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verdana>顶级的总统套房中,两个卧室都在上演着激情大戏。我不知道尉迟大哥是否顶的住两女的索取,他的处身虽然是给了小姐,不过是个处女,人生如此也算是没有什么遗憾了。 2626563

face=verdana>千狐门的月心,不愧是修行媚术的女人,去掉原来的伪装,展开她引以为豪的媚术。眉目之间娇态怜人,皮肤散发出引人的光泽,凹凸有致,配合着她一动一浮,把女人的美好完美的展现在我的眼前。耳边的天籁般的欢吟声,使得我心中充满着征服的欲望,我加快了对她的**,等待时机的成熟。

face=verdana>“老公,怎么样啊?是不是非常的需要啊?”她发现自己的媚术,没有使我完全丧失理智的扑向她,所以她更进一步的说着**的话语。

face=verdana>“哈哈,我看还是宝贝你需要吧,要不你看这里已经是汪洋大海了!”我指着有些湿润的床单,同样**的跟她说道。

face=verdana>我不会什么媚术,但我有自己的方法,将自己的邪魔龙气融入到语音中,结合我的精神之力,说着露骨的话攻击她的意识。开始我不是那么顺手,而后越来越感到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只见她开始尽管**荡,但身子并没有那种燥热,而现在她的身子慢慢的泛发出绯红,**声开始逐渐成真实。

face=verdana>“啊~,嗯~!你也会媚术,没有想到你也……啊~!”意识尚在清醒的她喘着粗气说道。

face=verdana>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自己错了,一向引以为豪的媚术真的失败了,她震惊了!她知道功夫到了一定程度,会对媚术免疫,但是拥有那种功夫的人也太少了,就是天榜上的人也没有几个。就是如此的相信自己的媚术,她才打算将我收入她的旗下为她效力,现在知道错了,而且错的非常的离谱,也许自己将自己彻底的搭进去,沦为面前这个男人的玩偶。

face=verdana>“什么媚术啊,你在说什么呢,我的大美人!我可是什么都不会哦,你是不是给我施加媚术了,没有问题来吧,我非常喜欢这样的感觉!”我口中**笑的说着,手可没有闲着,在她的敏感处抚摸游动着。

face=verdana>“啊~!我不行了!”她还是失去了最后的一丝清醒,比普通女人还要强烈的渴望战胜了她的理智。

face=verdana>我看到已经迷失在欲望中的月心,心中不由的为她所为不值啊!千狐门的掌门、长老或者圣女,如果他们出手,我可能要费劲不小,可是月心这样的功力,还是差的很远的,真是有些不自量力,也好,自己收下这个妖女也挺好的!

face=verdana>美人已经成熟,等待着我的宠幸!将她放到床上,分开她的美妙躯体,男人的使用愤怒的出击……

face=verdana>拥有媚术的女人就是不一样,每次的感觉都是在和处女一般,狭窄而有力度,她口中毫无顾及的**着,说着难以启齿的浪语!

face=verdana>“我还要嘛……你好厉害啊……”

face=verdana>一声声的浪语,让我十分的振奋,毫不怜惜的运动着……

face=verdana>当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中午十分,看着怀中的女人,我笑了,是那种成就般的笑意。

face=verdana>昨天一夜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眼前的女人已经不会再对其他的男人有感觉,内心中唯一的男人,永远的只有我一个。

face=verdana>“啊,你醒了!”突然醒来的月心,见我看着她,她在我怀中小声的说道。

face=verdana>“昨天你不该用媚术,什么样的后果,你应该知道的!”我一边在她的耳边吹着热气,一边说道。

face=verdana>“唉,人家还能后悔吗|?我没有想到你也懂的媚术,而且比人家还要精通!”她叹气的说道。

face=verdana>“哈哈,以后你只能是我的女人了,虽然你不能享有我其他老婆那样的权力,但是你是我的第一个情人,希望你明白!回去告诉你们的门主,不要再查我了,我是那么好查出来的吗!改天我去拜访她,自然会知道我是谁,我希望是朋友,而不是敌人噢!”我笑着看着她说道。

face=verdana>她,我是不会安排到梦园的,那里是我和妻子们的天堂,是我心中最温馨的所在。不是任何和我有染的女人都可以进入的,要是那样的话,我的梦园再大也住不下。

face=verdana>我刚才突然有个想法,男人有老婆就该有情人,如果说梦园里的是我的老婆,那眼前的月心就是我的情人。我一直认为,只有全心爱自己,而且不能和自己老婆在一起的女人,应该就是情人吧。

face=verdana>“嗯,人家听你的,以后记得多来看看心心哦,人家永远都是你一个人的,以前人家也没有让其他的男人碰过,都是人家自己解决的,才躲过去上面的追查。”月心乖巧的说道,我心中明白,这就是被媚术反扑的结果。

face=verdana>月心是上界竞争失败的圣女,只好成为一方执事,上面要求任何执事都不允许处子之身,而是要懂的男人,所以要她找个不认识的男人。她自然不乐意,最后在一个男人要进去的时候,将那个男人击昏,为了应付上面,无奈之下自己用性保健用品解决掉了,她认为这样比男人干净,后来却沉迷那些性保健用品上。

face=verdana>“没有问题,小情人,以后我就是你的主子,你就是我的奴隶,性奴隶噢!嘿嘿”我坏笑着在手在她的胸前的**上蹂躏着。

face=verdana>“嗯~,人家都是你的吗!”

face=verdana>“一会儿,我们去买套新的别墅,给我的小心心住,哈哈!”

face=verdana>“听主子的!”她非常讨好的说道。

face=verdana>“既然没有别的事情,我们就再来一个晨运吧,错了,是午运,嘿嘿!”

face=verdana>我把她按到身下,又开始了一次征伐……

face=verdana>傍晚,吃过晚饭。

face=verdana>“怎么样?她们今晚还住在那吗!”我看着刚回来的尉迟大哥说道。如果是做采花贼,我们两人都没有经验,不过他以前还研究过一段的时间,所以比我强多了,那跑腿再去踩点的事情就交给了他。

face=verdana>“当然在了,所有的情况我都摸清了,今晚我们就可以行动,嘿嘿,那个女人真的很正点!”尉迟大哥色**的说道。

face=verdana>“大哥,我发现你现在比以前可爱多了!以前一副正经的样子,兄弟的压力不小啊,现在多好,经过昨晚两个女人的滋润,已经懂的了什么是情趣!看来,以后吾道不孤也!”我看着他感叹的说道。

face=verdana>“哈哈,这才是大哥真实的样子,以前那些都是没有办法装出来的,作为我们这些宗派的接班人,当然要有些威严吗!现在,我们都戴着面具掩饰,踪迹也没有人知道,就可以放松一下自己,做自己爱做的事情。大哥还是要说一句,兄弟,老哥谢谢你了!”他张狂的说道。

face=verdana>“哈哈,大哥说的有道理,说实在话,我根本不是当什么宗主的料,哪有现在舒服,有酒喝着,有女人玩着,家里还有几房贤妻,多好!”

face=verdana>“是啊,不过责任是不能推却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们要好好的休息一下,晚上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face=verdana>我们二人在套房里吃的饭,而后就各自去休息。

face=verdana>午夜十二点。

face=verdana>我们两人都穿好了夜行衣,除了兵器和采花道具,任何和我们有关的都放在酒店。

face=verdana>“老哥,这个别忘了拿回来!”我们一人放进兜里一盒的**,这年头高科技很厉害的,留下我们的子子孙孙可不得了,不能不谨慎啊。

face=verdana>“知道,走吧!”

face=verdana>我们二人从窗户出去的,几番之下到了大酒店的顶部,周围的情况白天都测算好了。在楼顶的两个围拦杆之间,早有白天我们放好的橡皮带,我们一踏上去借力飞向了几十米外比酒店低几层的写字楼,而后从那个写字楼下去。

face=verdana>酒店的搂层之间不少的监控装置,而对面的一个写字楼则没有那些烦人的东西,我们到了写字楼第二层的时候,从楼梯的一个窗户飞了出去。

face=verdana>真是一个作案的夜晚,没有一丝的月光,我们在黑暗中飞快的到了小田会社大小姐住的别墅。

face=verdana>“到了,里面没有保镖,看样子那个女忍者很自信自己的身手。”我用精神力感应了一下传音给他道,其实,我还知道里面没有什么监控装置,当然这都不能说出来,精神力探视可是我的保命本钱。

face=verdana>“没错,那就看我的吧!采花怎么没有迷惑药呢。”他仔细听了一下里面的情况后传音道,飞身到了二楼,在二楼的两个卧室中各吹入了几口迷烟,而后翻身下来。

face=verdana>

那个女忍者的功力太低了,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我们的到来,在我们这样的顶尖高手眼中,她能躲过去一招都是上天开眼。

“哈哈,兄弟等会儿我们上去,这是解药先闻闻!”他拿出一个小瓶打开盖,一股清凉袭来,舒服啊。

“靠,大哥,这是什么迷药啊?”

“这是好东西,这是老哥下午配制的,秘方我答应绝对保密的,那可是我从一个采花高手中学来的,在经过我的创新,非常的厉害噢,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我们呆了一会儿就上来,他到了大小姐的房间,我则到了那个女忍者的房间,谁让大哥是主力采花贼呢,而我是来陪人家采花的呢。

进去后,我发现尉迟大哥的迷药太厉害了,眼前**的****人,还是那个冰冷忍者吗!大哥的药不会是“**荡小娃娃”“**荡小辣椒”之类的吧,太牛了!看来回去要敲诈一些,等以后我需要的时候,那不是非常的方便。

此时眼前的忍者,早就撕裂开自己的紧身衣服,双手在身体敏感地带滑动。一边零乱不少的忍者镖,忍者匕首等等小型的杀人物品,忍者就像他们的国家一样喜欢那种见不得人的手段。

这样的情景,面对那个**荡国度的女人,我没有一点儿的怜惜,反而有中暴虐的冲动。直接将昏迷而**的女人的衣服,残暴的全部撕掉,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裹着的**是那么的丰满,耸立在空中。我贪婪的咬上去,几下子就出现了血丝的牙印,去掉她的白色的小**,一个**的女忍者出现了。

女忍者的身体真的太棒了,肥瘦均匀,强有力的大腿,上面还有不少的伤痕,应该是她受训的时候留下的吧。我将自己的伟大暴露出来,从身上拿出准备好的小雨伞给雄壮的它戴上。

日本的女人,据说在初中都没有几个处女,早就被人用过了,还有她们那些肮脏的**的思想,谁知道她们和什么杂交过。

我看了眼前女忍者的**,不是那么黑,反而是有些红嫩,和处女的差不多。应该没有几次**,难道是刚刚破的身子,我看了一眼也没有想太多。我那里知道,眼前的女人也是没有过男人,训练她的忍者也是个女忍,而且还是个**的上忍,在陪同小田会社的大小姐出游的前夕,才被那个女忍破了她的处身。真的应该感谢那个女上忍,要不是她护着她,估计面前的女忍者早就失去了处身,被她们国家的什么畜生干了。

我对于曾经侵华而野心不减的日本人,怀有极大的憎恨,所以对眼前的女人没有怜惜,只有暴虐似的疯狂运动……

我的体质我有信心,两个多小时的疯狂,女忍者早已经**迭起,最后被高兴的昏死过去。我没有放过她,仍然继续猛烈的做着活塞运动,她的死活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我终于释放了自己的精华……

收拾后一切,没有什么破绽我离开了别墅,在我们约好的地点看到了尉迟大哥。

“老大,你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是不是不行啊!”我开着玩笑说道。

“妈的,少废话,我也是刚到,那个处女被我干的死去活来的,日本的娘们儿就是骚啊!”他心满意足的得意的说道。

“我的那个女忍也是,妈的,估计下床也需要几天,那里早就肿的不得了了!”

“哈哈,彼此彼此,我们赶紧回去!”

我们飞快的按照原路回去,经过一片树林的时候,我拦住了尉迟大哥说道,

“你听什么声音!”

他也停下来仔细的听了一下,用手一指,我们就悄悄的到了树林中间。

只见里面一个空地上,几个人围攻一个人,打的正是白热化的时候。

章节目录

流氓业务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火热骑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热骑士并收藏流氓业务员最新章节