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软,滑嫩,香甜,这是沈丰吻上赵念念娇滟红唇的美妙感觉。

他双手环抱住赵念念的柳腰,不顾她发对的呜呜声,吻的更加霸道用力,当做她骗自己的惩罚。

赵念念不断挣扎,但她那点儿力气如何反抗的了沈丰,被吻的浑身不禁发软,渐渐放弃了抵抗,演变成笨拙的回应。

她对沈丰的情感十分复杂,又气又恨,但沈丰夺走了她的第一次,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心里又有一种莫名的情愫。

把女人最珍贵的清白,给了一个男人,即使没有感情,也会终身难忘。

何况沈丰很强壮,发生关系的那次,让赵念念体会到了女人无比的快乐,虽然疼,但疼过之后,却想再次体会那种无法言语的美妙刺激,仿佛中毒一般。

两人一番亲吻,赵念念开始动情,呼吸变得急促,沈丰的大手也变得不老实,滑入了赵念念的衣服里。

赵念念羞的面红耳赤,但那只大手仿佛拥有魔力一般,所过之处一片美妙的麻痒,犹如一股股电流席卷全身。

她欲拒还迎般推搡几下,但很快变成了顺从,任由那只大手肆意妄为。

沈丰见赵念念不再反抗,心里一喜,暗道有门,这几天被李樱兰姐妹挑起的邪火,本无处释放,正好今天有机会,干脆发泄出来。

眼看赵念念浑身发软,站不住脚,俏脸娇滟欲滴,眼神迷离妩媚,樱桃小口中不时发出腻腻的嘤咛,显然已经情迷意乱。

沈丰觉得时机差不了,嘿嘿一笑,将赵念念轻盈的横抱在怀里,走进卧室。

不一会儿,房间内的木床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响,仿佛为床上一男一女的盘桓大战,演奏的交响曲……

一个多小时后,沈丰心满意足的靠在床头,搂着趴在他胸口画圈圈的赵念念,看着她羞红的脸颊,忍不住坏笑几声,大手又攀上了需要不断征服的雪峰。

赵念念又羞又恼,娇嗔道:“哼,你又欺负我。”

沈丰装傻,委屈的说道:“我可没有欺负你,明明是你喊着要,还让我用力,叫的那么大声,所以我才那么卖力的。”

赵念念羞臊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急忙捂住沈丰的嘴巴,故作凶巴巴道:“你还说!”

沈丰嘟起嘴巴,在赵念念的手心亲了一口,赵念念痒的赶紧松手,红着脸穿上衣服。她没有遮羞,反正身体都给了沈丰,也不在乎让他多看了。

幸亏父母没在家,否则知道她在家里跟一个仅见过两三次面的男人,做这种没羞没臊的事情,还不打死她。

沈丰也在赵念念的催促下,穿好衣服,随口问道:“对了,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赵念念的情绪顿时变得低落,重重的哀叹一声道:“我被厂里辞退了,都是朱有福搞得鬼……”

前几天,朱有福派赵念念去取沈丰的精华,结果把女朋友搭进去了。

他以为成功得手,当晚想轻薄陈洛萱,却被埋伏半宿的沈丰打晕,没能得逞,还发生了骑猪事件,彻底没脸见人,在村子里待不下去,只能回到县城上班。

赵念念跟沈丰发生了不可描述的关系,也认清了朱有福的为人,提出了分手。朱有福一怒之下,找工厂里的关系,把赵念念开除了。

听完,沈丰气的大骂道:“朱有福真够混账的,太不是东西了,让我再遇到,一定狠狠教训他,给你出气!”

赵念念虽然记恨被开除,但又无可奈何。

沈丰安慰几句,询问道:“你打算找什么新工作?”

赵念念回答道:“我不打算打工了,想开一家小店,但是具体做什么没想好。”

就在这时,赵念念的手机铃声响起,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紧张的嘘声道:“我妈的电话,你千万不要出声。”

等赵念念接通电话,顿时双目通红,眼泪如不要钱般掉落下来。

沈丰也跟着莫名的心疼,等她挂断,连忙问道:“你别哭啊,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赵念念抽泣道:“我爸被人打了,我得马上赶过去。”

沈丰大吃一惊,立刻跟着出门,骑摩托带着赵念念赶去的路上,才得知她父母靠摆摊卖菜为生。

今天摆摊遇上了金沙帮的混混收保护费,因为带的钱不够,跟对方发生了口角冲突,结果惨遭暴打。

约莫五分钟后,在赵念念的指示之下,来到了一片小区菜市场,远远就能看见围了一群人。

“爸,你怎么样吧?”赵念念慌忙挤进人群,看着其中一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中年男人,眼圈再次泛红。

中年男人正是赵念念的父亲,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我没事,你别担心!”

旁边还围在几个扬武扬威的青年,其中一个染着黄毛的青年,上下打量几眼赵念念,顿时双眼放光,猥琐的道:“啧啧啧,老东西,没想到你居然有个这么漂亮的闺女。”

赵念念抬头看着对方嚣张的嘴脸,怒喝道:“你算什么东西,嘴巴放干净点!”

黄毛先是一愣,随后猖狂至极的大笑起来,身边的几个青年也跟着发出桀桀怪笑。

“我就喜欢烈性子的女人,才征服起的爽感,你听好了,老子是金沙帮的狗哥,专门在这一片收管理费。不如这样,你陪我睡一晚,免除你家一个月的摊位费,怎么样?”

狗哥鼻孔望天,神情狂傲,仿佛睡了赵念念,是对于她的怜悯一般。

赵念念气的浑身颤抖,正要开口怒骂,忽然有人轻轻拍了拍她柔弱的肩膀,她下意识的转头,看清正是沈丰。

“你别生气,气坏身子不值得,把这几个杂碎交给我了!”沈丰投去一个安心的眼神,赵念念紧张躁动的内心,不知为何,忽然变得安定。

沈丰的语气,似乎根本没把这几个地痞无赖放在眼里。

令狗哥极其不爽,瞬间暴怒,指着鼻子喝骂道:“你小子算哪根葱,谁的裤门没拉紧,把你露出来的,还敢辱骂我们,找死是吧?”

沈丰咧嘴角一笑,“我算你干爹,连你干爹都不认了,真是不孝子!”

章节目录

绝色师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本命王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命王座并收藏绝色师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