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姨的丈夫几年前就去世了,留下一个女儿相依为命。她的女儿刘瑶是个非常 108尒说Www.BOOk108。cOM更噺懂事的小丫头,今年是一名高三生,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年级的前几位。 马上就要元旦了,今天又是周五,学校全部老师在一起看了一个座谈会,全

体的学生轻松的放了一下假。高三生本来是不在放假范围之内的,可是学生的强烈

抗议,学校决定让他们轻松一下,因为过了元旦他们就要彻底的进入高考前的最后

冲刺阶段。

赵瑶的几个同学就约在一起去放松一下,一个同学就提出到歌厅去唱歌,都

是年轻人也好这口,就杀向了附近的维也纳歌厅。

本来是没有事情,可惜的是一个帮会的头目之一,也到这个歌厅来玩耍。无

意中看到了清纯可爱,美人将成熟的赵瑶,他就说了一句‘这样的女孩真是他妈的

清纯,一定是处女,要是干一次,真是爽死了’。

一边的歌厅老板听到后,就用上了心,自己的地盘是这位祖宗罩着,要是讨

他欢心,以后自己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多帮着自己一些。

所以就在这个帮会头目方便的时候,歌厅老板跟上来聊了几句。

“三哥,你要是喜欢那个学生妹,兄弟就给你说说去,一定要你今晚满意。”

老板在这个被成为三哥的耳边小声说道。

“不行的,看她的样子都是那种出来做的人,我还是找个出来做的学生消消火

吧。”这个三哥虽然有想法,可是顾忌老大定下的不可以**的帮规。

“三哥,放心,这样的学生妹有时候很好搞定的,我给她一些钱不就行了吗,

这年头还有钱办不成的事情。”那个老板自信的说道。

“你呀,有些东西钱还是办不到的,那个小丫头估计用钱是没有戏,还是散

了。”三哥遗憾的说道。

“嘿嘿,三哥你放心好了,兄弟一定要您今晚尝到那个丫头,连这个都不能给

三哥办好,我不是有愧三哥平时的照顾。不满三哥,最近我的一个朋友给我一种非

常厉害的**,服下之后,三个小时内没有任何什么反映,但是三个小时后,就会

变成一个彻底的**,那个时候还不是您说的算,在说也没有其他的人知道。”那

个老板猥亵的出谋划策道。

“这个,不好吧,无敌龙书屋快发我们老大可是最反对这事情的,你也知道他的两个女人都是

被人**后杀掉的。”

“三哥,你什么也没有听到,我什么也没有说,几个小时后,一个美女主动的

要求您安慰她,看到她是被人下了**,为了帮她你不得不这么做的。”那个老板

大义凛然地说道,好像他们正在拯救地球一样。

“嗯,你说什么了,我要唱歌喝酒去了。”他看着这个一直照顾地老板,自己

确实想上了那个丫头,一狠心也打哈哈说道。

就这样,在给赵瑶他们送的啤酒中,赵摇喝的那瓶中就含有非常厉害的**药

-三时**荡散。

几个同学唱了几个小时,五点的时候就要回家。这个时候老板就不干了,自

己给赵瑶下了药才两个小时,这个小丫头要是走了到那找她去,这不是要自己给三

哥没有办法交待吗。

歌厅老板就要自己地一些人,跟赵瑶这些人胡搅蛮缠,一直脱时间。赵瑶他

们这边就不干了,两方就吵了起来,而赵瑶一看事情不对,赶紧给老妈打了

电话。

我和梅姨赶到地时候,已经听到里面大吵起来,因为这里都是隔音设备,所

以里面这么大声的争吵,而路上也没有人听到。也许他们没有想到有人敢进来吧,

所以门前没有什么人看守。

“我们没有开始营业,请你们一会儿再来。”在快到大厅地时候,一个人发现

我们地进来,他赶紧的过来说道。

我知道外面挂着八点营业的牌子,这是里面的人方便行事的鬼把戏。没有理

他说什么,直接一个手刀击昏他,和害怕的梅姨进到大厅。

只见靠近一个吧台处,八九个学生打扮的人害怕的在一起,里面是五六个女

生,外面是几个男生保护着,其中两个男生已经挂彩了。周围不少都是歌厅的人,

怎么也有二三十个,每个人眼中都是那么的不屑的看着那几个男生。

“怎么,服气了没有,还练什么**武呢,小**孩毛还没有长齐,找死来

了!”一个看样子是酒吧打手的人物叫嚣道。

对面是个强壮的中学生,嘴角边流着血,一米七多的个子,面色坚定的挣扎

的又站了起来。

“我是打不过你,可是你们别想欺负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人的肮脏

想法,只要我一口气在,你们别想欺负我们的同学。”刚进来的我听到后,点头赞

赏的看了他一眼。

“瑶瑶,你们到妈妈这来。”进来后,梅姨看到自己的女儿着急的叫道。

那几个学生看到我们进来,其中一个最漂亮的小姑娘听到梅姨的话,就叫着

“妈妈”,流着泪跑了过来。

那个老板看到我们进来,就感到麻烦了。幸好是两个人,警察那边也没有出

动的信给自己,应该没有报警。他给下面的人打了一个手势,没有阻挡我们汇合到

一起。他的意思很明显,今天我们都不能轻易的走。

这样的场面对我来说,太小儿科了。心中盘算着怎么处理这件事情,自己的

人到一块也安全些,现在我们明显的分到两边。简单的问明发生的事情,我就和那

个老板交涉。

“情况我已经了解,你们这么做太过分了,应该给我们一个解释。”我强硬的

问道,自从有功夫以来,心境有了很大的改变,面对什么人都显示出我的强

势。

“给你解释,你他妈的是那颗葱啊,今天你们都要留下,那个小妞我看上了,

怎么样?操,小五去告诉他这是什么地方。”那个老板从来没有见过我这样子的,

面对自己这么多人竟然要给他一个解释,非常生气的说道。

他的话刚说完,只见刚才那个叫嚣的打手,轻蔑的看着我走了过来。他的眼

中,我这样的白面书生在他拳下的几下就解决,那个打手轻视的走过来。

我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也不再跟那个老板什么废话,这是时候就拳头解决

问题的时候。我心中想到,妈的,对付这些人根本就不用内功,但是要产生立威的

效果,所以上来就必须要他躺下。

后面的梅姨抱着自己的哭着的女儿,看到他们要收拾我,这是时候才知道了

害怕,后悔没有报警,可是面对这样的环境能有什么办法。她在官场这么多年,也

看出了我一定不简单,就是在这些人面起就看的出来。那打手出手了,他的身手很快,看来是练过几天。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一

个垫步快速向我这个方向过来,手中的铁拳击向我的面门,右腿就要紧接着起来,

要踢我的中盘。上来就给我来个连环打,看来这小子也是准备一次将我击

倒。

别人的眼中他的速度很快,可是在我的眼中,太慢了。就在他的拳头离我面

门一厘米的时候,我动了,看上去很自然地向他左侧躲避,这样他的左手重拳击

空,他准备地右脚前踢也失去了意义。

他没有想到我可以轻易地躲开,惯性地身子向前跑了一步,他的后背就留给

了我,抬起就是一掌。没有用内力我,力道也是非常的吓人,只用了三成劲,估计

他要养几个月了。

“哇~。”这个打手口中吐出了血,身子走了好几步停下,他倒在地上

昏死过去。

这个过程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两边的人都傻了,一时间歌厅中非常的静,

就是掉一个针也听得着。

那个老板和他的手下没有想到,这个在歌厅排在第二的打手,竟然连人家一

掌都没有接住,这个人也太厉害了;梅姨他们在我将要被击中的时候都叫出声来,

可转眼之间那个打手就被打的吐血倒地,他们看我的眼神都变了,仿佛看到可以离

开的希望。其中的一个男同学,对,就是那个刚开始和昏死的打手打斗的那个,看

到我这么轻松的就搞定,他眼无敌龙书屋快发中充满着崇拜。

“一起上,做了他。”那个老板反映过来,知道一个人是不可能收拾掉我了,

就指挥着这些人都上。

“你保护他们找个机会就出去,这些人我自己处理足够了。”我对着那个要上

来和我一起打架的同学小声说道。

“放心。”看到我给他的放心的眼神,他豪气的说道。

看着过来收拾我的这些人,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口中给那个老板说道。

“这件事情收手还来得及,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妈的,你以为你是谁啊?到老子这撒野,做了他。”歌厅老板叫嚣着,他认

为我是害怕了,所以忘记了刚才的震惊又的猖狂骂道。

“良言难劝该死的鬼,今天就要你们尝尝被人打的滋味。”我嘲笑的对着杀过

来的人说道。

此时我一边注意着自己的人,一边和眼前二十来人战在一起。这些人都是乌

合之众,一帮的小混混,这些人也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辈,也就是平时的打个架,

杀人估计是没有他们的份,所以我没有下死手,给他们一次机会。

最前面到的那个壮汉,上来就要给我一脚,他还没有踢起来就到了地上,一

拳就打在他的**,隐约的听到骨折的声音,估计几个肋骨是断了。后面偷袭我的

那个卑鄙的小人,我真的太没有好感了,根本就不看,一个后蹬鹰就将他踹飞,落

地连声都没有出,疼死过去。一拳就是击倒一个,一脚就是蹬飞一个,转眼之间七

八人倒下,有肋骨断的、有手臂骨折的、有昏死过去的、有口吐血嚎叫着的。

剩下人已经开始畏惧,再也没有人敢轻易的上去,他们的士气已经失去。面

对这样一拳一个倒下的高手,平常吓的跑还来不及,怎么会上前呢,这就是混混的

特点,欺软怕硬。

“拿刀砍他,砍死他。”那个老板已经开始坐不住了。有些害怕的叫道,自己

的这些饭桶这么不中用,眼前的人一定不能放过,要不自己还能混下去吗。而后轻

轻的向一边的人耳语了几句,那个手下就到里面的包房去了。

我看到我们的人竟然没有出去,而是看着发生的一切,那些中学生不知道是

不是脑子有病,没有害怕反而兴奋的给我加油,现在的中学生这么喜欢暴力了!

“妈的,不知好歹。”我根本不给他们机会,冲向他们的老板,擒贼先擒王。

对着那些拿刀的就下了狠手,出手就废了最前面的拿个拿刀人的手臂,将他的刀轻

松的取到自己的手中。我面前玩刀,靠,我是你们的祖宗,我的刀上下纷飞,只要

阻止我的人都会中刀倒在一边,还是没有要他们的性命。这是时候有些后悔,要是

把那些学生救出去,晚上再来收拾他们,妈的,都做了他们多痛快。

“不、不要过来。”面对我这样的人物,那个歌厅老板已经吓得要瘫到地上

了,看到我已经到了他的面前哀求的说道。

“你也知道怕吗,刚才你不是很嚣张吗?”说着给他一个巴掌,他的脸上就是

一个红手印,嘴角边就流出了血。

“你不能动我,不、不然有人我们的人不会放过你的。”他非常的害怕,但是

还用他背后的人威胁我道。

“哈哈,说,谁啊?”我大笑一声,而后冷冷的问道。

就在这个时候,里面的包房出来五个人,他们从一出来我就知道,这几个人

才是真正黑道上的人,他们的身上都有杀气,这是杀过人或者经常杀人才有的。

“这位朋友,有什么事情好说。”五个人中前面的那个很精神的三十来岁的男

而后,他看到客厅中倒地上的不少人,到处都是鲜血,虽然看上却不是很恐

怖,但是他心中可就不这么认为了,眼前的人几分钟就解决了这些人,实力和帮中

的三大杀手可以相媲美,幸好他没有杀这些人,要不应该还要快解决。

“三哥,您要救救我,这小子太欺负人了。”看到自己的救星来了,他有恢复

了嚣张劲。

“妈的,是你欺负我们吧,我们欺负你了吗。”口中说着,手没有闲着轻轻的

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似没有什么力气,不过歌厅老板的一个肩膀废了,骨头被我给

这么温柔的敲烂了。

“啊~,”他疼的躺在地上,口中撕心裂腹的叫着。

“朋友,你太狠了些了吧。”那个三哥非常不痛快的说道。

“哼,他们都是一些学生,他做他的生意就行了,可是他好像是做了不该做的

事情吧。你又是什么人?”这个时候那还能善了吗,就是为了面子,眼前的人也不

会和气收场,他就是那个帮派的人,现在我也毫无顾忌,稍微动动手就灭了他们,

我不客气的问道。

“妈的,你小子是什么人,敢这么给我们老大说话,活着不耐烦了。”后面的

一个凶汉看到我这么不客气的给自己老大说,他就骂道。

“滚,我们说活哪有你插嘴的份。”妈的,这样的话我听的多,非常的反感,

直接骂他道。

“操,老子做了你。”说着那个凶无敌龙书屋快发汉就要过来。

“虎子,跟我老实呆着。”那个三哥不是傻子,就是自己的兄弟上去也是白

给,再说了万一他也是那个帮派的,自己不是给老大找麻烦吗。看到对面人中有那

个自己看上的女学生,就知道这次一定是因为这个引起的,心中难免的有些理

“朋友伤了这么多人,该给我们一个交待吧,尽管他们不对,可是也用不到这

么做。”那个三哥口气稍微硬气的说道。

后面的几个手下看到历来强硬的老大,今天怎么这么弱呢。其中一个人手下

很有头脑,知道我不是自己几个人对付的,就悄悄的发了一个短信。

“我的小妹来这玩,就是这的客人。可是他们是怎么对待的,他们做了就要付

出代价。我本来没有想大家和气收场,可是这的老板说要做了我。人不犯我我不犯

人,这是他们自找的。还有,不论你们是那个帮派的,这件事情最好不要插手。”

我严肃的警告道。

“这不可能,这个地方是我们海岛帮的罩着的,兄弟怎么也要给我一个交

待。”

那个叫三哥的人说出自己是海岛帮的人,梅姨和那些同学都是非常的震惊。

海岛帮在青市的地位他们都是知道的,作为现在的青市的电力局局长也是不敢得罪

的。

“你是海岛帮的人,听说海岛帮的大龙头是个很仗义的人,而这件事情是他们

不对,难道你们也要管吗?”我瞪着着他问道。

108小说wwW。BoOK108。cOM更噺

章节目录

流氓业务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火热骑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热骑士并收藏流氓业务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