娴姐和丽琼看着我离开,她们都嘱我路上小合,而后两人就一起躺在床上闲聊。 “娴姐,你说周川那个方面怎么那么强啊,我看到书上和片里的都没有他那么厉害的。”丽琼稍微红了一下脸问道。“周川是我们的老公,你应该叫他老公才对啊,哈哈,怎么妹妹也害羞了。”娴姐取笑着丽琼道“哎呀,娴姐你也取笑我,他是我们的老公,我们的**老公,行了吧。”她**的讲道。“你啊,怪不得老公叫你小**,还真是骚哦。”娴姐在她毫无遮拦的**上揉了一把。“啊一,您还没有回答我的华话呢?”丽琼撒娇似的跟娴姐问道。 “我们的老公本来在那方面就厉害,前一段时间又学习厉害的功夫。妹妹,你知道老公的功夫有多高吗?你一定想象不到的,他现在比电视中演的那些武林高手还厉害,尤其他在那个方面就更加厉害,我们几个己经不能满足他了。”娴姐自豪的给妹妹介绍着。“真的吗?”她怀疑的问道,眼中充满着不信,怎么会又那么高的功夫存在,那都是人虚构“妹妹,老公的功夫我是见过的。你知道吗,我为什么昨天没有上班吗?”娴姐开始给她解释道她也明白这件事情不是很容易接受的。“不是说您有无敌龙书屋快发事情处理吗,难道还有别的原因?”丽琼奇怪的问道。“妹妹,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前天晚上回家的时候,我被一些人给绑架了。”娴姐说时也有些害怕但是想到我救她时展现出来的那个气势,她心中就充满着甜**。“绑架?”丽琼吃惊的叫道。

“是的,绑架的每个人都是武林高手,他们可以飞身上房,非常的厉害。后来老公就带领着我们的人把我救了出来,那个时候,老公和绑架的那个头目交手,哇,比电视中那些高手比试还要激烈。

“姐姐,老公真的那么厉害,他一定是个英雄了。”丽琼知道娴姐是不会骗他,她明知道这些还是没有办法一下子接受。“妹妹,以后跟着老公,你就会知道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但你必须保密,千万不要乱说,要不老公会不喜欢的。”没有比那我不喜欢她,警告她更有效的了。“我知道的姐姐,这是我们的家事吗,只有我们家里人才能知道。对了,姐姐那些绑架你的人还会再来吗?你怎么不请些保镖呢,那样会安全的。”丽琼关心的问道。“哈哈,妹妹,你知道吗,现在至少有四个以上的高手在你这栋楼附近,一旦有什么情祝,他们会习撮短的时间内赶到。这里是最安全的,就是中南海保镖都不可能伤害到我们。”娴姐神秘的说道。

“真的,那我就放心了。今天我不能上班了,现在就向姐姐请假了噢,哈哈,以后太方便了。”丽琼调皮的说道。

“好的,妹妹今天好好的休息,我今天在这陪你。妹妹告诉你一个消息,姐姐我怀孕了。娴姐充满着母性光辉幸福的说道。“姐姐,你怀孕了,我看看。“说着她就把耳朵贴在娴姐的小腹上。“呵呵,才一个多月,什么也听不到啊。”娴姐高兴的说道。“也对,姐姐你有什么感觉……”两个没有经验的小女人,躺在一起讨论着孩子起来。我赶到龙腾大厦的时候,比约定的时间过了几分钟。跟张强联系,让他和耿军在龙腾大厦前等我“上车,不好意思,来得有些晚了。耿军从昨天见到我之后,一直处在兴奋中,他没有想到一个接近枪毙的项目,被我给找到了一丝曙光,现在他都开始佩服我了。

耿军老早就到公司等着,一起和我们到青市,直到约定的时间也没有见我来。这个时候,张强经理才通知他下楼等我。

刚到楼下,就见到一辆最新款的奥迪a8停到跟前。里面开车的竟然是这个兼职的业务员周!日。他们就上了车出发到青市,路上我和张强换着开,耿军不会开,我们要求他有空去学以后会用得着的。

坐到车里,耿军想着像师傅一样照顾自己的罗组长说的话,“公司的高层都是原来旺兴公司销售一部的原班人马,那个旺兴公司有现在的规模,和现在这些人分不开。川胜公司正是起步阶段,但是在这些人手中一定有不可限量的发展,所以这次你去青市的时候,多多和公司的张强经理沟通。只要努力的付出取得成绩,你才可以在这个公司站住脚,还有一点儿要紧紧的记住,董事长李娴是个值得我们跟随的人。你还年轻没有什么家世,所以要想成功一定要找到人生值得你跟随的人。关于周川我不是很了解,但他一定不是个简单人物,你要认真的给你人家学习,也许你有想不到的收获。

也许罗组长说得对,这个兼职业务员周川不是个简单人物。一个业务员,就是再厉害也不可能开着几百万的顶级车,看来他的身份不一般啊,耿军心中默默的思考着。

路上我们三个闲聊了很多,耿军这个小伙子确实不错。言谈举止非常的到位,这是一块未开发的美玉,如果再磨练几年,完全可以撑起一片天地。

下午三点的时候,我们到了青市。青市是山东的第一大市,同时也是个港口城市,它的财政收入占全省的三分之一。青市开发区在全国非常的有名,里面有不少的国内知名的企业,比如以洗衣机起家,而后到各种家电生产的张氏实业集团;以手机、摄像机等电子集团一海氏集团,等等。

这些企业在全国都是非常的有名,其中张氏实业集团也是世界五百强之一,他的工厂在青市开发区就占地四分之一之多。

我们找了一家四星级别的宾馆安顿下来,要不是顾忌耿军,早就住五星级大酒店的总统套房了。即使这样我也知道他对我的身份怀疑,不过他一定不会随便的说出去,因为他是个非常聪明有主见的人。“耿军,“是的,昨天你是否己经和原来那个负责人联系好了?”我问道。我们预约的时间是四点,现在还有半个小时。”耿军回答道。

“周川,我和耿军一起去,带了一些资料给他们,你要的那分我给你准备好了。”张强说着就给我了一份资料。

“好的,谢谢。你们无论如何要把他约出来,最好那些负责人都约出来,最好的地方吃饭找乐子。耿军,做业务有的时候要用手段,去个酒吧,到个夜总会,找个小姐,带着客户寻求一下刺激等等,以后你都会遇到的,这些东西你要

#8226;漫漫的学习。有一点你要牢牢的记住,无论带着他们怎么寻找刺激,你绝对不可染上什么恶习。”我跟他传授经验道。“我记住了,您放心。”他认真的听着我的话,而后鉴定大额点点头说道。“耿军,一看你就是没有流连过烟花场所,今天你也开开浑,跟着我学着点。我们做业务员的以后会经常的到**窟谈业务,里面很有技巧的。”张强笑着说道。

“你们来的时候带的钱应该不够,这是几万你们拿着。张强,你就利用这次机会给耿军好好的上一课。”我说着就拿出几沓钱给他。“我来的时候带了一万,应该够了吧。”张强说道。

“不够的,你们今天带着他们到青市最高档的海域岛娱乐城去玩,不要弱了我们公司的实力,不够跟我联系。“好的,我知道了。

张强知道这些钱在我的眼中算个屁,周老爷子毫不犹豫的拿出三个亿买下一个工厂,怎么也得七八个亿吧,他的大哥是龙腾的老板,那又是一个几十亿身价的大富豪。

四点五十分,我到了青市电力局的局长办公接待室。她的漂亮的助理接待了我,因为我是预约好的,所以她非常的客气。“你们局长还没有开完会吗?”我看到己经是五点过五分了,就跟那个助理说道。“会应该己经开完了,估计是一些人留下她说活吧,她应该马上就到的。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位看上去三十五六岁的美丽的女士走了进来,一身的深色的白领女士装,短发梳理的非常精神,一副金色边眼睛,年轻时候一定是美女,现在己经是那么的端庄、威严。中等的身材,己经步入了不惑之年的她,仍然保持的那么好,她的微笑那么的亲切如浴春风般,在她的身上我没有感到官员高人一等的浮贵气。她就是青市电力局局长梅若英,也是年轻女公共员的偶像,青市女士中最高的官员,下一任青市的有力竞争者之一。“您好,梅局长,您百忙之中还抽出时间来接见我,太感谢了。”我赶紧的站起来,客气的说道

“周经理太客气了,你们也是支持我们的工作,资料带了来了,我看看。”她不愧是雷厉风行的女局长,坐到一边座位上直接问道。

“你看,这是我们公司可以做的设备资料,当然还有我们代理国外的一些品牌资料。”将准备好的一些样本,公司资质等等给了她。“你们成立的时间太短了,还不到两个月,而且你们没有什么工程项目案例,所以你们公司到底产品如何很难说。”她看着资料,口中说道。

“梅局长说的这些,确实是我们公司目前的状祝。但是这些并不重要,贵方需要的是质量好的国内产品,而我们正是符合那个无敌龙书屋快发要求。您应该己经知道了,我们的下属加工基地就是原来非常有名的津电设备厂,一个月来,它再一次得到了腾飞,生产出来的产品在国内至少排在前三之内,从工厂成立的时间算起,我们成立的时间算是这几家竞争对手最长的了。您是在那个厂实习过,对于它的质量应该比我更清楚,再有我们又改进了不少,一定可以满足贵方的需求。

“不可否认,我确实通过了解得知你们收购津电后,它的产品质量回到了原来的水准,甚至比以前更好。可是国内还有几家比你们更好的。”她抓住我刚才说活的漏洞问道。

“我们和他们是伯仲之间的,质量上相差不大。你说得那几家都是南方的厂家,他们离的非常的远,这样对于贵方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一旦有问题发生,他们的后期服务就是问题,再好的产品都不可能一点问题都带受有的。在北方合格的只要我们一家公司,我想您可以到我们的公司去考察,可以看看几个正在进行中的工程,我想您一定是不许此行的。”我侃侃而谈,将对手的劣势说了出来,更加强调了我们公司的优势。

“你倒是分析的透彻,看来你是这个公司的业务主干。对于你们的产品质量,我不是很担」合,因为现在负责的工厂的那个周工,原来是带我的实习的老师,他这个人就非常的严谨。可是你应该清楚,这个项目尽管我最后决定,但是我们的采购工作组并没有给我提供你们的资料。出于我对这个工作的负责态度,我尽量的说服工作组,在下个月第一周考擦的时候,到贵公司看看,至于最后的决定,他们会给我一个可行的方案。”她平静的回答道。

我心中明白,她是将这个事情推到下面,明明她是最后的拍板人,还要给我装**。妈的官场混的人那个都有一套。她说的周工,那不是我的父亲吗。

“您的意思我明白,太感谢您给我们这次机会了。刚才您说的周工,是不是现在的总工周恒老先生啊?”我问道,也许可以套套近乎。“是啊,没有想到在新的公司中,受到了如此的重用。”她说话的时候,有些沉重的味道,还有些激动。尽管老爸出钱收购了那个工厂,不过没有向外直接宣布自己是老板,而是公司采用聘请他为总工那工作。“这么说来,我们还是很有缘分的,周恒老先生是我的父亲,没有想到您实习的时候在他老人家呆的设计室里。”我显示很亲切的说道。“你是周恒的儿子,没有想到在这遇到你啊,那个时候你才上幼儿园大班,一晃近二十年没有见过你的父亲了。”她惊讶的感慨的问道。

“是啊,我不知道您认识我的父亲,这样算来,我应该叫您梅阿姨了。”我赶紧的随杆向上爬的说道。

“哈哈,不错,你确实应该叫我一声梅姨,那个时候你父亲一直将我当成自己的妹妹来照顾。你爸爸他还好吧?”梅姨回忆着说道,她的脸上出现了瞬间的幸福之色。她和老爸之间也许有什么,不过依照老爸的脾气应该是不会有吧。

“他老人家身体非常的好,这一段时间工作顺利,更是精神焕发,我老妈常说这是老爸的第二春。哈哈!”我笑着说道。“那就好,很久没有见他了,替我问个好。”她虽然微笑的说,可是我感觉她不是很自然。这个时候梅姨的手机响了,她就接了起来,示意我等会儿。

“喂,瑶瑶,什么事情?”对于自己这个十分懂事的女儿,不会无缘无故的在她上班的时间打电话的,一定有事情。妈妈,我在温州南路的维也纳歌厅里,有一伙人不让我们走,你快来啊。

“怎么回事?”梅姨知道自己的女儿很乖的,怎么回去那个地方,有人拦住自己的女儿,她着急的问道。“是,啪一”“喂,喂,瑶瑶,”她突然听到一声响,然后就没有了女儿的声音,估计手机摔坏了。我一听就知道她的女儿出事了,就赶紧的问道,“在什么地点啊,梅姨我们赶紧的赶过去。

“可是我的车刚才送那些老干部去了,还没有回来.。对,我先赶紧的报警。”她紧张的不知所措道。“梅姨,报警不能解决问题,我的车在下面,赶紧走吧。”说完,我们就一起跑下楼。

上了我的车,按照他说的路线狂奔而去。我告诉她不能报警,那些歌厅的老板那个不是和警察熟悉的,如呆报警反而麻烦,幸好路程不是很远,在加上青市的单行多,我开非常的快。己经超速行进,还闯了好几个红灯。

“妈的,竟然闯红灯、”路口处一名年轻的交警看到我的车飞快的开了过去,他就要开摩托车去追。

“小张,你歇着吧,看清楚了,开那种车的人不是我惹的起的。”一位和他一起值班的老交警叫住道。“怎么了,开奥迪就牛比,再说是外地的牌照怕他个鸟啊。”年轻的不服气的说道。

“开奥迪是比我们牛,没看他开的是最近的才上市的奥迪a8,好几百万呢,就是外地的我们也若不起,敢这么狂的开一定是有人在这边罩着他,为了饭碗你还是老实些吧。”老交警教导的说道。那个年轻的交警,最终无敌龙书屋快发还是默默的从摩托上下来。我们到维也纳歌厅,只有了七分钟,要是平时这段距离怎么也要走二十分钟以上。我和梅姨快速的走进了维也纳歌厅的大门,就听到里面的吵闹之声,好像还有打斗的声音。

章节目录

流氓业务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火热骑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热骑士并收藏流氓业务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