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派出所的所长,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用**来形容真的一点儿都不过分。 “这样的**,你们怎么还和他同流合污?有证据怎么不去告发他?”我看着他们有些气愤的说道。 “他在所里的实力也非常的大,可以说除了两三个人之外,基本上都是他的人了。他还有不少的**朋友,我们都是拖家带口的,不能不多考虑些。还有……”他们两个都给自己找着借口辩解道。

“好了,我不想听到你们那些解释,你们所长和贺剑可以说是一家了,你们又为你们所长办事情,不要告诉我不知道那个贺剑的违法的事情。”我直接打断道,和他们不能浪费的太多时间。

“我知道一些,贺剑那个人非常的阴险,别看他有自己的房地产集团,其实他还有不少的洗裕中心、夜总会等等娱乐场所,里面干得都是不法的勾当,那些小姐哪个不是逼良为**,还经常的举办**大会,参加的都是一些**,为他那些不正当的交易找靠山,要不他哪有那么多的钱挥霍。”姓王的警察抢着说道,我都怀疑是不是正在举办抢答题。

“这些你怎么知道,听谁说的?”我问道,

“我,我的一个相好的小姐说的,那个小姐开始就是被逼的,第一次就是给的那个贺剑,贺剑没有少玩弄处女。那次之后,贺剑又找了她几次,有一次听到贺剑和那些夜总会老板通话,她才知道那个贺剑的势力是那么的大,我和那个小姐非常的熟悉,作为警察的习惯,后来被我盘问出来。”姓王的有些脸红的说道。

“其实,哎呦,真是疼啊!那个贺剑最大的收入是走私,这个里面牵涉的非常大,我们所长都得到了不少的好处。我知道是因为有次他们出事,我正好和所长在一起,所长为了安全就把我也带去了,回来给了我不少的钱封口。如果那次不是我比较机灵,无敌龙书屋快发估计早就被他们给干掉了!”姓齐的忍着疼说道。

“走私,看来这个贺剑的罪还不轻呢,枪毙都不为过了。”我自言自语的说道。

“是啊,他这个人和那些**非常的密切,所以没有人敢动他。您要对付他,得找到他的证据,贺剑一定会留下很多的证据,为了方便以后控制那些**。”姓齐接着说道。

“他有好几处豪华的别墅住宅,谁知道他藏在那里。他这个人作事情太严谨了,还有那些好的名声,平时谁敢动他呢,为了他的那个妻子,他还买了一小的高档的疗养院。”姓王的警察随意的说道。

“好了,你们的态度非常的明确,但是我暂时是不能放了你们,你们要受些苦了,但是我可以答应你们,给你求个情。”

我话刚说完,不等他们回答,就两个手刀将他们击昏,估计没有几个小时是不会醒来了。

我掏出电话,想了想给江苏省的省委来一个电话,这个案子不小啊,牵动的面较广,要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将贺剑去掉,这样我也不会成为众人之矢。

“喂,您好,我是周川,号码zt我是拥有中央特派专员及国务院调查员的双重身份,是国内唯一的一个拥有这样双重身份的人。这个我原以为用不到的身份,没有想到如今确实用上了,真是事实难料啊!这样的身份当然只有那些高层人员才可以知道的,隶属于s级的机密。在江苏省里,只有两个人知道,就是省委肖书记和李省长。

“好的,您稍等。”里面服务的一个女特别人员,通过查看我的权限,而后给我转接了这个电话。

“喂,你好,你是周川吧,很高兴你能打来电话,我是江苏省委书记肖哲。”一个老者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您好,肖书记,我现在在南京,有些事情要麻烦您了,先谢谢您!”我非常恭敬的说道。这些人那个不是人精,一辈子的官场经验,都够我学习的了,我是没有什么权利的,而肖书记那可是一方的封疆大令啊!

“你现在在南京,什么事情你说。”肖书记赶紧的问道,我这个身份非常的特殊,可以给上面提建议,而我身处在南京的,也许有什么事情发生。

“我现在被关押在一个派出所的审讯室里。”我很有手段的说道。

“什么|?在审讯室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肖书记非常吃惊的问道,中央特派专员被关在审讯室里,一定是自己这边出了很大的事情,那还了得。

中央特派员被关押,不是地方有权限可以做的,这个程序非常的不对,就是我出现问题,也只有中央特别组才可以审查关押的,何况我还有一个国务院调查员的身份呢!

“也没有什么,我得罪了一个小人,给我设计了一个圈套,我被带到这里,没有想到里面还有这么多事情,他们的所长……”

我将一些情况,给肖书记简单的将了出来,肖书记听到后就立刻火了。那些警察也太无法无天的,公然亵渎着公安民警的形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上面的负责人是干什么的。如果下面多几个这样的派出所,那老百姓怎么看待自己这些一省的领导人,自己这个官不就是一个大大的昏官吗?这件事情,让肖书记心中十分的窝火,整顿公安系统已经到了一个很关键的时期。

“对不起,周川先生,这里我也有责任,现在我立刻让南京公安厅出面解决,希望您可以帮助我们彻底去除警察队伍中的蛀虫。谢谢!”肖书记非常歉意的说道。

“肖书记放心,我一定配合公安民警,你不必这样,我这样做是应该的。这些队伍中的蛀虫还是很少的,遇到了就利用这次机会,狠狠的打击他们。这是我的一点民众意见,你安排吧。”

“好,周先生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和,这次我们就展开一次民警的整风运动,在民众中树立良好的形象。”

“哈哈。”

我聊了一些在南京的见闻,就挂了电话。这个时候南京公安厅的宋厅长,已经带着队伍过来,老爷子已经对他发了一顿火,他才知道事情的严重,也知道里面关押的人一定是个有身份的人,那速度是快啊,按照我说的地址,一会儿就到了。

我坐在审讯室,想着贺剑的那些证据会放在什么地方呢?突然,我猜到了贺剑放在什么地方,一定是他原配妻子所在的疗养院。

我赶紧给娴老婆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我遇到了一个朋友,今晚就不回去了。而后给她的大嫂打了一个电话。

“大嫂,没有想到你和那个贺剑一起陷害我,没有想到失败后的后果吗?”接通之后,我毫无拐角的质问道。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你在那里?贺剑说要和你说清楚,私下里和谈,所以要我通知你回来,毕竟贺剑是我老板,你说我能怎么说。他对你做了什么?”

李娴的大嫂,自从听了自己老公的劝告,就暂时不想参与贺剑的事情中。可是老板的电话打了过来,说要和我谈谈李娴的事情,她无奈的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她后来越想越不对劲,可是事情已经做了,已经没有办法了,她只希望我没有事平安的回来。

“从现在起,你不要在管我们和贺剑的事情,还是管好你自己吧,不然你牵扯进来后,后悔都来不及。”我没有给她机会,直接挂了电话。

宋厅长领着人,直接就闯进了我所在的派出所,带来的人都是全副武装,见到人就抓。

“这里是派出所,你们是那个大队的?”里面的警察,看到全副武装的武警,就大声的问道。

“你们给我蹲下,老实点儿,要不崩了你,手里有枪的就给我拿出来。”无敌龙书屋快发来的时候,宋厅长,给他们这些武警下了命令,只要开枪反击的,当场击毙。武警可是不在乎那些嚣张的警察,听从上级命令是他们的天职,所以大声的叫道。

那些警察开始的时候,还有些不在乎,可是听到武警子弹上膛的声音,赶紧的配合的蹲下,他们可不敢和子弹较劲。经常威风的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像那些罪犯一样,被枪顶着头强迫的被蹲在墙角。

时间非常的短,宋厅长就带领人占领了这个派出所。而后,他带领人到了审讯室的外面,非常谨慎的要打开审讯室的门,担心我被一些警察狗急跳墙的劫持为人质。可是打开门,向里面看了一眼,就是大吃一惊。

我坐在审讯的桌子后面的,看着手中的那份文件,原本罪犯坐的椅子,已经被震碎,一边还有两名已经昏死过去的警察,看他们身上的血迹,就知道受了不轻的伤。宋厅长知道了我就是他们要救的,太年轻了,到底是有什么靠山呢。

“宋厅长,谢谢您能来,让人把那两人带走治疗,他们还有用,这些他们也算是戴罪立功了。”我站起来,给进来的宋厅长客气的说道。

“让您受惊了,这是我的工作没有到位,你们将那两人带走。”

说着进来四名武警将昏迷的两个警察带走,而后将门关上,就留下我和宋厅长在审讯室中。

章节目录

流氓业务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火热骑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热骑士并收藏流氓业务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