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江畔,我和北海极域的海凡展开了激战,一开始彼此都没有占到便宜,起互相当。我倒是借用这个机会,不断的丰富自己的战斗经验,将自己所学的招式不断的演练。

可是海凡却挂不住了劲了,四十多岁的他被誉为今年最有资格进入极字姓的高手,竟然被我这么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缠住,传出去不是要人笑话么,无奈之下他就使出了自己的绝学?冰钩三绝。

“雪飞满天~~”,冰钩三绝的第一式一出,他的身子被一边刀刃包围着,像个球一样滚了过来,速度非常的快,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看到海凡跳出圈子,就知道他要使用绝招,外表毫无在意样子的我,此时也将自己的全身功力调动,不得不提到了九成,全神注意着海凡的变化。海凡突然到了我的面前,我就发现这招太厉害,一般人真的不好躲开,也暂时不能硬碰,此时的我好像处在寒冬雪地之中,面对着片片的寒刀冰刃。

“厉害!”我赞叹脱口而出,同时极快的反映,剑尖点击在一支双钩刀刃上,借着反传来的劲道后退,终于避免了他的最强一击,当身子刚刚落地,双脚一点地就躲过了追来的他,到了他上空几米处。头朝下的我,双手握住宝剑,使出了昆仑无极剑的“一剑定江山”,要得就是速度快,比他的旋转双钩的速度要快,直接透过了他的刃网,穿插了进去。

海凡的几十年的打斗经验告诉他,上空的我已经不是自己的“雪飞满天”能对付的了。赶紧的展开了冰钩三绝第二式“冰龙过海”,他旋转的身子突然停下来,而他手中的一个单钩却是没有停下,反而比刚才转的更快,周围的空气以单钩为骨,成了一个冰柱冲天而来,迎上了我的宝剑。利用这个机会,他使出了一个贴板凳的功夫,身子几乎和地面平行的滑了出去。

“咔,咔~!”宝剑和单钩碰撞了,幸好我借用巧劲,巧妙的化解了力道,斜着身子落地,发现宝剑上面不少的地方都有些卷刃,果然厉害的两招,要不是我学的功夫杂,就交待这了。也就是眨眼的功夫,就让我招架有些吃力,我知道要是开始就动用秋风落叶剑,估计第一招就能把他干掉。不过也不会有这样很有意思的交手,看来开始没有使用秋风落叶剑是对的,这样的刺激真的太棒了。

“周兄果然厉害,不知道是否可以躲开这一招呢!”看到我这么的轻易的化解了他的绝招,心中的震惊比所有在场的人都大。无奈之下,他只好用出了最厉害的一招,也是域姓的前辈专门给他创造的一招,尽管这招对他的损耗极大,不过此时顾不得那么多了。

“好啊,我更想要见识一下你最厉害的一招!”我此时将功力提到了十成,邪魔龙气瞬间将我刚才的疲劳一扫而空,精神饱满的我也使出了创下的邪魔剑法的第一式“万军难挡”,准备和海凡来了一个硬碰硬。

周围的人都被我们的比试震惊了,我们两人的功力不是他们能项背的,这就是高手之间的差别。能看到我们之间的比试,那可是十分有幸的事情,一边的观看也是获益匪浅的,一般顶尖高手比试,都是很少允许观看的,就是有也都是那些非常有身份的人。

“爆雪冰羽”冰钩三绝中最厉害的一式被海凡使了出来,他原本还是红晕的脸,瞬间就变白,功力比刚才增加了好几倍,他手中的留下的单钩,竟然比刚才亮了不少,右手握钩,飞快的对着我搂头劈了过来,非常简单的一招,却是让你无法躲开的一招,也是他出招以来最快的一招,我自认就是全力的时候也就是这个速度。

他的出招快,不过我比他更快,在他还没有来得及起步的时候,一招“万军难挡”就攻了过去,总不可以三招都是他打我吧!我创出的这招就是要配合一往无前的精神,这样才可以发挥它最大的优势,不要看成简单的一招,它是有八式组成的,从各个方面攻击他,一招出就要对方没有躲身的余地。

“铛~~”一声响起,两件兵刃相交,发现对方钩上的力度不应该这样小,心中就加上了小心。突然,发现海凡的左手竟然击向自己的兵器上,而他的右手也使劲的推了一下,身子就后退而去,比上来的还有快。我立刻发现不好,他这么做完全违背常理,看来有问题,我也没有犹豫的爆退。

“哗!~~”单钩断成了六截刺向我的全身,我下意识的将手中的宝剑抖断成五截,外加宝剑把手投了过去,身子也爆退。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他的双钩是特别制造的,应该是用六截的钢铁组合打造而成,保命的时候,用劲全力击断近距离的攻击,让人防不胜防啊!

“不要,周兄快躲!”耳边响起了罗鹏的声音。

我非常的纳闷儿,因为我已经完全化解了眼前的危机,将刺来的断钩全部击打掉地上,那罗兄的意思是什么呢?我扭头一看,一边观战的五魔中的老二掏出了一把,对着我就是一枪,我根本没有时间躲。

“砰~”我没有中枪,因为前面一个大个子挡住了我,他就是提醒我的罗鹏。

“罗兄,你怎么样了?”我赶紧抱住他,发现那一枪正好打在他的心脏上,就是大罗神仙也就不了了。

这样的事情发生,双方都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放枪。一般江湖人解决问题,很少使用这些热兵器,那样会被江湖人耻笑的,一辈子抬不起头的。

血门五魔中的二魔,看到我这么厉害,就是血门第二高手的海凡都没有能力对付我,知道以后他们就更没有能力找我报仇,所以等到我们血拼的时候,他就想好了等我不注意的时候开枪打死我,他也不在乎什么名誉了,死的四魔可是他的亲弟弟。

“周川,你给我去地狱吧!哈哈”二魔非常叫嚣的拿枪对我说道,毕竟我还没有躲枪的能力,神仙难躲一溜烟,何况我不是神仙呢。

“你也去死吧!”我随手将罗兄身上的一只飞镖打出去,就是死前也要找他做垫背的。

“砰~”又是一枪,我还是没有事情,而二魔的眉心却被打穿。一个年轻的人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把很精巧的小枪,还嚣张的说道“靠,在我面前还玩枪,不是找死吗!”来的人是欧阳玉天,他简单的易容之后,就跟了过来。因为不知道具体什么地方,所以来到的时候,我已经和海凡战的如火如荼。当二魔向我开枪的时候,他没有犹豫拿出了自己购买的迷你型的小枪,不过还是晚了,二魔先开枪了,他赶紧的对着二魔的头就是一枪。

欧阳玉天不能显示自己的功夫,所以为了保护自己,不得不从黑市中花高价购买枪支,一直随身的携带,没有想到今天却被用上了。

二魔最后也死在了枪下,在子弹刚刚进入他的头顶时,我扔过去的飞镖也插进了他的脖子,毫无生机的身子就那么不甘的倒下。

“老罗,你怎么样?撑住,我们马上到医院去!”他的胸前已经完全被血染成一片,我悲痛的给他说道。

“不用了,没有用的,周……周兄,谢……谢你能来救……救我们,兄弟死前有个……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希望帮我将秘……秘笈带动峨嵋!”罗鹏断断续续的给我说道,眼中充满着哀求。

“放心,我一定帮助峨嵋度过难关,峨嵋一定会再次的振兴的!”通过脉搏,我已经知道他不行了,我眼中含泪答应道。在车上,他就给我说过,他们师徒希望有一天峨嵋可以再次振兴。

“谢谢!有你这样的朋友,就是死也是值得的!”他回光返照的对我笑了笑说道,而后撒手而去。

“老罗~~!”我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为了我他毫不犹豫的挡住子弹,这样的朋友是多么的值得交。从我们接触两天来,彼此之间是那么的默契,好像很久就认识一样。人就是这样,有的时候相识一辈子也不可以成为好友,有的时候短短的几个小时就可以成为生死之交。

我失去了一个好友,一个可以为我挡子弹的好友!

“啊~~!你们都要陪葬!”大叫的我发泄着心中的愤怒,将罗鹏轻轻的放到地上,猛地站起来狠狠的看着血门中人,十分冷冷的说道,眼中充满着嗜血的目光,泪水默默的流出来,提起全身的功力,愤怒的我已经将自己的功力激发到顶峰!

在所有人的眼中,我就像一个从地狱中出来的魔鬼,他们不由自主的后退,要不是一直以来对血门对待临阵脱逃的刑罚的恐惧,早就逃走了。

远处的喘着大气的海凡,发现自己最强的一击竟然没有起什么作用,难以相信的他太难接受这个事实了,沉重的打击让他瞬间老了好几岁。后来发生的事情,他也没有办法阻止,当我站起来放出强大的气势,他才发现这个时候的我才是最强大的,他才明白了我一开始隐瞒着了真正的实力,他看我的眼神都开始有些恐惧。

“闪~~”我的手中多了一把剑,而这把剑就像闪电一样出现!不错,我动用了我的配剑,秋风落叶剑终于再次的出鞘。

我含恨出击,毫不留情的出击,极尽我全身的功力,舞动了手中的秋风落叶剑,杀向了对面的人群中,这完全是单方面的屠杀,眼前的血卫根本就不堪一击,就像我宝剑的名字一般秋风扫落叶。

“噗~~”最前的一个血卫,宝剑被秋风落叶剑削断,而且去势不断,直接将他拦腰斩成两段,脚踏着配合邪魔龙气的天极步伐,一种比逍遥步更加奇妙的步伐,像旋风一样穿梭于血卫中,斩杀着恐惧的血卫。只见到处都是被肢解的身子,肠子,五脏六腑,血染红了地面,这样的场面,就是这些老江湖也感到了震惊。尽管那些都接近一流高手,不过和我这样的顶尖高手差距太大了,几乎没有一招之合,都到地府去了。

和二魔一起来的两个长老,看到眼前的局势,就知道不好,打算借着机会逃走,跑了不到五步就停下来,因为我已经在他们的前方等着他们。

“你们以为走得了吗?”我面无表情的说道,而后就和他们闪电的过了几招。这两位长老肠子都悔青了,这次不该这么积极的要来,以为是可以挣些功劳,谁会知道遇到了眼前的恶魔,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修罗。

不可否认,两个一流高手夹击,也是非常的厉害,要是平时几十招内,我没有办法将他们杀掉。而现在不同了,我疯狂的出着绝招,不考虑后果的厮杀,而他们两人被刚才的场面被惊的气势全失。五招没有过,他们被我所使用的单龙吞双珠的一招,将他们两人的头给摘了下来。

这个时候,我的后方传来了刀风,只好侧身倒转,单剑捞月比闪电的速度还要快的用出,“嗤~”偷袭我的海凡的右臂被我削去,同时我的后背上挨了一刀,尽管没有伤到要害,可是鲜血则立刻流了出来。

海凡看到我将他带来的人全部斩杀,就知道今天没有办法离开了,自己兵器也没有了,就捡了一把单刀,向我扑了过来,他掌握的分寸非常到位,在我击杀非常厉害的两位长老那个空挡出招了。本以为可以偷袭的将我击杀,但是没有想到还是棋差一招。

“你就留下吧!”我将宝剑握成弓形飞弹而去,正好撞到他的胸部,而后剑又回到我的手中,一甩软剑,上面的血迹皆无,被我放进腰中的剑套中,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好剑,是秋风落叶剑吗?”他站在那看着我询出声问道,“是!”我转身走向已经冰凉的罗鹏,后面的海凡微笑着倒了下去,如果解剖可以发现,宝剑的那一撞将他的五脏六腑震碎。

峨嵋派的人和欧阳玉华,都傻傻的看着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短短的一分多钟,眼前的几十人就这么交待了,一名接近顶尖的高手,两个一流的顶级高手,几十名接近一流的高手,这是什么样的实力。在看到地上的断肢血腥,欧阳玉天转身将今晚吃的都吐了出来,留下的四个峨嵋弟子也都紧跟着吐了出来,看我的眼神都带着害怕,不过还有兴奋。

“罗兄,你的仇我已经报了,你可瞑目了,我答应你从今天全力支持峨嵋,峨嵋一定可以鼎盛的,你可以安息吧!”我对着他说道。

“周少侠,谢谢您帮忙,罗鹏他们师徒是我们峨嵋的功臣,我们峨嵋也不会辜负了他们师徒的愿望的,您还是包扎一下吧!”他说着就要给我的后背上药。我则赶紧的躲开,口中说道,“不可以这样,前辈怎么可以要你呢?还是我自己癞来吧!”“周少侠,您搭救我们师门弟子,这些又算什么呢|?”他很激动的说道。

“前辈,罗兄是我的朋友,这是我应该做的!”“前辈,还是我来吧!”一边的欧阳玉天赶紧过来,这样巴结姐夫的机会,他可不会放过。今晚他总算知道了什么是实力,这个姐夫太厉害了。

“不,这是我代表峨嵋派应该做的!”倔强的老者说道,我也不好拒绝,人有他在我的伤口上撒上药,而后给我简单的包扎。

“前辈,还是将我们的弟子带走吧,这里也要处理一下!你们跟着我走,我答应了罗兄,将你们护送到峨嵋,你看怎么安排?”我客气的跟他说道。

“好的,谢谢!”他老人家非常的了解现在的情况,有我这样的高手随行,还有我的身份,路上就没有人敢打主意了。

“那前辈您安排吧,还是尽快离开这里!”“我们还是乘坐飞机离开,明天上午的飞机。流云过来,将秘笈给周少侠保管。”他说着将留下的四个年轻人中功夫达到一流高手的那个年轻人叫来。

“不用了,让他跟在我身边,时刻都不要离开我就行了。”我拒绝的说道,毕竟这是人家门派的秘笈。

“这,好吧,他叫上官流云,是我派培养的年轻弟子中最厉害的一个,也是峨嵋的希望!”老者欣慰的说道。

“恩,以后叫我周大哥就行了!”处理这些后事,就和我没有关系了,他们这些门派处理这些事情比我在行多了。我抱着罗兄的尸体和上官流云离开,在郊外将他火化,而后带上他的骨灰回到我们几个越好地点。

“玉天,你回去吧,记着好好的策划一下,我和你玉华姐将全力支持你,未来的欧阳家主的位置你是否可以取得,就看你的努力了!”玉天回去的时候,我给他说道。

他表示不会辜负玉华姐姐栽培,和我的支持!

我们六人坐飞机离开了上海,很快到了四川成都。

章节目录

流氓业务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火热骑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热骑士并收藏流氓业务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