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verdana>尽管我已经很小心,可最后还是中了她们的道!可惜啊!我面对的是古武世界的高手,也就是所传说中的江湖高手,我的那些防备在她们的眼中真是不值得的一提,那些伎俩在她们看起来真的是太幼稚了!此时,我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口含着口水的趴在桌子上。 face=verdana>“姐勺姐,他已经喝下了您配置的逍遥亡魂散,估计药性的真正发作时间在一个小时后,我们要尽快回去啊!”虹儿有些颤抖的说道,毕竟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头一次做这样的事情,难免的有些紧张!

face=verdana>“好吧!,你出去把他的几个保镖摆平,最好让他们明天才能醒来!我随后架着他离开!”玉华平静了一下自己怀怀直跳的心,对着虹儿吩咐道。

face=verdana>“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姐姐你在这稍微等会儿再和他出去,我先去摆平他的那些保镖!”

face=verdana>“嗯!你下手可要注意点儿,最好不要伤害到他们,不然以后我们就有麻烦了!”

face=verdana>“知道了,姐姐!”

face=verdana>说着,虹儿就出了包间,结账后走出了酒店。看到那辆奥迪车停在不远的路边。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快步地走了过去,手中拿着几个刚刚捡到的石头子。

face=verdana>看着虹儿走了过来,孙建强感到事情不对,这位小美女是和周先生在一起的那个女人,看样子是向我们的方向来的,好像是找我们的。奇怪啊!周先生不应该告诉她们我们的存在,看她的样子,好像知道我们的位置。突然,他一种不祥的感觉。

face=verdana>“不好,准备行动,估计周先生出事了!”

face=verdana>听到孙头的话,金丝镜和狂刀赶紧的放下手中的速食,狂刀的手顺势地拿出他的关东砍刀准备着随时下车,金丝镜一手开动车,一手从一个小包里那出自己的那把爱枪。孙建强在虹儿马上到车边的时候,他小心谨·滇的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face=verdana>“你们好,请问你们是周大哥的保镖吗?”虹儿用那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说道。

face=verdana>“你是谁?有什么事情吗?”孙建强小心地问道,手却一直在背后,随时都可以拔出自己的枪来。

face=verdana>“噢!我是他的一个小妹妹,他喝的实在是太多了,我们姐妹俩个人都拉不动他,所以他让我来找你们来帮忙!”边说着边走到了开着的车门中间。

face=verdana>他们三人听到我只是喝醉酒而已,提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一点儿,再说了就这两个娇滴滴的大美女也对付不了我,曾经我也是打过十几个人的主。

face=verdana>“不对啊!周先生的酒量可不小,他们就这一会儿能喝多少酒?不可能这么快就醉的,还有她怎一下子就找到我们的位置呢!除非她早就知道我们的存在!”孙建强快速的思考着,刚要张口通知他的两个兄弟注意。

face=verdana>可是,虹儿比他更快,她的右手快速打出两个小石头,只见那两个石头子好像长了眼睛似的,分别打在金丝镜和狂刀的昏穴之上,两人立马就昏倒了过去,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可见打穴的之准!同时间,她的左手伸出两指连续击中到孙建强的胸前和脖子上,此时的孙建强也没有办法动弹和说出话来,但是他的眼睛却充满着震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点穴之术,还有这样的存在,太不可思议了!

face=verdana>虹儿将孙建强推进奥迪汽车里,她又分别在金丝镜和狂刀身上点了几下。确定无误后,她将打开火的车子又熄灭掉,她坐着车中对着孙建强说道,“放心吧!你的这两个兄弟没有事情的!明天他们会自然的醒来!”看到孙建强担心的眼神,她解释的说道。

face=verdana>“你们保护的周川大哥也没有事情,我现在要说的话你一定要记住,否则后果你自己负责!”

face=verdana>听到虹儿的话,孙建强使劲的点头,可是基本上没有动弹,只好眨眨眼表示明白,现在他最担心的是我的安全,毕竟我的安全是第一位的!

face=verdana>“我制服你们的手段就是你认为的点穴,可是这样的功夫不是你应该知道的,本来我打算杀了你们保守这个秘密!可是为了周大哥,我暂时不会这么做,可是你要永远的记住忘记这件事,谁也不要说自己知道就好了!明白吗?”她带着杀气冷冷的说道。

face=verdana>孙建强赶紧的眨眨双眼,表示一定不泄漏!

face=verdana>“那就好!我们是不会伤害周大哥的,只是借用一个晚上而已,明天他自己回来的,而且不受一点的伤害,这个你放心!你们就好好的在这休息吧,六个小时后,你们自己才会醒来!”虹儿说完几句后就在他的身上点了几下,孙建强也昏了过去。

face=verdana>走出了奥迪车,她将车门全部从内锁住。就走回了酒店,在门口碰见玉华架着我走了出来,虹儿赶紧上去帮着她一起将我架到了我的车边。从我的兜中将车钥匙拿了出来,打开车门,把我放到后座上,虹儿开着奔向自己居住的临时小区!

face=verdana>玉华本来想坐到前面,但看到我躺在后座的难受样子,又考虑到今晚要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他,所以也坐到了后面。让我靠在她的肩上,希望这样可以减轻我的痛苦,毫无知觉的我却享受着令男人羡慕的艳遇,由于车的晃动,我的头舒适的滑到了玉华的**之间。她那从未让男人接触过的豪乳,立刻感到了一种难明的发酥的感觉的,她那还没有完全褪去的红脸,又一次的红了起来,满脸通红发烫,清晰可闻的心跳,显示了她的紧张!

face=verdana>她们来到天津已经有十几天了,本打算离开这里,没有想到会遇到了我,她们一直在寻找着一个人。真正要寻找人的其实是玉华,她的家族让她嫁给她不喜欢的男人,她非常地看不上那个年轻人,她曾经秘密的调查过那个年轻人,最后的结果是只有用人渣来形容他最合适。道貌岸然的样子,很多的光辉照耀下的他,却是一个**,一个地地道道的伪君子!他的那些恶迹还是一位侥幸逃脱他追杀的,而被自己所救的人所说的。她将这些事情告诉自己的父亲和家人之后,他们都没有人相信,还说是自己不想和人家来往才编处这样的理由!

face=verdana>面对自己家族的压力,他们都以为柔弱的玉华会妥协。可是没有想到外表柔弱,内心刚强的玉华却选择离家出走抵抗,当然她的小妹妹知道后也强烈要求和她在一起,虹儿并不是她的亲妹妹,是她小时候出去玩的时候捡回来的,自己一直当作亲妹妹宠着她,她和自己关系最好了,在家里面只有虹儿才可以说说心里话。

face=verdana>她知道这样下去也是不行的,所以她最后下狠心决定,自己要找一位合适的男子,然后与他结合,等自己有了孩子后再回去,这样那家人就会不愿意了,自己的家族也不会强迫自己,尽管这样自己的牺牲太大,可是这样也比嫁给那个混蛋畜生强。

face=verdana>她思考的非常的周到,她要和一个不是古武世界的人结合,然后再让他忘记自己。她有这个信心,那就是她按照一个古老的秘方配置的一种药物一逍遥亡魂散。这种药物是催情药的一种,当男人将自己的种子散入女人身体中,他也将忘记自己曾经和那个女人做过什么,也将和他发生关系的女人忘记。如果女人在和他交靖过程中,女人也服食一种特别的药物,那就一定会怀上他的孩子。

face=verdana>一个以来月,玉华亲自看上的男人没有一个,本来要任命的,可是我的出现却给了她新的希望。她最后还是决定要实施她的计划。

face=verdana>她们早就在中介找到豪华装修的两室一厅,已经住了好几天了。将我放到床上,两人看向我那英俊的脸庞,还有那已经由于欲望所憋红的脸,却是充满着男人特有的魅力!

face=verdana>“姐姐!你还是准备吧!他的药性已经快发作了,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他的春毒必须用原阴之体来解,否则就会有危险的!其实他也是不错的,起码是我们见到过的最合适的人了!”看到自己那通红又不知道怎么做的姐姐,虹儿也红着脸说道。毕竟两人都是处女,都不知道怎么服侍男人.

“恩!”

face=verdana>玉华知道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就走进了浴室,将自己简单的洗了一遍,穿着浴衣就走了出来。自己从抽屉中拿出自己配置的另一种药,她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

face=verdana>“妹妹,你帮我将这个白单子铺到床上!”玉华从箱子中拿出一个大的白色的床单,红着脸小声地说道。

face=verdana>“好的!”知道姐姐要保留那珍藏了二十多年的落红,所以虹儿将我拉起来,方便姐姐将床单铺好。

face=verdana>“好了!妹妹,你出去吧!剩下的姐姐自己做吧!”

face=verdana>“好的,我在那屋,有事情叫我!”

face=verdana>“恩!

face=verdana>看着自己的妹妹走出去,她深呼吸了一下。由于药物发作,自己也感到发热,尽管自己的所服用的不是催情之药,可是很受逍遥亡魂散的影响。她没有直接揭开我的穴道,而是双手颤抖的笨拙的解开了我的衣服,直到我的上下只留下那个小小的**。早已经坚硬的小兄弟,从来没有这么·喷怒过,将**支的非常的高,侧面都可以看到他的雄姿。

face=verdana>“啊!这么大啊!”她看到我的那个坚硬,她忍不住地有些害怕,看到这么大的雄壮之物一会儿就要进入自己的身体中,真的太震惊了。

face=verdana>现在的她,闻着我身上发出的男人特有的气味,自己也开始动情了!下面的从未被开垦的桃源,已经留下了几滴**汁。她伸手在我的肩上点了一下,我就醒了过来。

face=verdana>此时,我早已经被那厉害的逍遥亡魂散迷失了自己,可以说我已经是一只没有理智完全发情的动物,根本就没有一丝感情,只想找到那快乐的桃源,**那一团团的**。

face=verdana>“你怎么样了!”看到我满眼通红的,充满着征服的眼光,她害羞问道,

face=verdana>没有理智的我,根本就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在我眼中她仅仅是我的一个**对象。我睁开眼没有什么犹豫就扑了过去,一把将她抱住,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强吻上她。两只手粗暴的将她的浴衣撕开,握住那**、柔软、**的**,在我的手中它不停的变换着形状。

face=verdana>“啊!不要啊!晤~~”

face=verdana>玉华被我的粗暴给震惊了,她没有想到我这样斯文的人,竟然是这么的发狂!唉,女人有时候没有办法可以理喻的,她给我下的催情药,我才失去理智的,可是又在心中责怪我。尽管这样,她也不自助的开始感到了些快感,心中一叹,也就不再反抗,而是开始配合我了,因为这是自己选择的!

face=verdana>我的**,终于强攻下了那些雪白的牙齿组成的长城,和她的调皮的小舌终于碰到在一起。在我的引导下,和我的**疯狂的纠缠着,我贪婪的允吸着那甘甜的琼汁。

face=verdana>此时我的手已经开始不停的在她的桃源那**,不停的骚扰这那个桃源入口,手指上有了粘稠的液体,她的口中已经是**声不断了,

face=verdana>我没有太多的前戏,根本也不知道什么怜惜,从**边窜出的火热的小兄弟,早已经到了顶点,毫不犹豫的进军那个令人向往的桃源,几次都没有那么容易的进去。

face=verdana>“啊!轻点!啊!疼!”

face=verdana>从来没有开发的处女地,已经泥泞不堪!可是毕竟未曾有客迎,所以她疼痛的求饶道,她的话语反而是战争的角号,催动着战士更加的勇猛直前!

face=verdana>终于进去了,一下子就到了底部,只听见玉华大声地叫了一声,那清凉的气息让我的意识稍微的清醒。我隐约的感觉到自己在做什么,可是已经无法控制自己,那焚烧的难以浇灭的欲望无法忍受。我稍微了的停顿了一下,而后有疯狂的运动起来。

face=verdana>开始的时候,她不是很适应,幸好她拥有习武的体制,如果是普通人的话,估计早已经昏了过去了!我的意识慢慢的清醒的恢复了一些心智,知道了事情的不正常,一定和她们两个女人有关。心中的不平之气·喷怒的升起,我大力的抽动着,同时心中默默的念着《慈悲心经》,希望可以早些化解那焚心的药物。这是她们没有想到了,如果我没有这样特殊的体制,有这样可以压制魔心邪年的经书,估计仅仅是一个无意识的种马!

face=verdana>屋中的各种声音混合在一起,产生出了一首动人的乐章!

face=verdana>在另一边的卧室中,早已经明白人事的虹儿,听着姐姐发出的声音,她忍不住一直的听着。开始她是那么的痛苦,而后是那么的愉悦,现在已经不知道是姐姐怎么了,竟然也说出了哪些羞人的词语!

face=verdana>听着姐姐喊着那连自己都说不出口的话,虹儿的心里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难道那个真的是那么的快乐吗?要不姐姐怎么那么的快活!哎呀,真么羞人的事情,我怎么会想这么羞人的事情啊!

face=verdana>可是,我怎么不能控制自己啊!这是怎么回事呢!虹儿的手情不自禁的摸在自己**,不自觉地揉了起来,而且紧紧地夹住**,还不停的摩擦着。此时她也逐渐的开始迷失于自己的欲望之中。

face=verdana>玉华渐渐的已经开始不支了,有些开始昏迷了!可我却是越来越勇猛了,因为体制特殊的原因,可以说天下间只有我这么一个,尤其是最近和几位老婆每天的大战,变的更加的厉害。其实今天也是该玉华倒霉,我的体制加上那些催情的逍遥亡魂散,更是无敌了,我的厉害是她没有想到的。玉华由于习武的原因,所以才可以坚持这么久。

face=verdana>“不行了!啊啊!虹儿!虹儿!”

face=verdana>听到姐姐叫自己,沉迷于欲望的虹儿突然清醒!而后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就离开到了姐姐的房间。进去后,她突然看到了她一生的最难忘的的画面。在她的眼中,我们两个**的仍然做着最原始的运动。

face=verdana>“啊!你们,你们?”虹儿语无伦次的说着,她的眼睛却是盯在我们结合之处,从她的眼中也可以看出她深深的欲望,她那还没有褪去的红晕,更是可爱了!

face=verdana>我已经快清醒了,看到了眼前的已经开始不行的玉华,也有些不忍,可是我无法的停止,只有在那桃源中才可以感到舒适,一出来就感到浑身的不适,也许都是那种药物所造成的吧。

face=verdana>我将自己的眼睛看向漂亮的虹儿,我现在是多么的希望她也上来啊,这样我才可以真正的满足,初次逢露的玉华已经不能再承受了,不然身体就承受不了了!现在也许只有虹儿可以帮助她了,也可以帮助我,因为我感到那处女原阴可以增加我的恢复,还可以加强我的精神力。尽管我的想法很可耻,可是欲望下的我已经没有那么多的顾及了!

face=verdana>

看到自己的姐姐这样子,虹儿下了决心,一件一件的将自己的衣服去掉,·漫慢的颤动着走到了我们的身边,将要昏迷的玉华看到自己的妹妹举动,突然清醒的她的出言说道。

“虹儿,不要啊!”

“姐姐!这是我愿意的!”她红着脸羞涩的说道。

“姐姐!这是我愿意的!”她红着脸羞涩的说道。

“这!唉!”玉华再没有说什么,她知道这个妹妹的脾气。

虹儿将自己的姐姐替换下来,痛苦的将自己的第一次交了出去,几个小时就这样的过去,我只知道在玉华再次的上来的时候,将我的精华给了她,她和我一起达到了**!而后我假装着昏迷过去,想听听她们说什么?

章节目录

流氓业务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火热骑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热骑士并收藏流氓业务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