只山鸡,虽然抓鸡毫无难度,但上山的时间短,遇上的不多。

眼看太阳快落山,两人匆匆赶回鸡舍,李灵竹提着山鸡,沈丰拖着打死的四条野狗,收获颇盛。

当李樱兰看见沈丰拖着的野狗返回,惊呼道:“傻丰,这是怎么回事?”

李灵竹抢着邀功般回答道:“姐,这是我们抓山鸡的时候遇到的,全被傻丰打死了,晚上可以炖狗肉了。”

李樱兰虽然没有亲身经历,但也能想象中过程十分凶险,责怪道:“你还笑,多危险啊,幸亏你们没事,傻丰,你受伤了吧?”

“没受伤,这几条野狗比较傻,被我随便几下就打死了!”沈丰故意说的简单轻松,反正事情都过去了,不想让李樱兰担心。

李灵竹吐了吐舌头,拎起手中的野鸡道:“姐姐你看,我和傻丰一共抓了四只,足够补上被偷的损失了。”

李樱兰估计全是沈丰抓住了,李灵竹根本没出什么力,但是她不忍打击妹妹的高兴劲,夸赞道:“不错,辛苦你们啦,晚上做好吃的犒劳你俩!”

李灵竹想起在山上被占的便宜,立刻嘟嘴气呼呼道:“傻丰不能吃饭,因为他和我打赌输了,没抓不够十只山鸡!”

李樱兰哭笑不得,劝道:“打个赌而已,不能当真,怎么说傻丰也出了不少力,不能让他饿着肚子。”

李灵竹如同拨浪鼓般摇头,一脸认真道:“我不管,他愿赌就得服输。”

沈丰懒得跟这个臭丫头计较,同意道:“我愿意接受惩罚,不回去也好,我今晚住在鸡舍里,看看到底是哪个毛贼来偷鸡。”

李樱兰听完这话,心里沉吟一番,只好点头道:“那也行,既然傻丰你决定了,我把晚饭送过来,不算违反你们的赌约吧?”

李灵竹很是不情愿,嘴巴撅的老高,轻哼一声,但没有再反对。

姐妹二人没沈丰那么大力气,只拖着一头野狗回村,剩余的三头留在了简易房,找邻居大哥帮忙剥的皮。

将近两个小时后,天色彻底黑了,大山里虫鸣幽幽,山林深处偶尔传来一声兽吼。

李樱兰姐妹打着手电筒,摸索上山,来鸡舍送饭。

大晚上的树影婆娑,气氛阴森,透着恐怖。

李灵竹紧紧抓着姐姐的手,暗自抱怨,早知如此就应该让沈丰回家吃饭,还得给他送,真不知道是惩罚他,还是惩罚自己。

“傻丰,准备吃饭吧。”走进简易房,李樱兰将饭盒递了过去,热情的招呼道。

沈丰真有点饿了,欣喜的打开饭盒,顿时一股香喷喷的狗肉味扑面而来,令人食指大动。

他馋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大口大口吃起来,满嘴流油。

一顿狼吞虎咽,沈丰将一盆狗肉吃了个干净,一脸满足的摸着肚子,打起饱嗝。

李灵竹忍不住鄙视道:“瞧你那谗样,跟没吃过狗肉一样。”

李樱兰白了一眼,取笑道:“好像你吃狗肉的样子,比傻丰强多少似的。”

李灵竹立刻闹了个大红脸,被姐姐揭穿,尴尬不已,连忙转移话题道:“山上蚊子好多啊,还都是毒蚊子,我们回去吧。”

李樱兰果断摇头,拒绝道:“现在还不行,等晚点和傻丰一起回去。”

李灵竹顿时不乐意道:“为啥啊,我不想和傻子待在一起,看见他就来气!”

李樱兰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解释道:“你难道忘记昨天晚上的事了,万一马建业又来,没傻丰保护,怎么办?”

李灵竹听闻此言,想到了那个不怀好意,大腹偏偏,一脸油腻的中年男子,苦着脸安静了下来。

李樱兰也不好过多说什么,有些心疼道:“灵竹,你要不去床上吧,钻到蚊帐里。”

李灵竹没有拒绝,乖乖的上了床。

这时,沈丰将肉汤也喝完了,擦了擦嘴巴道:“不知道今晚偷鸡贼还来不来?如果他敢再来,看我打不死他!”

“贼打死你还差不多。”李灵竹听了这话,立刻撇嘴道。

沈丰冷哼一声,反驳道:“到时候我被打死了,看你怎么办?小心姓马的抢你去当他媳妇。”

李灵竹正待反击,却遭受到了李樱兰警告的目光,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翻身躺在了床上。

因为下午爬山,她也比较累了,不知不觉中睡着。

沈丰坐在地上,李樱兰坐在床边,他看着嫂子晃着美腿,心里痒痒的,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他扫了一眼李灵竹,发现她呼吸平稳,陷入睡熟当中,小声道:“嫂子,我想上厕所,你能不能陪我去?”

李樱兰笑着点头答应,也没多想,以为沈丰怕黑,一只手挽住了他,走出简易房。

此时已是半夜,月亮高悬,撒下洁白的银辉,笼罩着大地,周围影影绰绰。

沈丰心里一动,傻笑道:“嫂子,我也要挽着你。”

言罢,他一只手从李樱兰背后绕过,说是挽实际上是抱,心里邪念作祟,情不自禁的将手抬高,按在李樱兰胸前的饱满上。

乾坤圣手瞬间触发,开始吸收起来元阴之气。

李樱兰顿感受胸口异样碰触,浑身发麻发软,贴在了沈丰的怀里。

虽然她记不清被沈丰摸过多少次,基本习惯了,但还是忍不住有些脸颊发烫,羞涩的如情窦初开。

沈丰就这样抱着李樱兰,故意放慢步子,特意挑选了一棵离简易房较远的大树。

来到树下,他也吸收完了元阴之气,恋恋不舍的松开手,旁若无人般脱下裤子,火力十足的开始放水。

李樱兰站在旁边,听着冲击的声音,忍不住偷瞄几眼。

她见过沈丰雄厚的资本,但这次再看,似乎变得更大了,给她的感官刺激更加强烈,不由得春心荡漾,生出趁荒山野外没人,尝尝做女人的心思……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